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十三章 罗盘

第十三章 罗盘


  
      李建民沉默了一会儿,抽出一根烟点燃,连吸三口方才开口,说:“先去看看,完事再找大哥他们商量一番,这事我一个说了也不算。”
  
      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还是不愿放弃,我也没说什么,带着罗盘,就让他带路。
  
      我们三人东窜西窜的,走了大约半小时的山路,来到一处丘陵之地,四周看不到一处民宅,仿佛这里与世隔绝一般,我心头有些疑惑,按道理来说,我们并没有走远,为何这里却没人烟,于是,我停下脚步问他还有多远,他说刚走一半。
  
      说着,他带我们往东边走去,这路因为长年累月没人活动,灌木很茂密,一脚下去能掩没膝盖,老王边走边嘀咕,“就算那处地方能葬人,这么远的距离,我们怎么将龙柩抬过来。”
  
      他听后,连忙从兜里掏出烟,给我们俩人一人派了一支,赔笑道:“只要那处地能葬人,你们八仙的工资别担心,保证不会让你们吃亏。”
  
      我们接过烟点燃,一边跟在他身后,一边抽着烟,谁也没有说话,走着,走着,我们面前出现一条碧清的溪流,约摸一两丈宽,水面非常清澈,溪的对面是一块平地,并不是很宽,大约长宽不过七八丈的样子。
  
      最让我惊讶的是平地左、右、后三个方位,竟然是连绵不绝的山峰,若伏若连,将平地紧紧的环抱,形容一个环山的姿态,这种地势正应了葬经的一句话,地势原脉,山势原骨,委蛇东西,或为南北,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来形止,是谓全齐,全气之地,当葬其地,三代富贵。
  
      美中不足的是,山峰并不是很高,上面树冠披叶,浓荫蔽日,将大部分阳光遮挡住,使得平地有些阴暗,差点变成极凶之地,但,上天又给了平地一丝生机。
  
      这生机就是平地前面的那条溪流,水面荡起的阳光,经过一系列的折射,有一部分照在平地之处,虽然不至于让平地变得像外面一样敞亮,但,也有几分光线,以至于这处平地没有落为极凶之地,反而变成一处中等偏下的风水葬地,相比农村的集体坟场,这处葬地好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太多,太多了。
  
      “这处地方怎样?”李建民问我。
  
      我又观察了一会儿山势,说:“从山势来看,的确是一处不错的葬地,不过,你父亲的生辰八字,恐怕受不了山势透露出来的气,强行为之会导致前面的溪流断流,到时候葬地变凶地,轻则后人得不到安宁,重则断子绝孙。
  
      他问:“难道没有别的办法让我爹葬在这里?”,我说:“先去那处平地看看再看看有没有办法。”
  
      说着,我们三个向溪流那边走去,因为要度过溪流,我们又没有船伐,只好将衣服脱掉仍在地面,穿着一条短裤跳入溪流中。
  
      刚进入水中,一股寒意袭来,这水好似冰窖流出来一般,直接冷到骨髓里,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差点将手中的罗盘掉入溪流中,连忙让老王上岸,怕他在水里待久了,会落下什么病根子。
  
      老王颤着嘴皮说了一声好,让我注意点,就往岸上爬去,我又问李建民要不要上岸,他说他身子骨很好没事。
  
      渡过溪流,上岸后,我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嘴唇都被冻乌了,牙齿不停地磨蹭,只有一个感觉,冷,好在水面折射过来的阳光照在身上,让我们稍微暖和一些。
  
      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我抬着步子走了进去,四周都是树阴,说不上阴冷,只是有点凉。
  
      我掏出罗盘将其平稳的放于手心,正准备测地,李建民好奇的问道:“你这罗盘,怎么跟老秀才的有些不同?”
  
      我笑了笑,说:“老秀才的罗盘应该是常用的三元盘,而我手里的这个罗盘可是大有来头,玄空盘,吉地凶地只要经它一勘测,绝无落网之鱼。”
  
      其实呢,我这话是吹牛的,我手里的这个罗盘是有点来路,但并没有我说的那么夸张,它最多比一般的罗盘在测量上要精确几分罢了。
  
      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先给他打一针预防针,假如勘测出来他爹不能葬在此地,他却强行葬在这里,那就会闹出事,拿人钱财,肯定不能让主家出事,所以,我的话有些绝。
  
      至于我手里这罗盘,其实就是我父亲给我的,他听说我懂一些风水,就将这罗盘给我了,说这罗盘是我爷爷传下来的,我就问他一些罗盘的事,哪知一问三不知,就说这罗盘是好东西。
  
      后来,我拿着罗盘去问老秀才,我到现在还记得老秀才那时候的神情,他先是颤着双手接过罗盘,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刚开始脸色只是有些激动,到后来,直接蹦了起来,语无伦次的说,‘这…这…这是章仲山的玄空盘,竟然落到一个抬棺匠手中,真是暴殄天物。”
  
      我就问他一个罗盘至于这么激动么?他盯着我看了半天,最后憋出一个词,沙比,然后说,罗盘分六道工序,制胚、磨光、分格、书写盘面、上油、安装磁针,最后一道工序是整个罗盘最关键的工序,素有传子传媳不传女的说法,所以,会做罗盘的人多,但真正懂装磁针的很少,精通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偏偏就这么巧,章仲山就是装磁针的高手,所以,这罗盘精确度是可以想象。
  
      听我这么一说,李建民连忙掏出一个红包塞在我手里,说:“拜托你,一定要认认真真地看,我们三兄弟能不能发家,全靠你了。”
  
      我罢了罢手,将红包还给他,说:“先看墓穴,看同再给也不迟。”
  
      他悻悻地收回红包,跟在我身后,我抬头打量一会周围的三峰,然后拿着罗盘在平地慢慢移动,调了几个方位,发现这罗盘上的指针失灵一般,不停的颤抖,时而往左,时而往右,根本停不下来。
  
      我心头一愣,怎么回事,罗盘竟然会失灵,刚才还夸这罗盘好来着,现在就出幺蛾子了,我拍了拍罗盘后背,再摆正它,发现罗盘还是停不下来。
  
      正纳闷着,李建民忽然拉了我一下,轻声道:“陈八仙,听到什么声音没?”
  
      我被他这个忽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马上屏住气息,倾耳听去,果然听到微弱的‘咔嚓、咔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