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十二章 破煞

第十二章 破煞



    我举起哭丧棒猛地朝瓦片戳去,‘叮’的一声,好似戳的不是瓦片,而是一块石铁,震的手臂有些疼痛。

    这下,我心里有些紧张,入殓前的这块瓦片必须弄碎,不然会出事,瓦片不碎就说明死者不想入殓。

    老王不愧是吃死人饭的,见到这种情况,安慰主家几句,偷偷朝我使了一个眼神,让我再试一次。

    当即,我举起哭丧棒用尽全身的气力戳向瓦片,结果,瓦片依旧完整无缺的躺在地面,一连试了三次,瓦片还是那样。

    “见鬼了!”我心里暗骂一句,准备再试一次,主家的二弟李建国说话了,“你个瓜伢子,行不行?”

    “建国,别打扰陈八仙!”主家拉住那人,责备一句。

    “大哥,虽然咱们穷,可没必要请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吧?连块瓦片都弄不碎,要是打扰到爹,谁负责?”李建国语气不善。

    我没有理会他们,继续手头上的工作,心中就想,为什么死者不愿入殓,是不是有啥东西没放进棺材?想到这里,我走向主家,问:“老爷子生前最爱什么东西?”

    主家想了一会儿,一掌拍在自己脸上,说:“我爹生前就爱打字牌,每天都会跟几个老头打上几个小时,临终前嘴里还念叨着大贰。是不是这个原因?”(字牌类似扑克,大贰是字牌中很重要的一个牌,其作用跟扑克的大王差不多。)

    听着这话,我让主家拿一张大贰放在死者手里,随后,再一次举着哭丧棒戳向瓦片,果不其然,瓦片应声而碎。

    看到这一幕,我不知道是笑还是哭,一个人能赌到这种地步,也算个新闻了。

    “瓦片一碎,百泰平安,荣华富贵,子孙昌盛!”我正了正神色喊道,让主家的嫡亲跪在堂屋中间不要抬头,又将哭丧棒仍在一旁,从老王背上接过死者,缓缓放入棺材。

    放入尸体后,我用红线栓一枚方口铜钱,由上而下对准死者的鼻子,又拿出一根红线从棺材头部的中线拉至棺材尾部的中线。

    拉直红线,我围着棺材走了几圈,目的就是看死者的鼻子与棺材头部、尾部的中线,三点是否成一条直线。

    可能是放的时候比较随意,位置有点偏,我让老王移了移死者的位置,当三点成一条直线后,我拿出一张白纸盖在死者的脸上,又拿了一床棉被盖在死者身上,将被褥的边角塞在死者身后。

    随后,又跟老王将棺材盖盖上,但,没有完全合上,将死者的头部露在外面,一是供前来吊唁的亲属看死者最后一眼,二是过几天的道事需要让死者‘亲眼’看他的子孙为他‘开路’。(开路是我们这边的叫法,在其他的地方称为道场、开山、倒排等等。)

    弄好这一切,我让主家一众人起来,要求他们全体披麻戴孝,睡觉的时候只能取下白布不能摘掉麻,又掐指算了算,告诉他们开路定在六天后,第七天出殡。

    主家三兄弟懂习俗,他们三兄弟每人给我和老王一人一个红包,我捏了捏,主家跟他三弟大概是二十四块钱,李建国的红包有点薄,估计是一两块钱,我也没在乎,毕竟红包多少是主家的心意,并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就算给个空红包,我们也只能收着。

    老王拿着红包,看了看棺材,最终把红包递给我,轻声说:“九伢子,你自己注意点!实在不行就把开路推掉!”

    看来老王瞧出死者有些不对劲,我对他笑了笑说:“没事,我有分寸!”

    这时,李建国走了过来,瞪了我一眼,说:“瓜伢子,这场丧事最好不要出现意外,不然,老子保证让你走不出李村!”说完,甩手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有些莫名其妙,哪里得罪他了?便向主家抛了一个疑惑的眼光,主家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二弟就是这个脾气,你别跟他一般计较。”

    主家的老三在一旁,说:“陈八仙,二哥就这样,别计较哈!”说着,拉着我跟老王向他家走去,说是商量死者墓穴的事。

    按照习俗来讲,入殓后,死者的长子也就是主家需要去亲戚家奔丧,将死者的死讯以及开路的时间告诉那些亲戚,而我要利用这段时间将死者下葬的墓穴搞定,不然,时间上有些急促。

    在去的路上,我知道主家老三叫李建民,相比主家的忠厚,李建民较为直爽,有啥事都是实话往外捞,他告诉我,李建国之所以看我不爽,是因为他一个亲戚也想接这场丧事,但,那人完全屁臭不懂,纯想捞点钱财,主家跟李建民当然不会同意。

    他还让我在出殡的时候要注意点,说李村的假仙可能会刁难,我笑着告诉他,只要假仙敢刁难,我保证让他们走不了兜着走。

    来到他家后,李建民较为热情,给我们端了一些水果,又给我们俩一人派了一包好烟,看向老王,用玩笑般的语气问:“王老哥,您老50多岁了,怎么还听陈八仙的话?”说完,他可能是感觉有些对不住我,冲我歉意的笑了笑,我罢了罢手,表示没关系。

    老王点燃一根烟,吧唧吧唧的抽了起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八仙这行不分年龄,达者为先嘛,九伢子懂得比我多,我自然就听他的!”

    闻言,李建民面色一喜,继续问道:“陈八仙比你们村子的老秀才懂得多吗?”

    老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我,意思是该怎么回答,事后,老王告诉我,在他心里,我比老秀才要强一些,但,这话说出去又有点对不住老秀才。

    至于原因,那是因为我手中有六丁六甲的葬经篇,比只会读死书的老秀才肯定要强上几分,毕竟六丁六甲的葬经篇有二千多年历史,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我示意老王别说话,抬眼看向李建民,说:“有啥事直接说就行了,没必要探口风。”

    他尴尬一笑,说:“好,那我开门见山的说了,我发现一处风水宝地,请老秀才去看过,他说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但是,我爹的生辰八字不适合葬在那。我感觉老秀才是骗我的,就想请你认认真真地去看一番,我也不瞒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将我爹葬在那。”说到认认真真这四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特别重。

    我心头有些拿不定主意,就跟老王交换了一个眼神,问问他的意思,老王深吸一口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意思是可以去看看,但要事先讲明利害。

    明白他的意思后,我淡淡地说:“自古以来,风水宝地都是有德有福之人占有,倘若强行霸占,破坏宝地不说,甚至会祸及子孙,你自己考虑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