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二十八章 又见清道夫

第二十八章 又见清道夫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狼,我双手抱头蜷缩着身体,任他们的拳脚打在我身上,不是我不想反抗,而是反抗,只会招惹更多的拳头。

    “玛德,年纪轻轻不学好,来跟我们抢生意,下次再发生这种事,老子非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那道士一脚踹在我胸口,语气特别轻蔑,“滚出去!别TM在这指手画脚的,丧事怎么办,老子比你这抬棺匠懂得多。”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就看到身上不少煞泡都被他们弄破了,腐臭味极重,再加上李哈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两股腐臭味交集在一起,让整间堂屋内充斥着这股腐臭味,不少人已经开始呕吐,纷纷朝堂屋外跑去。

    就在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领头的那名道士一只脚刚迈出堂屋的门槛,另一只脚怎么提都提不动,剩下的那些道士也是,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定在那里。

    紧接着,那些道士双腿一软,齐刷刷的跪了下去,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我走过去拉他们,根本拉不动,喊他们也不应声,就是看着天空。

    一看这情况,我立即转身走到棺材前跪了下去,点燃三柱清香、一些黄纸,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头,说:“无意冒犯您,只想查清一些原因,希望您不要见怪!”

    说来也怪,原本堂屋内充斥着浓烈的腐臭味,话音刚落,那股腐臭味明显要稀了很多,更为奇怪的是,棺材内的响动声,居然变得更大了。

    我站起身,又朝棺材作了三个揖,拿起竹仗来到棺材尾部,用竹杖将死者身上的盖被,从棺材内撂了出去,就看到死者身上的寿衣已经不见了,全身的皮肤早已腐烂不堪,四肢上爬满了白绒绒的颗粒,有点像卵子,死者的肚子好似被什么利器割开一道口子,一条条血淋淋的肠子被拉扯出来,

    ‘啅、啅’声,愈来愈强烈,我本来想用手去挪开死者,这场面根本无法下手,只好用竹杖将死者的尸体往上撬了撬。

    我刚撬开一点缝隙,一条条拇指大小的清道夫,从死者身下蹦达出来,那些清道夫嘴角边还挂着点点血迹,显然他们刚才在吞噬尸体。

    “哪来的清道夫。”我暗叹一句,举起手中的竹杖就打了下去,这一棍子下去,更多的清道夫从棺材蹦达出来,粗略估算一下,得有好几百条。

    那些清道夫在棺材内蹦跶着,就是跳不出来,但是,让我更恐惧的事情发生了,死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清道夫啃噬个干干净净,就剩下一摞摞白骨。

    很快,棺材内独剩下半棺血液,那些清道夫在棺材内游来游去,好不自在,只是这一幕让我看的却是那么胆寒心战,就觉得脑子是懵的。

    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呼喊声,“来人啊!李哈子的尸体被吃了!”

    人在遇到极度恐惧的事情,只有两种东西能带来安全感,一是光,二是歇斯底的尖叫,不然很容易疯了,这一嗓子喊出后,我勉强能镇定下来,但是,颤抖的双腿却出卖了我内心的恐惧。

    待外面进来很多人时,那些清道夫已经开始啃噬棺材,他们问我,发生什么事,我颤着手,指向棺材说:“尸体已经被吃掉了!”

    他们朝棺材看了一眼,哇哇地吐了起来,李哈子媳妇哭着问我:“现在咋办?”

    “烧了!这些鱼会吃人!”我深呼几口气,缓缓地说:“找些干柴来,就在堂屋内连同棺材一起烧了,我相信李哈子在天之灵也希望我们这么做。”

    他们听我这么一说,找来好几捆干柴将棺材团团围住,点燃,由于棺材内血液过多,这些干柴根本不够用。后来,李哈子媳妇将全村备有的干柴全部借来,才将棺材烧得干干净净。

    这场大火烧了足足八个时辰,待火熄灭后,那些跪在门口的道士,方才回过神,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啥也没说,就是怨恨的看了我一眼,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丧事再较高低。”

    这梁子是结下来了,我也没办法,只好任由他们离开,就当今天被鬼揍了,倒是郭胖子看着我鼻青脸肿的,死活要去揍回来,被我拉了回来。

    随后,我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明天一大早带个骨灰盒来李村,替他舅舅装骨灰,他问我为什么,我将大致上的事情,跟他说了出来。

    他问我棺材内哪来的清道夫,没有水怎么存活下来的,我想了半天,说:“这种清道夫生命力跟繁殖力极强,只要有一点点尸水,它们就能存活下来,然后产卵,一代复一代,几天时间可以产好多子孙,至于清道夫怎么进得棺材,我还没弄明白!”

    听后,他那边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说了一句,“明天我带人来调查!”

    当天夜里,我没有回坳子村,而是带着郭胖子在李建民家里休息一夜,第二天一大清早,李建民推开门,哈哈大笑说:“陈八仙,我昨天晚上又梦到我爹了。”

    我从床上一骨碌爬起,在郭胖子身上掐了一把让他起床,就问李建民,“梦到什么了?”

    “我爹让我替他感谢你,他在阴间过的好,身边再也没有那些小鱼围着了,就是觉得胸口有点闷,还缺点什么,希望你帮忙解决,他才能去投胎。”李建民兴奋地说道。

    听着这话,我揉了揉太阳穴,将事情梳理一番,烧死那些清道夫,李建民就梦到他爹在阴间过得很好,也就是说,他爹的冤极有可能就是来自那些清道夫。

    想想也对,谁对啃食自己尸体的东西不恨?而那次我却放走那些东西,死者不恨我才怪。现在烧死一些清道夫,证明我当初不是有意放走那些东西,死者对我的恨意便消了,这不是说替他报仇了,而是一种心意。

    至于那些假仙,可能是堂屋吵闹那一幕让死者一并恨上了,毕竟他们的属相跟死者相冲,更容易惹恼死者,所以,他们身上的煞泡才会比我更严重,以至于李哈子丧命。

    而死者说心口不舒服不能投胎,或许就是指放清道夫的凶手吧!

    可清道夫又是谁放入棺材的?难道,李建民他爹跟李哈子有共同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