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极黑客 > 第四十二章 痛彻心扉的痛

第四十二章 痛彻心扉的痛



    “没错···”白韵韵望着那道背影的目光也是缓缓收回,便是望向慕轩,肯定道。

    “怎么,老弟,羡慕?你若有本事话,不妨也去弄一个这样的头衔?”张悦看着慕轩那略显惊疑的眼神,也是出言调笑道。

    “呵呵,老姐,有你这么折损你老弟的姐姐吗?”慕轩闻言,嘴角也是浮现一抹苦笑,道。

    “慕轩弟弟,姐姐支持你,弄个世界首富出来,让悦悦瞧瞧···”白韵韵这时也是搀和进来,对着慕轩娇笑道。

    “晕,你们以为首富的头衔都是你们家制造啊?世界首富只有那么一个人,难道就那么不值钱,想给谁就给谁?想颁个什么头衔就颁个什么头衔?”慕轩听见白韵韵那句比张悦更令人气结的话语,便是无语道。

    “咯咯···咯咯···”白韵韵和张悦两人皆是四目相对,娇笑道。

    “服务员,再来一瓶八二年的红酒···”白韵韵缓缓正色,端起酒杯,正欲用那柔柔的红唇微泯上一点的时候,却是发现杯中红酒已是空空如也,便对着服务员道。

    ······

    嘭···

    随着一声闷响,红酒塞便是被慕轩拔出,一丝芬芳香味,便是从红色瓶口徐徐的飘散而出,令人沉醉。

    “慕轩弟弟,悦悦,来,我们干一杯···”慕轩给三人倒上红酒之后,白韵韵便是端起酒杯说道。

    呯···

    “耶,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白韵韵冰霜般的眸子也是涌现出一抹兴奋之色的说道。

    白韵韵说完,慕轩三人端起盛着八二年红酒的高脚酒杯便是仰头,杯中浓如血色的红酒便是被一饮而尽。

    就在他们三人仰头的刹那,一颗细微没有任何人发觉的唯美流星,便是在深邃的夜空中无声划过,仿若听见白韵韵那祝愿一般,一闪即逝。

    “好了,现在轮到你们照顾我的时候了···”白韵韵放下高脚酒杯,便是看着张悦和慕轩,神似一个小孩般,露出一个纯洁的笑容,道。

    慕轩闻言,也是想到自己刚开始的那深陷在回忆中无法自拔的状态,还是白韵韵将沉醉于其中的自己和姐姐唤醒,再结合着白韵韵给慕轩和张悦两人所说的话,慕轩便是瞬间明了白韵韵说此话其中的缘由。

    “难道你是想···”张悦用那深邃疑惑秋眸看了看白韵韵,又是看了看慕轩,然后便是对着白韵韵道。

    白韵韵望着张悦,眼神坚定,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表情怪异的两人,慕轩心中多多少少也是瞥见些端倪。既然凌空心语能够勾起人的重要的回忆,慕轩也是亲身经历了一番。那种回忆和自己平时的回忆有着很大的区别。平时,自己主动的回忆,断断续续,模模糊糊。这种被动的回忆相比于主动地回忆,却是显得异常真实,回忆一遍,那种感觉仿若是又重新的经历当年的事情一般的真真切切。感觉煞是奇异。方才令慕轩那般难以自拔。

    “那你就好好的享受属于你自己的时刻吧,我和慕轩会照顾好你的。”张悦望着冰霜般眸子中透着无比坚定的白韵韵,心中那一抹担忧也唯有自己捏在心中,旋即也是对着白韵韵说道。

    张悦尽管是白韵韵无所不谈的好友。但是关于白韵韵的男朋友,白韵韵却是只字未向张悦透露过。白韵韵没有提及,当然,张悦也是不好主动问起。如果白韵韵想要说出,也会毫无保留的告诉自己。然而现在,她没有,就说明现在还没有到说明的时候。

    又或者,那段感情伤及白韵韵太深,以至于让其不愿再揭开那道伤疤。

    张悦只是知道,白韵韵很爱很爱那个男孩,很爱。当然这些不可能是白韵韵告述张悦的,而是有时候当白韵韵在自己家睡觉,半夜中无意说的梦话被张悦听见,说完过后,张悦便是看见白韵韵那密长的眼睑毛便是被泪水所打湿,粘连在了一起。

    张悦的那一抹担心也是由此所发。怕她深陷回忆不能自拔,到那时却是晚矣。

    “悦悦,你们放心吧···”白韵韵看着面露愁色的张悦,露出一个看似令人放心的微笑,对着用忧郁眼瞳看着自己的慕轩和张悦道。

    张悦闻言也是不再言语,张悦和白韵韵四只修长玉葱般的白皙手掌相互残绕紧紧相握在一起,四目相对,张悦眸子中关怀之意不言而喻。

    三人之所以这般,倒不是惺惺作态。看着楼顶一角,穿着白色衣服,满眼有着精光般划过的眼神在四处来回的扫荡着···便是可以知道,这项游戏不仅能给人带来回忆的快感,而且还有着相当的危险姓夹杂。

    痛苦之极夹渣着美好的回忆,为了逃避痛苦让美好停留,便是会让人深陷其中,让人潜意识无法自拔,不愿醒来。永久的循环处于那种如梦如幻,既虚拟又真实已成过去的世界中。冥冥相信这是一种假象,却又是被这假的如身临其境般的感觉,若毒瘾不可戒舍。

    人若真的处于了这种沉醉于记忆中的状态,便是在医学上所称的思想假死状态。显然,这些医生也是为此而设。

    此时,白韵韵缓缓的抬头···

    那是一个平凡的男人,那是一个眼神中有着无比坚定神色充斥的双目,在那其中仿若透着诸多故事的,令人沉醉的男人,那是一个总是在自己面前的嘻嘻哈哈邻家男人,那是一个异常帅气拒绝所有追求者,而被自己无数次无视的男人,那个最后肯用手帮自己挡下砍刀的男子,那个满身鲜血,依旧是呵斥自己逃走的倔强男人···

    此时,一个个回忆便是如潮水般涌现在,白韵韵不住的泪花便是若水流般哗哗流下,一双冰霜已入骨髓的冷意眸子微眯,令人无比的心痛。

    痛彻心扉···

    白韵韵这时的真实感受,心痛,原来它真的会痛,原来是这般感觉。

    ‘傻瓜,我已近默认了你,你不知道吗?你为什么如此的绝情,让我一个人留下,承受这无边的痛楚,你走了,难倒也不放过我吗?你给我回来啊))))’白韵韵此时心中极限疯狂的呐喊。

    心中的呐喊最能勾起人内心的真实感受,比起放声大喊却是有点伤身。

    ‘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给我写情书的时候,我假意漠然的接下,然后在一个你不知道的角落扔掉,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二次表白的说,这次我不写情书,我给你口述吧,免得你看都不看。你便追着我走完了大半个学校,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三次···你说啊,你还记不记得···’白韵韵撕心裂肺的吼道。

    ‘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硬拉着我来这里的时候,你开心的样子,像一个小男孩那样,整晚挂着迷人的微笑,却是对着我冰山般的面容···’白韵韵在心中此时无比的悔然道。

    如果能够让我从来一次,我绝对给你那想要的答案。

    白韵韵睁开微眯的水眸,恍惚的望向布满星辰的苍穹。

    “韵韵姐,如果记忆让你如此痛苦,而又没有任何让你开心的回忆,你又何必,再回去从新体验那痛苦?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后悔,你没有给他答案。你想,再去给他这个答案。你知道,记忆是不可变的,你不能造就另外一个你,你不创造另外一个他。韵韵姐,不要在自欺欺人了好吗?”慕轩这时看向如此伤心的白韵韵,心中也是微微痛了下,眼中透着一抹凝重缓缓的说道。

    慕轩忧郁眸子凝视着白韵韵的一举一动,那般心痛痴情泪流满面的模样,不论那一个男人心中都会是升起无比的怜惜之意。

    白韵韵的一切也是被慕轩大脑所洞彻,那种欲拒还应,想回忆而又不敢回忆的摸样,也是在白韵韵那缓缓抬头,冰寒闪烁的眼神状态中透露而出,从而被慕轩所察觉,既然那种痛苦大于快乐了记忆,慕轩也是不想白韵韵去想起,便是对着泪人儿似的白韵韵劝道。

    张悦却是无语,看着白韵韵这样,深邃的眸子中,也是有着泪花闪烁。

    白韵韵听见慕轩那幽幽的话语,缓缓上扬的下颚也是顿了顿,旋即冷冷的面色也是变了变。

    一股更加浓烈的悔意便是在白韵韵心中升腾而起···

    慕轩那幽幽的话语犹如一颗快速飞射而出的铆钉一样,精准的钉在了白韵韵心中最为令她后悔的地方。那种留下的回忆无疑是存在太多令白韵韵想要改变的东西,如果时空之轮再来一次,她想恐怕再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白韵韵心中充满着无尽的后悔,后悔当初自己太过高傲,后悔自己摆出那副据他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后悔没有给他一个他应该得到的答案。

    的确,那种记忆之中存在确实如慕轩所说的后悔痛苦的记忆。刹然间,白韵韵陷入了一种生生的自责之中···

    在慕轩说出的那句话后,白韵韵想要从走那段令自己无比后悔的历程之时,心中却是升起了一种落寞。

    正如慕轩所说,白韵韵的确是想要改变一些东西。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她清楚的明白他没有那个能力,没有。自己的确是可以回到那个既定的过去,但是她不想,在他走后自己在回忆中再被自己拒绝一次又一次。不想看到他那绝望的瞳孔。

    想到此,那缓缓扬起面向苍穹的娇容,在慕轩和白韵韵那满含紧张之色的瞳孔中又是徐徐降下···

    无神的冷眸中依旧是写着深深的自责。

    看到此,慕轩和张悦心中的那一抹担忧,也是在两人紧张的神色消失间,缓缓淡去···

    PS:求推荐,求收藏,天天坐在电脑面前,刚被老爸老妈骂,心中也是无尽的落寞。

    有那么个令你痛彻心扉的女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