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极黑客 > 第十五章 大场面

第十五章 大场面



    “教练,慕轩都把人打成这样了,真的会没事吗?”张悦闻言,心中的担心,也是缓缓的平复,但一双秋水般的眸子还是满怀着焦虑之色,紧盯着教练不禁问道。

    此时,在牵手酒吧门口,已聚集了大量围观悻悻看热闹的年轻男女,满脸皆是有些愕然,怎么这么多地痞男最终被这两人给打趴而下。有些看客,一开始,就了解事情的起末,也就更加的惊愕。惊愕,是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个看起来极其的斯文,脸上满是忧郁之色的男孩,竟然有这般,如狮子般的爆发之态。还有旁边那个异于常人在电影中才能看见的矫健身手。无不给这些普通人深深的震撼···

    “喂,爸,我被人非礼了,我朋友还受了重伤,你赶紧派人过来一趟吧。”白韵韵拿着电话,依旧是一脸冰冷的对着电话那边的老爸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韵韵,你现在怎么样?在哪里?报警了吗?我立刻就赶过来。”白韵韵的父亲在那边焦急的问候道。

    白韵韵的父亲听着女儿那依旧冰冷的声音,不禁的叹了口气,自从女儿失恋那一刻起,女儿原本那纯真的姓格也悄然间消失了去,变得如今这幅对任何陌生人都冷冰冰的模样,还整天把自己闷在屋内,也不知道在干吗。白韵韵的父亲从此以后发誓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宝贝女儿,绝不会让白韵韵再受到任何男人的欺负和任何伤害。bd的男生不敢接近白韵韵的另一个原因也正因如此,因为她是市长的女儿,谁敢去招惹啊?自己这女儿天生就有着一副媚骨,也保不定有很多人在女儿极具诱惑的吸引下,做出对自己女儿出格的事。作为父亲的他是多么的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生的这么漂亮,这样自己也不必像现在这般天天在外担心自己的女儿在外面是否受到欺负。

    但是,他自己打心底里骄傲,因为这是他白震林的女儿。

    “在,在牵手酒吧,我没事,就是被无缘无故的被人扇了一耳光。”白韵韵顿了顿,还是说道。

    因为父亲禁止自己去像酒吧这样的娱乐场所的。白韵韵当听见在父亲问自己在哪儿的时候,也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如实的告诉了父亲自己的位置。

    “酒吧?好,我马上就赶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打我的女儿。”当白震林听见自己的女儿在酒吧的时候,就有微微发气的架势,但还是忍住了没完全的爆发,而是,着急的说道。他也知道自己也不能完全的管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嗯。”白韵韵回应道。

    “韵韵,你给你老爸打电话了啊?”当白韵韵刚放下电话的时候,张悦就挤身上来,闪着大眼睛,摸着白韵韵刚刚被打的脸问道。

    “嗯,我可就不能这么白挨打了,而且,还打伤了慕轩弟弟,这叫我怎么能放过这群杂碎。我得要他们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行。”白韵韵,那双大大眸子中此时已被冰冷之意完全的覆盖,貌似还冒着丝丝的寒气,语气也是冰冷到零点,咬着银牙,说道。看来白韵韵也相当的痛恨这种地痞流氓,他可是知道,如果不是慕轩及时的出现,自己现在说不定在哪儿,又出了什么事呢?要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到不如死了算了。

    随着白韵韵冰冷的话音落地,警笛声突然间在不远处响起,由远及近···

    突然,一个人,迅速的窜起,又轰然间倒下···

    “小子,我已近注意你很久了,你知道吗?别以为你在那装的跟死猪一样,我就不知道你心里的鬼主意,还是乖乖的进警察局吧,既然,这么害怕这笛音,又何必出来生事呢?你说是不是?”此时,教练一只脚重重踏在这个欲要逃跑的流氓的腰间,然后,摇摇头,戏虐的说道。

    张悦,慕轩,白韵韵三人看着这突然间发生,又戏剧般结束的一幕,张悦和白韵韵也不禁微微的抬起了下颚···

    慕轩也疑惑,刚才自己被围殴,根本就没有看清,教练是如何快若闪电的把这些围殴自己的流氓所撂倒在地的,而慕轩后来的观察中,才发现,这些人不禁到下了,貌似还根本就起不来的样子,看来伤的是很严重了。慕轩想到这里,心中也是微微一惊,这要什么力量才能够办到啊,就算是平常的军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够办成的。经过刚才的那一幕,那鬼魅的速度,那突然间爆发的力量,无不令慕轩咋舌,慕轩倒吸一口凉气,经过刚才围殴自己的人来看,他们是流氓,但不是傻子啊。

    这时,慕轩开始疑惑教练的身份来···因为韵韵姐曾今也给自己说过,这次给大一训练的部分教练,来历好像不对···又结合刚才姐姐问自己会不会有事教练一脸轻松所作的回答来看,自己的教练绝不会这么简单的,说不定真实身份是个军官之类的。看来今晚是自己一行人是没事,慕轩心中想了想,释然到。

    由于,警笛的作用,牵手酒吧,这时,也是有不少的人端着酒杯,品尝着,悠闲的看着这一切,但有些人,那双就像是调料一般充满诸多色彩的眼睛就从未在张悦和白韵韵那无尽妖娆的,极具魅惑般的身体上转移过···这倒也是不能怪那些看客,谁叫这两女对男人来说的不具有抵抗姓呢···

    张悦和白韵韵一直在和警官交流着,说明了情由之后,但警方还是要求,慕轩他们去警察局一趟···

    “他们就不用去了吧,有我可以作证的。”教练此时却突然开口说道,还未待,警察问其原因之际,就已从胸间摸出一本慕轩从未见过的黑色证件···

    对面的警察看过之后,昂首挺胸对着教练就是一个极其标准的军礼,并说道:“长官好!”

    “嗯,没事了,你们就把他们带回去就行了,他们刚刚所说,确是属实。你们看着办吧。”教练这时双手背在背后,摆明的一副官样说道。

    闻言,这位警察,还未来的及回答,此时,一大群的,整齐排列,仿若长龙的车队急速的驶近牵手酒吧门口···

    这位警擦看这架势,眼中满是疑惑喃喃道:“这又是什么回事啊?看来这位警官是位大人物啊,恩,不对,如果他找了别人的话,就不会这么跟自己的说话了,看来,这里边不知道是哪方有大人物?”看来这位警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能闪电般的理清这一切。

    看着长龙似的车队趋于平缓,此时,那五个地痞男眼神深处有着浓浓恐惧之意从心底涌了上来···

    此时围观的诸多男男女女更是表情兴奋,显然他们对这种壮观的大场面几乎从未见过···

    车队停驶,车队的第二辆车在几个黑衣彪形大汉的簇拥间快速的走出来一个人,并在后面陆陆续续下来的人的跟进间,向慕轩他们这边快速的走来···

    这时,白韵韵和张悦见其来人,白韵韵也快步上前,扑向那位中年男人···张悦也紧紧跟随着···

    “老爸···”“叔叔好。”白韵韵和张悦同时对着这位中年男人喊道。

    “女儿,没事吧?来爸爸看看被人打的脸···”这位中年男人自然就是白韵韵的父亲市长白震林了。此时正关切的看着白韵韵的脸,一脸心疼的问这白韵韵道。

    “老爸,我没事,你干嘛带这么多的人来啊,早知道教练能解决,就不叫你来了。”看着黑压压的跟在老爸身后的人群,白韵韵悔然道。

    这时,一位警察,走进,激动并敬礼道:“市长好”看着这位平曰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人物,此时却在活生生的在自己的面前出现。

    “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震林搂着女儿和张悦打过招呼后转头道。

    “市长,事情是这样的···”这位警察尊敬的回答道。

    “狠,这种人渣,我极其的讨厌,该怎么处罚这就不用我说了吧,但还是提醒你从重处罚。这种人放流社会又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所以,没有改造好就不能出狱,知道吗?”白震林这时看着五个已被拷上的地痞流氓男,愤然道。

    “知道了,市长。”这位警察回应道。

    “来老爸,我给你介绍几个人,这是慕轩,张悦的弟弟,今年才考上的bd,这位是慕轩的教练。”白韵韵给老爸介绍完后,又给慕轩和教练介绍到:“慕轩,教练这是我老爸。”

    慕轩看着这位个子高高,戴着眼镜,完全没有高官那张发福之态,感觉颇为良好,也是甜甜的道:“叔叔好。”

    白震林回应道:“小伙不错,你们两兄妹尽然都考上了bd,看来真是不简单啊。”

    “市长好。”教练说道。

    “你好。多谢你们两人救了我女儿。”白震林也微笑着回应道。

    “老爸你先回去吧,我们还没有开始玩呢?”白韵韵这时拉着老爸白震林的胳膊推攘的说道。

    看着一副小孩的摸样的白韵韵,慕轩也呲的一声失笑到···在看到,白韵韵投射而来的冰冷的眼神有戛然而止···

    “你竟然还想着玩?要不是你今天到这儿来,会发生这一慕吗?平曰里我和你老妈嘴巴对着你的耳朵说,也不起作用,你看吧,现在不是出事了。”白震林那有个市长的样子,完全是一个父亲的的样子,对啊,父亲的样子。原来,市长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也完全没撤。

    “好吧,这次就随你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够了就回家好吧,我叫人来接你。”白震林看着目光微垂的白韵韵,又转然道。

    白震林也是明白自己如果不让女儿去玩,他自己也会偷着去,不如这样,反倒这次让他玩的痛快好了,这次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白震林也就释然道。

    “谢谢老爸,那你回去注意安全啊。”白韵韵踮着脚,在白震林的脸上吻了一下,雀跃道。

    慕轩看着这个时而冰冷如霜,时而开心如百灵鸟般的白韵韵微笑着摇摇头···女生啊,真是难以捉摸···

    白震林,留下身边的一个人处理这一事件后,就带着庞大的车队离开而去,毕竟,作为市长,可不会如此闲着的···

    看着排着长龙,一路绿灯行驶而去的车队,围观的青年那颗怦然跳动的心,也逐渐地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