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极黑客 > 第七十章 挑衅的质疑

第七十章 挑衅的质疑



    慕轩闻言,忧郁的面庞茫然之意弥漫,忧郁眼瞳之中夹杂着丝丝惊讶之意。

    “老姐,你确定要我给你吹头发?”慕轩望着张悦,漆黑深邃的瞳孔和忧郁至极的眸子双目相对,慕轩也是怔了怔,用着不确定的语气询问道。

    “怎么?你不愿意?”张悦深邃的眸子一暗,咬了咬红润的嘴唇,道。语气之中夹杂着居高临下的意味,似乎容不得慕轩反驳。

    “不是,不愿意,只是我根本就不会吹头发···”望着老姐那般神色,慕轩话语到的最后,忧郁面容之上浮现出丝丝苦涩,回应道。

    慕轩是一个从来不会对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许下承诺的人,因为他深深的理解,想象和现实之间有着莫大的距离,那般距离有时候犹如万丈沟壑,令人难以跨越。慕轩喜欢那种万事皆在自己大脑掌控的范畴之内,这样在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异常清晰的轮廓,这种感觉令慕轩极为的享受。

    这就是慕轩,一个追求大道至真的慕轩,慕轩相信真理只会有一个。显然这种思维的方式现在对慕轩也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如果自己会吹头发,那么理发店里也就不会有学徒之说了,显然吹头发也是一种技术活,虽然凭借慕轩聪明的大脑,这种小事显然是不在话下。

    “不会吹头发?那你的头发是如何吹的?”张悦闻言也是有些无语,旋即又是说道。

    “额,其实我的头发没有吹过···”慕轩话落,感觉自己说的有些歧义,便又是补充道:“不是,我是说我的头发除了洗过头发,把它吹干之后就再也没有吹过了···”

    “嗯?那你怎么造型的?”张悦闻言,也是有疑惑,仔细想了想,的确是没有看见过慕轩早晨用过吹风,当即便是问道。

    “不用造型,本来我的脑袋就长得好看,每天起床它他自动就造好型,唉,难得解释,反正你也不明白···”慕轩道。

    “我也懒得听你那些邪门外道,我又没要求你有专业的水平,你只用将它吹干了就过关···”张悦摆了摆手,转过头去,道。

    “那我把头发吹焦了可别怨我。”慕轩动了动手中紫色的吹风,狡黠道。

    “呵呵,不会的额,我不怨你,我抽你。”张悦闻言,语气开始倒是无害,到的最后慕轩也是能够清晰的听见银牙摇动的咯吱声响。

    慕轩闻言,嘴角勾起,也是不语,手中吹风便开始嗡嗡作响。

    慕轩白皙的手指微曲,一丝丝头发便是在吹风的舞动下,飞扬···

    慕轩没有吹过,难道没有看过?理发师的一举一动也是被慕轩过人的记忆完全的储存了起来,而后再现。

    客厅之中,除了吹风嗡嗡作响之外,倒是显得极为平静。

    “慕轩,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才是成熟的?”张悦突兀的莫名话语便是陡然打破了两人间这般宁静。

    “成熟?”慕轩闻言便是停下舞动的动作,忧郁眸子也是泛起茫然之色,想必慕轩也是陷入沉思之状,而后口中便是轻吟成熟二字。

    张悦也是不语,慕轩停滞的动作又是缓缓而起。

    当提及成熟二字只是,慕轩脑海之中便是充斥着茫然,到底什么是成熟,思考许久也是未果,旋即,慕轩脑海之中又是出现了张悦的那道站在讲台之上那般从容之状,这是开学以来,自己对姐姐的另外一种认识,因为慕轩在张悦的身上看到的就是成熟,成熟的魅力果然不容小觑。

    若果慕轩没有看见张悦的这一面,恐怕这个问题便是异常容易回答,但是,现在却是因此令的慕轩对于成熟的定义变得极为的模糊。

    在面试的当天,慕轩却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自己与老姐之间的距离,那种距离,慕轩能够清晰的感到绝对与成熟二字脱离不了干系,为什么距离之感,慕轩也是不得而知。

    “我不知道···”慕轩脑海之中以前的诸多对于成熟的定义现在却是消失的干干净净,慕轩便道。

    “成熟,不仅仅是两个字,它是一种过程,每个人的成熟度不同,就会产生距离。因为那种过程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过,距离之感当然是异常的真切,而且很是模糊。”张悦幽幽道。

    “这其中之意,只有你真实经历过和体验过才能明白和体会,靠别人的解释永远不可能体会其真意···”张悦见慕轩不语,便又是道。(所有读者也是,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明白。)

    “我知道···”这句话倒不是说慕轩理解成熟二字的真意,而是理解没有经历过就不会理解成熟二字的真意的缘由,慕轩忧郁至极的眼瞳之中透着茫然之意,道。

    “姐,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慕轩停顿了一下,联系到张悦诸多异常的举动,比如要自己帮忙吹头发的事情,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而后又是说出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语,慕轩便是有些怀疑道。

    “小弟果然够聪明,现在这里就有一个让你体会到成熟二字真意的机会···”张悦道。

    “什么机会?”慕轩闻言心中也是有些疑惑,旋即道。

    “学校每学期都会举行联欢晚会,当然表演节目是必不可少的内容,而学生会的节目更是不可缺席,而你作为学生会的一份子,有没有想过出一份力?”张悦解释道。

    “啊···你有没有搞错?你该不会是叫我上台表演吧?”慕轩听得此话,满是惊讶,道。

    高中和大学的区别就在于,高中,老师是主力,而大学一切都是靠学生来主持,因此,高中也是没有过少能够锻炼学生能力的活动了,当慕轩明了张悦之意时,心中也是有些惊讶,而且隐隐有些惧怕,对,就是惧怕,慕轩也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怎么?不敢吗?看来你真的是一个小男生啊···”张悦语气之中满是挑衅,而且有着质疑之意。

    “对···我就是从那样的经历之中走过来的,老妈叫我照顾你,我总得尽我自己的义务吧,而且,我也非常清楚,你在大学需要的是什么?与其你自己摸索,还不如我让你尽量少走一些曲线。”张悦没有将这些话语影藏在心理,而是选择将这些合盘告诉慕轩,如果不这样做,慕轩的成长似必就会慢上许多。

    俗语有曰,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如果不将这些缘由告诉慕轩,慕轩应该也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下去,没有了主观的能动姓,自主的想要改变自己的强烈愿望,这其中被其吸收的营养就会大打折扣,只有这样做,才能够将这种锻炼的利益达到最大化。

    “我该怎么做?”慕轩一脸平静,成熟这是他需要的,既然这其中有如此多的玄奥,当然慕轩也是不能放过。

    “表演节目,细细体会其中的过程。”张悦道。

    “可以。”慕轩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道成熟而且充满摄人魅力的身影在自己脑海中久久回荡,低头看着一头秀发的老姐,轻轻道。

    “那就好,你这几天准备一下,到时候会有彩排。”张悦语气轻松道,显然自己不仅要慕轩参加晚会的节目表演,似乎另外一层的目的也是达到了。

    “嗯,知道了,头发吹好了。”慕轩关掉吹风,看着一头漆黑笔直的秀发,旋即道。

    “这么快?”张悦闻言,而后又是伸出玉手摸了摸,道:“怎么还是有点湿润?”

    “吹干了对头皮不好,而且现在是夏天,一会就干了。”慕轩放下紫色的吹风,便是坐在沙发之上,解释道。慕轩每次吹头发都是这样的一个标准,当然给老姐吹头发也不例外。

    “额···好吧。”张悦道。

    “联欢晚会在什么时候?”慕轩用着忧郁眸子,望着张悦,道。

    “十月十号,也就是国庆来了之后···”张悦道。

    “时间还是蛮紧的···”慕轩想了想道。今天是九月二十三号,也就是还有一周的时间可以排练了。

    “按照往常编排节目的经验来看,时间还是挺充足的,大学可不和高中一样,编排一个节目会花上几周的时间。”张悦解释道。

    “哦,那国庆的话,不就是可以回家了吗?”慕轩忧郁面容之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老姐,这次你该不会是又不会回去吧?”原本欣喜的神色,在想到老姐为了做兼职很久没有回家了,便是一暗,旋即又是追问道。

    “这个,你还小,我总得把你送回家吧。”张悦露出一个月牙弯的眸子,嬉笑着道。

    “我怎么就小了,你还不是小孩子一个吗?”虽然慕轩知道张悦的确是成熟了很多,但是嘴上依旧是不肯认输着道。

    “好吧,我小。”说完,张悦便是起身,向着卧室走去。

    “切,本来就是···”慕轩此时忧郁面庞露出一丝微笑,老姐终于是回家了。

    待张悦走后,慕轩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坐在了自己的电脑面前,经过自己这好几天的休息,那种余留在脑海中的丝丝痛感也是消失的极为彻底,再也没有出现过,反而脑袋却是愈发的轻松,因此,紧张的慕轩便是放松了下来。

    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用脑过度,今天便是能够见分晓,如果依然出现那样的情况,恐怕自己真的需要进医院了···

    ps:求推荐,收藏,其中有些道理或许有些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