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十四章 风水地

第十四章 风水地



    咔嚓、咔嚓声不断响起,声音越来越大,好似催命符一般,令我们心弦骤然紧绷起来,李建民问我,是不是遇到鬼了,我说,大白天哪来的鬼。

    忽然之间,轰隆一声巨响,我骇然看到,左手边那座山峰骤然断裂,七八平米的巨石轰然而下,顺着山峰就朝我们这个方向滚了下来。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展现着大自然的威严,面对如此恢宏的大自然景象,我们有些懵了,李建民惊呼一声,急道:“怎么办,怎么办?”

    “跑!”我一把拉住李建民朝溪流那边跑去,身后的滚石声越来越大,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人的潜能被最大化了,我们脚下的步伐那是要多快有多快,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形容也不足为过,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溪流旁,想也没想,纵身一跃就往溪流跳了下去。

    我们刚跳下溪流以为脱险了,就听到老王在对面急喊,“九伢子,快点游,滚石就要砸到河里喽!”

    一听这话,我们被吓得不敢回头,拼命朝对面游去,忽然一声巨大的落水声,溅得水花四射。

    好在我们速度还算快,滚石砸进溪流的时候,我们已经游到岸边,并未受到什么实际上的伤害,就是李建民上岸比较急,额头磕了一下。

    刚上岸,李建民揉着额头,骂骂咧咧起来,“真他吗倒霉,居然看到崩山。”

    在我们那边一直流传着一句俗话,看见崩山倒霉有三,一霉财运差、二霉婚姻差、三霉身体差,但是,我开始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因为我发现对面的风水走向有了改变,先前左边的山峰较高,刚好挡住天上的的阳光,现在断了一角,正好让阳光照到平地。

    更为奇特是那块滚石,溪面本来不是很宽,这滚石砸进去后,占了大半个溪面,让溪流的水位涨了一些。

    水位一涨,阳光在水面折射的方向就会发生改变,几经周折,又让阳光完整地照在平地上,两处阳光共照一处,让那处地方的整个气场变得圆润流通,风水讲究啥?讲究的就是一个气,现在被落石这么一弄,先前的担忧完全没有了,气通则万通,哪里还需要讲究生辰八字这些。

    只是这处宝地,却又有一个新的意外,还是那块滚石,在风水学有一句话叫,水即财,而按照阴阳五行论来说,水属阴,阴极则财散。

    所以,一旦滚石被水侵蚀的严重,就会产生一股阴气,从而影响整条溪流的气,让溪流的水变成死水,最后宝地变凶地。

    这就让平地变成一块有时间限制的宝地,我大致上算了算,可用的时间为十年时间,十年后必须将死者挖出来,另觅它处。

    由于是第一次看风水,我不甘妄下定论,又拿出罗盘测了测,奇怪的是,这次罗盘非常正常,指针指在平地最中央的位置,我将那处位置告诉李建民,他听后,满脸笑容的将红包给我,并许下承诺,如果他们三兄弟真的发家,还会有重酬,至于十年后挖棺,他也没有二话,就说一定会挖出来。

    我按照平常的价钱将挖墓穴的事包给老王,让他请人来挖,墓穴离堂屋有点远,抬棺材的价钱肯定要比平常高,但是,我接下这丧事的时候,主家并没有说墓穴这么远,所以,我只按平常的价钱给老王,剩下的一部分就由主家三兄弟承担。

    一处好的墓穴,往往能决定一个家族的盛衰,此时的李建民哪能小气,当即就应承下来,在行家的基础上又加了一条烟,老王笑呵呵的接了下来。

    我们三人回到李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堂屋聚集了不少人,都是死者的一些嫡亲守在堂屋,气氛较为沉重。

    看到我们三人后,主家走了过来,将我请了进去,问我接下来怎么弄,我说,第一天没什么东西可弄,明天再说。

    我们东扯西扯的聊了一会儿后,在李建民家里吃了一顿晚饭,席间,李建民将墓地的位置说了出来,一听这好事,主家跟李建国哪能不同意,当即对我就是一番感谢,差点给我下跪了,就连李建国看向我的眼神都变了。

    他们家媳妇更是热情,数了一长串姑娘的名字,问我喜欢谁,她们去作媒,我连人都没见过,哪知道喜欢谁,弄的我颇为尴尬,好在老王替我解围。

    饭后,我将老王叫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问:“老王,有多少八仙跟着你抬棺材?”

    他愣了愣,语气有点不高兴地说:“九伢子,你也是八仙,什么叫抬棺材,说的这么难听,我们抬得是龙柩。”说着,他瞪了我一眼,继续说:“你突然问这个搞么子名堂?怕我人手不够还是嫌弃我抬不好龙柩?”

    我给老王派了一支烟,让他消消气,说:“死者有些特殊,对八仙的要求有些严,鼠、牛、蛇、龙、猴、猪六个生肖出生的八仙,不能参合这桩丧事。”

    老王苦笑一声,拍了拍我肩膀,说:“放心,我能找齐八仙,不过…”

    他停顿了一会儿,怪异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能不能给句实在话,抬龙柩的八仙会不会有危险?”

    我知道老人对八仙们特别照顾,但是一想到死者是那种命,我心里也没底,只好模糊地说了一句:“大概…可能没有危险吧!”

    老王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晓得了,便点燃烟深吸几口,也没再说话,显然是在考虑。

    “这是我们八仙接的第一单丧事,一旦中途退出,往后这片地谁敢请我们,再说,我们不抬这龙柩,给谁抬?难道让死者搁置在家里?老王,相信我!我不会让八仙遇到危险,就算出啥事,我给你们顶着!”

    说句心里话,这场丧事,我好几次都想放弃,但是,这丧事总要有人来办吧?

    老王一听我的话,犹豫了片刻,说:“好,无论是丧事还是抬龙柩,总需要有人来做,老子这次豁出去了!”

    我点了点头,说:“经过这桩丧事,或许我们的名头在这片地会打响,以后会有更多人找我们抬棺!大家的收入也会好些!”

    随后,我跟老王又闲聊几句,让他在生肖的问题上,一定不能出现问题,又让他明天挖墓穴之前,先在那杀一只公鸡,烧些黄纸,他说了一声好,便一个人回村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也不是滋味,明知这次抬棺材可能出问题,老王还是应承下来了,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我的存在,其次是一份行业感吧!毕竟我说的也是实情,总要有人抬棺材吧?难道任由那些假仙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