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十七章 封棺

第十七章 封棺



    老王给我一个明白的眼神,吆喝一声,“兄弟们,陈八仙说了,咱们八仙是讲道理的人,不像某些人蛮横抢生意!咱们先走了!”

    我苦笑一声,这老王临走时还不忘给我们八仙打个广告,也算个极品了。

    待老王带着一众八仙走后,我看了看时间,快3点了,就让主家将一些亲属请出去,留下子孙两代嫡亲,准备封棺。

    封棺又称铆钉、煞扣、合棺,其意思就是将棺材完全盖上,并铆上五根寿钉,有些地方是三根、七根,而我们这边都是五根。

    五根寿钉,其中四根要锲到底,铆入棺帮,死者为男性,左边铆三根、右边铆入一根,死者为女性,右边铆入三根,左边铆入一根。

    另外一根寿钉,被称为主钉,铆入棺材头部的中线位置,这根主钉要比其它四根寿钉长三寸。

    我们这边铆入主钉,还有个习俗,需要请主家的舅舅或叔叔,(这是根据娘亲则舅大,爹亲则叔大的习俗来讲,若是二者不在,需要请舅舅或者叔叔的子嗣),此时的舅舅或者叔叔可以借这个机会,来训斥那些不孝的子孙、子媳,同时将死者生前所受的苦难全部讲出来,儿孙必须跪在棺材前头,静静听着长辈训斥,一旦长辈不满意,可以要求承接丧事的人,不准铆入主钉。

    这时就需要请家中有威望的长辈出面跟舅舅或叔叔说情,孝子孙磕头谢罪,还需要奉上自己的一丝青发,随同主钉铆入棺材。

    在封棺之前还有一道程序,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子孙被褥,在我们这边,子孙被褥讲究的是数量,并不像有些小说中说的重,我们这边是以数量为主,数量越多,代表死者在阴间的生活质量。

    但是,数量不能超过九,也不能是五,因为在古时候,九五这两个数字代表的是皇帝,九五之尊,所以,才留下这么一个习俗。

    倘若后人送给死者的被褥为九或五的时候,就要按照一定的习俗来办,以叔叔(舅舅)、儿子(按年龄排)、女儿、侄子、外甥、(死者的直隶亲属,第三代不能送子孙被褥,旁亲的第三代可以。),有些时候,为了让死者盖上自己送的子孙被褥,很多亲戚反目成仇,总之一句,丧事,在外人看来很和谐,内部的斗争,只有当事人知道。

    过了片刻时间,主家三兄弟拿来三床子孙被褥,我按照年龄长幼替死者盖上三床子孙被褥,就问主家,铆寿钉有人阻止没,主家说没有。

    我找来事先准备的五根寿钉、一把斧头,让主家三兄弟搭把手,将棺材盖彻底合上,在左边铆入三根寿钉,右边铆入一根寿钉。

    随后,我怕铆入主钉的时候出事,就让主家找来一些朱砂,在主钉上涂满朱砂,然后再将主钉铆入棺材。

    这一切进展的非常顺利,就连风吹草动就没有,可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就是说不上感觉,按照葬经上来说,倘若遇到那种命的丧事,应该很难办才对,可事实上,除了替死者抹尸跟入殓的时候,出了一些意外,再也没有出现怪事。

    封好棺材后,主家率着一众亲属在堂屋内哀嚎老半天,那场面当真是悲切万分,直到天空有了一丝光亮,他们才停下来。

    一看时间,快五点了,我让主家将李村的假仙叫来,准备抬棺材,主家一听也没多说什么,就匆匆的将八个假仙叫了过来。

    他们看到我站在棺材前头,面色一沉,领头的中年汉子说:“瓜伢子,听说你是这次丧事的承接人,我们也不贪心,一人两百块钱,少一分钱我们不抬!”

    我面色一冷,平常抬棺材也就是一百块钱,现在居然坐地起价,摆明欺负我是是外村人,本想跟他们理论一番,但,想到死者是那种命,我忍了下来,只想早点将棺材抬出去,就点头同意了。

    中年汉子走了过来,在我肩膀拍了一下,说:“你小子识抬举,比老王那独眼龙强多了,要不以后跟我们混饭吃?”

    “呵呵!”我冷笑一声,说:“老王带我入行,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我干不出来!”

    说完,也不管中年汉子的反应,就让他们将龙架绑在棺材上,因为这次抬棺只将棺材送到村口,并不是直接送上山,所以我让主家的亲属将花圈、礼花、鞭炮等东西送到村口,等吃完早饭后,再开始送葬。

    待他们弄好龙架,我又问了一次,“你们确定要抬这棺材?”

    “搞么子名堂,难道你还想让老王来抬?”中年汉子冲我凶了一句,“再磨磨唧唧,信不信将你赶出去李村。”

    我微微一笑,问:“假如出了事?你们不会怪我吧?”

    “八十多岁的老年人,这是喜丧,能出么子事,赶紧的吆喝,我们还要回去睡一会儿!”中年男子不耐烦的说。

    “行,是个爷们就记住你自己的话!”我罢了罢手,朝主家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放鞭炮了!

    顿时,劈哩啪啦的声音响彻整座李村,鞭炮燃烧的烟雾弥漫了堂屋,让人眼睛都难以睁开,我拉长嗓子吆喝一声,“起…棺!”

    随着这一声起棺的落音,敲锣打鼓的声音随之响起,紧接着响起死者直系亲人的哭丧声,其响声更是高过鞭炮声,震得我耳朵隐隐作痛。

    整个场面算个特别热闹,但,相比第一次抬棺的冷清,这次要好的太多了,我举着哭丧棒走在最前端,一边撒着黄纸,一边祈祷着不要出事。

    主家三兄弟及其子女守在棺材旁边哭泣,他们家媳妇则不停的拍打棺材,嘴里哭喊着:“我滴个伢,你啷咯走的咯么早,我们还冒好好孝敬您,您就走了啊!真是苍天无眼,大地无水啊!”

    其哀嚎声,当真是闻着落泪,听者伤心,就连我的情绪都受到这哀嚎声的影响,其它亲属是可以想象的。

    “陈八仙,不好了,棺材抬不动!”我正在前头撒着黄纸,身后传来主家急促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