书荒啦文学网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2章 张烨带孩子上学!

第82章 张烨带孩子上学!

    周末两天,张烨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吃饭看电视,什么正经事也没干,主要是调整状态放松精神。今儿是礼拜一,本来张烨也继续打算一觉睡到大天亮呢,不过有人没给他这个机会。

    才早上六点钟。

    有人咚咚地敲门。

    张烨假装没听见,他睡的正香呢。

    砰砰砰,外面改成拍门了,随即片刻过去,喀啦一声,钥匙一拧,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这不是在家呢么!”进屋的是饶爱敏,“这臭小子,每次都装听不见!”

    房东阿姨手上还牵着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家伙,正是辰辰,只听小丫头重复了一遍大姨对张烨的称呼,“臭小子。”

    饶爱敏看看她,“那是我叫的。”

    “那我也能叫。”辰辰面无表情道。

    “你乖乖叫叔叔,别那么没礼貌。”饶爱敏教育道。

    辰辰噢了一嗓子,低沉道:“臭小子叔叔,快起床。”

    床上正睡得舒坦的张烨都快被这娘俩的一唱一和给弄疯了,崩溃地抓了几把头发,“什么事啊房东阿姨?”

    饶爱敏说正事道:“我马上要出去,前些天就跟街道办和派出所约好了时间,我要去办一下辰辰的户口,弄到我这边,所以没有时间,但辰辰她们学校今天上午有一节公开课,所有家长都必须到,听孩子们的语文课,好像还有一个家长和孩子的写作文环节。”说着,她把辰辰的小手儿往前一递,“孩子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你小子好歹是个被人称作老师的主儿,辰辰交给你了,你一会儿带她学校,你就说是辰辰的叔叔或者舅舅。”

    张烨一晕,立刻蒙上被子把头盖住了,“我可不去,我白天还有事呢,我还得投简历,还得……”

    饶爱敏不由分说地踢了一脚他悬在床外的脚丫子,“别废话,快点给我起来!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张烨不答应,“绝对不行,我困着呢。”

    辰辰瞥瞥张烨,小大人似的蹦出一句,“懒驴上磨屎尿多。”

    “反正我把孩子交给你了,我走了啊。”饶爱敏掉头就走,临走时还撂下话道:“你小子要是完不成任务,看老娘回头跟你算账的!你要是帮我带好辰辰一上午,回头大姐给你做饭,你这几天的饭我都包了!”

    “那也不行啊。”张烨急了,“你别走呢,房东阿姨?房东阿姨?”

    坐起来一喊,人已经没影了,只剩下小辰辰死气沉沉地大眼睛瞄着他,发出一声很让人昏厥的笑声,“呵呵。”

    这破孩子啊!

    你能不能别老呵呵啊!

    一大一小俩人对视一眼,张烨干脆翻身躺下继续睡了,带什么孩子啊,他哪里带过孩子?

    一分钟……

    五分钟……

    张烨又睡着了,很香。

    可突然,耳边就传来了辰辰一点也不可爱的嗓门,“张烨!我饿了!”还拿小胳膊用力推他的肩膀。

    张烨扒拉开她手,“别闹!”

    辰辰不听,继续推他,“我饿。”

    “哎呦我真服了你了。”张烨说是这么说,实际上这厮哪里舍得把人家孩子给饿着啊,再困也翻身起来了,不高兴道:“想吃什么啊?”

    辰辰理直气壮道:“豆浆,油条。”

    \

    1000

    u3000“吃什么油条啊,我家就方便面。”张烨道。

    辰辰不断念叨道:“豆浆油条,豆浆油条,豆浆……”

    张烨头大了,“别念了别念了,行行行,等我穿衣服吧。”

    他算彻底明白了,有这个小东西在身边,他是别想睡觉了,于是洗漱完毕后随便找了身衣服穿上,就带着辰辰下楼去了马路对面的早点摊。

    老板娘迎上来笑道:“要点什么?”

    “俩豆浆,三根儿油条,谢谢了。”张烨很客气。

    “行嘞,马上就来。”老板娘喜爱地目光挪到了辰辰脸上,“这是你孩子?长得可真漂亮啊,长大了还得了?”

    张烨心说我要是有这么个缺德孩子,我这辈子也别过了!

    ……

    和平门。

    京城实验二小。

    这边也有地铁,但坐地铁不方便,需要转三趟线路,所以张烨是带着辰辰做公交车来的,70路直达。

    “手给我。”要过马路了,张烨伸出手。

    辰辰撇嘴道:“你刚刚吃完油条没洗手。”

    张烨气闷道:“你不是也没洗么,快点了,哪儿那么多事儿。”他怕过马路出危险,只能强制性地拉起辰辰的小手。

    辰辰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嫌弃得不得了,但还是背着小书包跟着张烨到了学校门口。

    今天,小学二年级确实有一堂公开课,张烨刚进学校就看到了不少家长领着孩子陆续过来,有些孩子身旁还跟着俩家长。

    “辰辰!”有喊声。

    一个小男孩带着爸妈跑上来。

    辰辰瞄了他一眼,“德德啊?”

    小男孩很殷勤道:“你来啦?这是你爸爸吗?”

    辰辰淡淡道:“是我叔叔,我爸爸比他帅多了。”

    德德的爸爸妈妈闻言也被逗乐了,德德父亲主动过来伸出手,“你好。”

    张烨也和他握握手,“你好,您俩\u4e5

    34da

    f来参加公开课?唉,这学校也是,现在搞得越来越复杂了。”

    德德母亲道:“谁说不是呢,我们俩今天本来都上班的,结果只能请假了,呵呵,没办法,孩子的事情最大。”

    德德也在和辰辰进行着交流。

    “你准备好今天的作文了吗?”

    “没有。”

    “老师周末留的作业你做了吗?”

    “没有。”

    “啊,你怎么没做?那又该被老师批评了啊,我借你抄吧,我都写啦。”

    “不用。”

    一直都是德德在上赶着说话,辰辰一脸爱答不理的样子。

    那边,张烨和德德的父母也聊完了,他们带着孩子先进了教学楼,张烨也回头拉上了辰辰的小手,一边往里走一边道:“人家德德跟你聊天呢,你干嘛那么冷淡?你这样以后没朋友的。”

    辰辰淡定道:“女人,就要矜持一点。”

    张烨傻眼道:“这话你从哪儿学的?”

    辰辰道:“我大姨说的。”

    “我告诉你你别老跟你大姨学啊,你看你,都成你大姨的翻版了,说话可爱一点才招人喜欢,懂不懂?”张烨悉心教导道。

    辰辰直接给了一句,“不会。”

    得,当哥们儿没说,张烨带着他去了二年级一班教室。

    “你是德德的家长?”

    “对啊,你是茜茜的母亲吧?呵呵,老听我儿子说起茜茜,俩孩子玩的挺好的,有空上我家里做客啊。”

    “好的啊,咱们多交流。”

    大教室里,不少孩子家长都相互自我介绍相互认识起来。

    不过张烨带着辰辰进去后,却反响不大,出了德德等少数几个小男孩愿意跟辰辰说话外,其他人都不怎么搭理辰辰,有些女生甚至还露出了排斥的眼神。张烨就明白了,果然啊,小辰辰在学校人缘太差了。

    “诶,老师来了。”

    “赵梅老师,您好您好。”

    “赵老师,孩子一直让您费心了。”

    张烨低声问辰辰,“这是谁?”

    辰辰淡漠道:“赵梅,我们的班主任,平时总批评我!”

    话音刚落,赵梅老师就瞧见了辰辰,然后眼神登时扯到了张烨脸上,大步走上来,“你是辰辰的家长吧?”

    张烨啊道:“是,我是她叔叔。”

    赵梅老师拉下脸道:“可算见到人了,辰辰叔叔,你跟我来一下。”说话间就去了楼道尽头。

    张烨只能跟上去,“老师,找我有事?”

    赵梅老师上来就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家长的?辰辰入学也一年了,这是第二年,我才第一次见到辰辰家长,听说当初入学时就是辰辰自己拿着书本费自己来报到的,上学期我请了辰辰一年的家长,都没看你们来过,你们到底关心不关心孩子啊?我当老师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过这么做长辈的!”

    张烨一愣,“平时上学也没人送辰辰?”

    “没有啊。”赵梅老师生气道:“你还问我?我几乎每天都在学校门口接学生,每次都是辰辰自己坐车上学的!”

    张烨才明白,怪不得房东阿姨要通过法律手段要回饶辰辰的抚养权呢,原来房东阿姨妹夫家里不管孩子,于是他忙解释道:“赵老师,是这样,辰辰家里的情况比较复杂,父母都不在世了,一直是她父亲家里的长辈照看孩子的,也不怎么用心,现在孩子的抚养权给了她大姨,也是我一个姐姐吧,我跟您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有事您就给她大姨打电话,或者给我打也行,我们保证随叫随到。”了解到了辰辰的家庭情况,张烨也有些心疼这个小孩子了。

    她才七八岁啊!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报道?可能连吃饭都要自己弄?难怪辰辰会比同龄孩子早熟这么多!

    赵梅老师惊讶道:“啊?是这样啊?哎呦,那是我这个当班主任的工作不到位,对不起了,我以前真不知道。”叹了口气,她道:“原来这孩子这么可怜啊,怪不得一直跟班级里不合群呢。”

    张烨眉一蹙:“是不是有人欺负她?”

    赵梅苦笑一声,“你想多了,谁敢欺负辰辰啊,她不欺负别人我就烧高香了,辰辰那张嘴你们做家长的应该比我更了解,班级里多少小朋友都被她给气哭过啊,不说小朋友了,教我们年级的算数老师,一个刚来一年的新老师,都差点让辰辰给气出病来,当时请假了好几天呢!”

    张烨汗颜了一把,“不能吧?”

    “怎么不能?”赵梅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就前些天刚开学时候的事情,算数老师也是刚调整教课我们班,结果第一天上课他叫辰辰回答问题,辰辰回答不出来,老师说了她几句,辰辰就反问了老师一个问题,问算数老师让他证明数学界的五大猜想之一的‘胡恩猜想’,算数老师当然证明不了啊,这个猜想有几百年历史了,没有一个数学家能证明,然后辰辰就说既然你也解答不了这个问题凭什么让我解答出你的问题!还有语文老师也是,又一次愣是让辰辰给气得不上课了,抱着教案就出了教室!”

    张烨咳嗽一声,“回头我说说她,这孩子是不懂事。”

    “也别说得太重了,要慢慢来,熏熏渐进,我看得出来,孩子是好孩子,就是不轻易相信别人,唉,可能跟她的家庭情况有关系吧。”赵梅特别能理解,也很怜惜道:“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太大了。”

    张烨道:“以后还得麻烦您费心了。”

    “我尽量。”看看表,她道:“快开课了,今天还有教育局的领导来,辰辰家长,你先找座位吧。”

    “得嘞。”回到教室,张烨看了看孤零零一人坐在座位上的饶辰辰,心里也软化了,过去给她捋了捋有点乱了的发型,又给她校服领子弄正了一些,这才搬了把椅子跟其他家长一样坐到了孩子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