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华山神门 > 第二四零三章 什么时候太平过

第二四零三章 什么时候太平过

迟伟华这个名字,在圣城以及焱国的修士界年青一代,还是很出名的。很多人都知道迟伟华这个人,也知道余宇的大弟子巴飞燕,但却不知道左小勇,或是肖辰,更加不知道余宇的二弟子,邹韵诗。
  
  但整个入世宗门,知道迟伟华的人却不多,大家都知道华山神门这么个宗门,但极少有人知道华山神门内除了余宇外的其他人。
  
  因为余宇前些年一直奉行的低调做人的路子,宗门弟子都不怎么出名。所以在迟伟华杀掉为害许久,年青弟子谈之色变的红手后,很多人给他起了一个所谓年青一代“新晋高手”的名号。
  
  算是大大的露了一回脸,其实宗门内部,很多人都知道迟伟华的战力是很强的。不过上次绵山一行后,迟伟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那以后便极少外出了,一直在苦修。
  
  红手的事,俞晴出手后,但被楼外楼的人救走,后来此人继续为祸,一直没有被除掉。很多宗门内下的诛杀令,还在。华山神门也是一样,杀了此人,可以得到很多的宗门贡献点,和其他的奖励资源。
  
  宗门也提供足够的多的关于这个人的消息,没想到这次让迟伟华给截住了。
  
  然而正当大家为了红手的消失而庆幸之际,一个多月后,很多宗门的年青一代在历练的路上,再度遭遇魔修的袭击,这次出现的是两个人,从不同地方埋伏偷袭。
  
  “这是在试探呢还是在干什么呢?如此明显的对抗?”余宇暗自思量。这次被击杀的人里面,有了华山神门的人,一个弟子被杀,两个被重创。
  
  秦明先后加派人手调查,但也没有能查到多有价值的消息。短短的三个月时间,这两人兴风作浪,犹如一股瘟疫般在入世宗门年青弟子那里散播开来,人心惶惶,很多人都不敢再外出历练了。
  
  飞雪宫,神剑山庄,日月谷的人,在大宗门内,受创最严重。这两个人的实力,也确实很了不起,神剑山庄的弟子多为剑修,战力很强,但即便如此,也连番折损了四个命场境高手,气的小白鱼这个新晋宗主脸色极为难看。
  
  一起来到了余宇这儿,商量对策。日月谷的人跟余宇来往不多,但飞雪宫的和神剑山庄,无双剑宗的人,都来了。
  
  雪舞的脸色也很难看,不知用何手段,她也进入了洞场境的修为,不过余宇感受了一起,雪舞体内那股隐藏的力量,似乎帮她极多。
  
  当年,雪舞为了解决自己场武双修的问题,,曾经得到余宇的指点,而后买了一只灵禽,作为她修行的辅助手段,一直以来,余宇都不曾见到那个当年自己让出去的灵禽。那只彩羽鸾!
  
  现在,到了这个境界后,余宇终于在雪舞的体内感受到了彩羽鸾的气息。
  
  无双剑宗的弟子受损不是那么严重,但也到了不能不重视的地步,而飞雪宫的弟子则跟神剑山庄一般,受损很厉害,雪舞已经开始接手宗门事务,上来就面临了这样一个考验。
  
  包括秦明在内,几人聚在一起商量,看怎么处理。这件事说难,并不很难,只是这些高手不太好出面,年青一代的争斗,在年青一代中展开,老一辈,也就是大境界高出一头的,不参与。
  
  但这次的事,明显出了所谓的争斗的范畴了。
  
  几家将手头的消息归拢了一下,问题一下明朗了很多,有一条线索,一下指向了一个地方,风雷城。
  
  余宇一直在关注这个叫做风雷城的地方,有很多宗门的弟子在那里驻守。那是一个修士管理的俗世之地,在绵山之行的时候,风雷城的人就对自己的门人弟子下过狠手,而且上次的华阳城兽潮一事,居然也有风雷城的影子。
  
  水月天圣母也曾经亲口告诉余宇,风雷城的背后,有飘云峰的影子,而且跟某一个仙地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现在看,这个风雷城更像是某个实力,安插在入世宗门的一颗钉子,一个分支,一股力量,风雷城,它绝不是一个纯粹的入世宗门。
  
  这些年过去,风雷城的城主也换人了,跟余宇当初知道的那个人,并不是同一个了。但做的事,却似乎越来越极端了,至少在针对余宇,针对华山神门,甚至针对学府这个问题上,是这样的。
  
  “我们都是入世宗门,彼此可以说是知根知底”雪舞道“风雷城就在我们身边,知道很多事情,那两个人一直消息灵通,难以找到踪影。而且每次他们二人险些被杀,往往或多或少,都因为跑到风雷城的地盘上而免于一死。这太奇怪了,虽然我们找不到证据!”
  
  雪舞对风雷城的疑心很大。是这些人里面,疑心最大的!
  
  木锋倒是没说太多,但无双剑宗也有消息表明,风雷城确实可疑。
  
  “不会是一家,如果风雷城真的事幕后人的一部分”小白鱼道“风雷城即便是有上古道场其他宗门做后台,但他们也不敢太放肆。入世宗门跟上古道场是两股势力,早就明确规定,彼此不互相进入,保持独立。
  
  如果证明了,风雷城是上古道场某个级势力的暗中分支,我想这个级势力到时候不见得敢出面保住风雷城,这些年过去,难道风雷城的人看不到这一点吗?他们想必是会有自保的手段的,联合其他人,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手段。”
  
  “可是日月谷,神龙殿也有人受创,而唯独风雷的人,安然无恙,一个多没出意外。如果日月谷和神龙殿的人也参与了这次的事,难道还要牺牲自己的弟子不成?都是命场境的修士啊!”
  
  雪舞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一个命场境的修士,即便是对于大宗门而已,甚至对于级势力而言,也是中坚力量,十分珍贵的。培养一个起来,很不容易,现在的华山神门内,几个分支加起来也没多少命场境修士!
  
  众人一阵沉默,余宇,以及跟随雪舞,木锋而来,为保护他们的沐霜长老以及剑老,都没说话,跟余宇一样,都是静静的听着。
  
  “这里面的问题,似乎很大啊”一直不说话的剑老,此时默然开口了“余先生,修士界,是不是有些很不太平啊!”
  
  “修士界什么时候太平过。”余宇还没说话,沐霜长老接过来,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