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十八章 下跪

第十八章 下跪



    我一直担心棺材出事,没想到此时真的出事了,我扭过头看着主家,就看到他嘴巴哆嗦的说:“出…出事了,棺材抬不动!”

    “怎么回事?”我问他。

    “您过去看看就知道了。”他一把拉着我就往棺材那个方向走去。

    来到棺材前,就看到八名假仙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而棺材静静地落在地面,纹丝不动。

    “玛德,不信抬不起来,大家一起用力。”领头的中年汉子嘴里咧咧地骂着:“一、二、三、抬!”

    八名假仙再次用力抬棺,棺材还是纹丝不动,中年汉子咒骂一句:“玛德,见鬼了,再来!”

    “陈八仙,怎么办?会不会耽误吉时?”主家在一旁急道。

    我嘿嘿一笑,说:“放心,离吉时还有段时间,先让他们吃点苦头,舍得闹事!”说着,我走了过去,打算给他们‘打气、加油!’

    “咋回事,八个大老爷们抬不起一口棺材,力气都使在娘们身上?”我站在棺材旁边,笑呵呵的说道。

    “玛德,兄弟们用力,别让外村人看笑话!”中年汉子瞪了我一眼,朝着假仙们喊道。

    “对,就该用力,不用力咋抬得动!”我在一旁不温不火的说着。

    抬不动的原因,我心里非常清楚,死者属于那种命,对抬棺材之人要求极高,这群假仙真以为什么人都可以抬棺材,就应该让他们吃点苦头。

    那群假仙一连试了三次,面红耳赤,满头大汗的,而棺材还是在地面,分毫未动,他们好像知道有点不对劲,那中年汉子就问我:“小子,咋回事,是不是你动了手脚?”

    我耸了耸肩头,说:“你觉得我有那本事?”

    中年汉子在我身上打量一眼,摇了摇头,说:“量你也没那本事,那现在咋办?”

    “让老王来抬,不然出啥事,我一概不负责!”我直接将话挑明了,不想跟他们墨迹,因为我看到主家在旁边有些着急了,毕竟送葬是大事,出啥意外也不好。

    “呵呵!老王!”中年汉子冷笑一声,语气一转:“兄弟们!肯定是这小子搞的鬼,揍他!”说着,中年汉子没有多余的废话,朝那些假仙挥了挥手,就准备揍我!

    一见这情况,我也不慌忙,主家这么多亲戚在场,我不信他们会看着我被揍,不提这承接人的身份,单单我替他们找到那处墓穴,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

    事实正如我所料,假仙们刚将我围起来,李建民、李建国两兄弟就带十几个大汉走了过来,李建民说:“李哈子,今天是我爹的出殡的日子,你们最好不要瞎闹,不然休怪我李家三兄弟不顾同村人的情面。”

    “呵呵!”李哈子在我身上扫了一眼,冷声说:“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是吧!”

    说着,李哈子转身看向一名较瘦的中年人,说:“猴子,给我外甥打电话,就说他舅舅快被人揍死了,让他从派出所多带点人过来!”

    我听着这话没啥感觉,就感觉李哈子这人说话特不着边,可主家面色却是剧变,他先让李哈子等等,然后拉了拉我,说:“您能不能让他们将棺材抬走?李哈子外甥来了,这事就难办!”

    听着这话,我有些纳闷,就算派出所来人,也得讲理是不?就问主家为什么,主家说,李哈子的外甥叫郎高,年仅二十就是一所之长,后台很硬,李哈子敢这么嚣张,就是仗着郎高的势。

    说句心里话,我一平头老百姓,听着这话,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但是,考虑到死者是那种命,我绝不允许他们胡闹,就跟主家说:“让他来,我就不信这世界没王法了!”

    “这…这…,今天是我爹出殡的日子,这样一闹,要是我爹怪罪下来,我们一家子可就完蛋了!”主家说完这话都快哭了。

    我叹了一口气,心里颇无奈,端人饭碗受人所管,主家这样要求,我也不好坚持,只能实话实说,“你爹的八字有问题,这抬棺材不好抬!”

    “那咋办?总不能把棺材放在堂屋吧?”主家瞥了一眼李哈子,又在棺材上停留了一会儿,好像想起什么,语气带有几分哀求,“您接下这丧事,可不能半途而废。”

    “放心,我自有办法!前提是这群假仙得赶走,不然,很难办!”我也不是故意为难主家,而是这些假仙在这里,真的会碍手碍脚,指不定还会闹点幺蛾子出来。

    “好!”主家说这话,好像下了很大决心,当即,拉着他家另外两兄弟,直刷刷地朝李哈子跪了下去,说:“老李,我们同村这么多年,我李健当从来没求过你,今天是我爹出殡的日子,求你开恩,让老王他们来抬棺,你们的工资,我分文不少的给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村子多年来,从未请外人抬过棺材,你们这是破坏村子的规矩!”可能是看主家三兄弟跪在地面,李哈子的语气有些软。

    “我们家穷,请不起‘专业人士’办丧事,只能请陈八仙他们,还请你看在同村的份上,让我爹入土为安吧!”说着,主家三兄弟朝地面猛地磕头。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这就是农村人的无奈,当即走了过去,将主家三兄弟扶了起来,对着李哈子说:“棺材我没动手脚,你也无须叫郎高带人过来,倘若你们真的要抬,办法也有,但是出啥事,你们别怪我就行了。”

    说完,我盯着李哈子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你、们、真、的、要、抬?”

    听着这话,李哈子犹豫了,跟一众假仙商量了一会,然后说:“只要能抬得动棺材,我们就一定将棺材送到墓穴!”

    “希望你们不要后悔!”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几枚铜钱,用力朝棺材上空一撒。

    霎时,铜钱在上空形成一个八卦的模型,我一掌拍在棺材头部,嘴里怒道:“尘归尘、土归土,阳间不留阴间人!”

    随着话音落地,原本还有一丝月亮的影子,一下子就忽然不见了,紧接着就是雷声大作,下起了大雨,到处黑漆漆的,透着一股子诡异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