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三十三章 俩极品

第三十三章 俩极品



    “怎样?八仙小子,敢不敢答应我的要求。”老板一脸贼笑,“若是嫌弃钱少,我给你在后面加个0,额外给你三万,我这辈子什么都缺,就不缺钱。”

    玛德,他后面这话深深地刺激我,我什么都不缺,就特么缺钱,我有点心动了,但考虑到那平碑的重量,摇了摇头,说:“抬不动!”

    “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抬动了呢?”说着,老板掏出三扎崭新的毛爷爷在我面前扬了扬,“三万,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你只需要八个人将这块墓碑入蹲,这些钱就是你的。”

    看着毛爷爷那慈祥的面孔,我真的想一把夺过来,活了十八年压根就没见过这么多钱,那种感觉,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村东头的大广播,太稀罕了!

    “抬不动,我还是买外面的普通墓碑算了。”这种想法在心里想想就好了,不是我的东西,强求不来。

    “我说你小子,咋那么没出息?”老板叹出一口气,说:“一块重点的墓碑就将你吓到了,以后怎么抬棺材?”

    我看了老板一眼,他这话有些道理,就问:“那块玲珑血碑有多重?”

    “有缘人来抬这玲珑血碑也就是一百来斤,无缘人来抬这玲珑血碑大概有一千八百斤重。”老板摸了摸玲珑血碑,眼神中有一丝伤感,让我看得很诧异。

    “行,明天早上我来取碑!”不知是脑抽了还是怎么回事,看着老板那眼神,我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下来了,将李哈子的生辰八字以及他后人的名字递给老板。

    “好小子,只要你将它入蹲,你的人生会因此发生改变。”老板赞叹一句,朝外罢了罢手,意思很明显,赶客。

    从墓碑店出来后,也不知道咋回事,我浑身都是汗,我怕汗水沾到煞泡,掀了掀衣服看看煞泡的情况,心中舒出一口气,这些煞泡已经变得很小,里面那黑麻麻的污水,淡了好多。

    随后,我给老王打了一个电话,问他知不知道墓碑店老板,他在电话那边愣了一会儿,说:“那人是一个活神仙,千万不要得罪他。”

    我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把电话挂断了,不想跟老王提抬玲珑血碑的事,怕他担心,便一个人在镇子上转了一下,买了一些艾草,打算晚上用艾草洗澡。

    买好艾草,就来到跟郭胖子约定好的旅社,那间旅社很好找,是我们镇子唯一一家旅社,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找到那家旅社,还没进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是郭胖子的声音。

    “玛德,你个瘦猴,老子先订的房间,你凭什么抢我的。”

    “死肥猪,老子钱多,这房间自然是我的。”

    “草,老子一屁股坐死你个瘦猴。”

    “来啊,来啊,老子就站在这让你坐。”

    “行,你站那别动,让你尝尝千斤压顶的感觉。”

    我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郭胖子将裤腿倦了起来,正准备朝对面那年轻人冲过去。

    这年轻人,很瘦,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不足为过,一头金黄色的头发特别耀眼,左耳打了一个耳垂,上面吊着一颗价钱不菲的钻石,面色较为清秀,身上一套五颜六色的乞丐装。

    擦,钻石掉耳朵上,真TM是人才,我叫住郭胖子,问:“怎么回事?”

    “九哥,你来了啊,这家伙抢我们的房间。”郭胖子走到我身旁,伸手指向那年轻人。

    “具体怎么回事?”我问郭胖子。

    他说:“我在银行取完钱,就给这家旅社打电话订了一个房间,然后在网吧聊了一会儿QQ,来到这旅社的时候,这瘦猴用双倍价钱把我们订的房间抢了过去。”

    “死肥猪,你骂谁瘦猴?”那年轻人冲上来就准备动手。

    郭胖子一听,“来啊,看老子揍你丫个万紫千红不?”

    “行了,别吵了,找老板说理去!”我拉开即将打起来的两人,朝旅社前台走去,问:“老板,开店得讲诚信吧!都是一个镇子的人,你这样做生意以后谁敢上门?难道我订了房间,睡到半夜,有人出双倍价钱,你也要将我们叫起来?”

    那年轻人把目光看向我,说:“你这人咋说话?老板开旅社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赚钱,你这样说,就是断老板的财路,有你这么做人的么?”

    说完,那年轻人朝老板看去,说:“老板,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老板连忙点了点头。

    “草,你说什么,欠揍是不是,信不信老子砸了你这家旅社。”郭胖子听着这话,擂起拳头就朝老板砸了过去。

    “几位小兄弟,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话,就一句!”老板将身子退了退,避开郭胖子的拳头。

    “说!”

    “说!”

    郭胖子跟那年轻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我站在一旁有些愣了,这俩极品上辈子绝对是一对离异的夫妻,这辈子找彼此报仇来了。

    “我这旅社还有很多房间,你们没有必要争吵。”老板一脸哭相。

    “草,不早说!”

    “草,不早说!”

    两人的声音又同时响起,其默契程度,当真让人咋舌。

    “两位爷,你们一来就开骂了,哪有给我机会开口啊!”老板快哭了。

    闹了半天,原来是个误会,我向老板说了一声抱歉,掏出身份证让他开一间最便宜的房间。

    老板说好,接过我的身份证,在本子上记下我的身份证号码以及名字,我眼尖的发现,我名字上面那个名字,心中一愣,擦,不会这么巧吧,怎么是这家伙。

    我抬头朝那年轻人看去,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看了老半天,不像缺钱的人吖,光他耳朵上那一坨钻石,普通家庭一辈子都买不起啊!

    “小子,看什么,老子是直男,对你没xing趣!”那年轻人语气很冲。

    “我看你哪里直了,根本就是一弯男。”郭胖子在一旁嘀咕道。

    “草,死肥猪你说什么?”那年轻人一听这话又火了。

    眼瞧两个人又要掐起来了,我连忙拉开俩人,看向那年轻人,问:“你叫陈天男?去李村抬墓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