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4章 你就是那个张烨?

第84章 你就是那个张烨?

    二年级一班教室内,空气好像被刹那间点了静音,方才还乱乱哄哄起哄的家长和孩子们全都定身了一样!

    震惊!

    震惊!

    还是震惊!

    班主任赵梅张大了嘴,“这文章……”

    “《白杨礼赞》!好一个《白杨礼赞》!”教育局的刘主任拍案叫绝,这个喊声也一下子打破了沉寂的画面,他略微有些激动,一看这人就不是纯粹的领导出身,八成以前就是搞教育的老师或学者,“文字朴实,甚至可以说是简单,里面没有任何生僻字和复杂的辞藻,看上去完全不像一篇散文,可恰恰是这种文字,跟主题契合得完美到了极致,寻寻常常的白杨树,朴朴实实的北方农民,看似写的是植物,还是一种很不起眼的树木,可实际却表达出了群众的伟大和老百姓的力量!”

    另一个教育局的人也惊为天人,“这……这简直是范文中的范文啊!现今几个主流语文课本里无论小学初中还是高中,都没有这么规范的教育类文章了啊!怎么可能是一个孩子写的啊!一个八岁的孩子?”

    黎校长立即道:“这是谁写的?”

    语文老师呆呆道:“是……是我们班的饶辰辰!”

    黎校长差点晕倒,“我问的是谁是这文章真正的作者!”

    他们谁傻啊?再说了,就算是智商有问题的人也听得出来啊,这等表面无华却层层玄机的文章显然不是一个八岁孩子写得出来的,别说八岁的小学生了,就是他们在场这些一辈子都在搞教育的人,就算他们都到了八十岁,也写不出来这种让人叫绝的范文啊,他们没有这个文学功底!他们几乎可以肯定,能写出《白杨礼赞》这种散文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名家?

    学者?

    或哪个教授?

    他们都猜测了起来!

    语文老师苦笑道:“黎校长,我,我也不知道啊。”马上看向了饶辰辰,“辰辰,这文是谁给你写的?”

    辰辰老大不要脸道:“我写的。”

    赵梅忙道:“领导和校长都在呢,辰辰你快说实话,谁给你提前准备的文章?没事的,老师们不会说你的。”当然不会批评辰辰了,今天的语文公开课所出的题目,本来就是让家长和孩子们一起合作写文章,像之前彤彤的那篇环保类作文,里面的用词也好,深意也罢,一看就不像是彤彤的手笔,肯定是彤彤父亲早都给孩子准备好的文章,其他班里也有不少小朋友都是大人给代笔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谁也不喜欢孩子在这种公开场合丢人,所以老师们心中都明白的。

    辰辰淡定着小脸儿,“就是我写的。”她倒是没说瞎话,紧接着加了一句,看向身边的张烨道:“是我叔叔念我写的。”

    你叔叔?

    他是原作者?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烨身上!

    因为张烨实在太年轻了,大家也带上了一种怀疑的目光,这人谁啊?不认识啊?没见过啊?他这个岁数能写出这种文章?不能吧。黎校长和刘主任等人都不太相信。

    黎校长开口问道:“你是?”

    张烨道:“我是辰辰叔叔啊。”

    “我说……你怎么称呼?”黎校长将信将疑道。

    没等张\u70e

    1000

    8回答,饶辰辰就抢先一句用低哑的嗓音道:“我叔叔叫张烨,一个火一个华的烨。”

    “张烨?”语文老师当时就愣住了!

    黎校长也是猛然一愕,“你就是那个张烨?写《水调歌头》的张烨?征文第一名《小兔子乖乖》的原作者?”

    张烨笑笑,“是我。”嘿,没想到哥们儿在教育系统里这么出名啊。

    不过认识知道他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其他家长还是大都不认识他的,只是看到黎校长和语文老师他们惊呆的表情,才侧面推断和有了一个感觉,知道这个张烨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刘主任笑了,“原来是张烨老师,怪不得呢,怪不得能写出《白杨礼赞》这等文章!”

    要是换了其他人,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能现场创作出《白杨礼赞》?他们肯定不信,这不可能的,但作者是张烨,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张烨,他的其他作品还不说,想当初那个在网络上轰动一时的《海燕》不就是出自张烨之手么,两篇文章都是写物的,一个写的动物,一个写的植物,一个是散文诗,一个是散文,共通之处也相当明显,都是借物言它,《海燕》是通过一只海燕表达了一种反抗和大无畏的精神,《白杨礼赞》是通过白杨树展现了人民的伟大和朴实正直与无处不在的力量!

    异曲同工!

    所以知道这人是张烨,他们都没有任何怀疑了,在这个年龄的文学工作者里,国内也就只有张烨能写出这样的文章了!当然,也是有一批年轻人也写得不错,可能有些跟张烨也差不多大,但问题是只是不错罢了,还没有一个同龄人能达到张烨的水平!作品质量差的很多!

    语文老师惊呼道:“你真是张烨?”

    张烨眨眨眼,“是我啊,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算了一会儿下课了再说。”语文\u800

    22a4

    1师好像有事情似的。

    刘主任才道:“对了,还在上课呢,来,咱们都去后面继续听吧,不要打扰孩子们听课了。”

    教育局的人和老师们全都再次坐到了后排,《白杨礼赞》一出,他们也没打算再去其他班视察听课了。

    黎校长坐稳后道:“老师你继续吧,不用管我们。”

    “好的。”语文老师平静了一下心情,对大家道:“同学们,刚刚我们听了一篇《白杨礼赞》,我看大家有些人的表情似乎并不明白这篇文章到底好在哪里,也不怪你们,这篇散文可能还不是你们这个年纪可以理解太清楚的,因为它的精华和优秀并不在外表,而是在内里,老师也真诚的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像白杨树一样,用辰辰叔叔的话……它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坚强不屈,风吹不倒。”

    小朋友们都望了望辰辰。

    “其实在这里我也要自我批评一下。”语文老师诚恳道:“刚刚再念《白杨礼赞》第一句话的时候,我还心中有些轻视,跟大家一样,我也觉得白杨树太平凡无奇了,歌颂白杨树?这怎么歌颂?但念完,老师才知道自己错了,玫瑰虽美,却易凋零,兰花虽美,却易折,白杨树或许其貌不扬,但我觉得却比它们都要美,这是一种上进的美,这是一种不屈不挠的美,这是一种无所不在且满地可见的美!”

    语文老师的评价还是有水平的。

    闻言,大家都啪啪鼓起掌声!

    刘主任和黎校长也点着头鼓着掌!

    “刚才我念的《白杨礼赞》有迟疑,有犹豫,也有不到位的语气,其实我也没这个本事把它念好,下面我想请张烨老师重新念一遍,不知道张老师可以不可以?”语文老师忽然道:“你们或许不知道,张烨老师在这方面可是行业最专业的,他的职业就是一名播音主持人,而且还是原作者,他的朗诵肯定比老师要强一百倍,呵呵,同学们,那让我们鼓掌欢迎张烨老师朗诵。”

    掌声再响。

    刘主任也非常想听张烨是怎么朗诵的,黎校长或许没有听过张烨的现场,但刘主任却恰好在前两天跟网上听过张烨在银话筒颁奖典礼上念过的《死水》音频版,那种嘲笑,那种讽刺,那种愤怒,那种毫无顾忌的诅咒,在朗诵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刘主任当时都听得拍桌子站了起来,太过瘾了!

    张烨不想献丑的。

    但辰辰不断拿小胳膊去捅他,“张烨!张烨!”

    张烨只好站起来,“那好吧,既然老师这么说了,我今天就献丑一次,说得不好的地方大家多担待。”随即他也没有拿辰辰的作业本,根本用不着,走上讲台后闭上眼稳了稳气息,这是他的习惯,也是大学播音系教导过的调整呼吸,因为朗诵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是要带着情绪的。业余的人或许看着觉得简单,不就是读一篇文章么,可只有专业人士才会知道门道,张烨就是专业搞这个的,自然不会马虎。

    他平静道:“白杨礼赞。”

    紧随其后,张烨便发出轻轻的笑容,这是一个无所谓任何人目光的自信地笑容,“白杨树实在不是平凡的,我赞美白杨树!”

    笑。

    蹙眉。

    冷淡。

    阴阳顿挫。

    张烨在这一篇文里演绎的极好!

    小朋友们都听得如痴如醉起来,不说他们,连孩子家长,连那个语文老师都目露尊重和惊叹!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果然跟老师随便念课文的感觉不一样啊!

    尤其张烨念最后一句时的略有些张狂的笑容,让大家听得大呼过瘾,“让那些看不起民众,顽固的倒退的人们去赞美那贵族化的楠木,去鄙视这极常见,极易生长的白杨吧,我要高声赞美白杨树!”

    啪啪啪!

    这次的掌声响彻了整个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