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四十一章 水下求生

第四十一章 水下求生



    岸上那些八仙,愣了一会儿后,回过神来,捡起石头就往池塘里面砸,口中齐声大骂,“大家快拿火把烧水鬼!”

    还真别说,八仙们这一嗓子,背后那股风真的就慢了下来,但,还是徐徐地向我们这个方向袭来。

    这时,郭胖子坼了一根龙架,向我们伸了过来,我抬眼一看,龙架距离我们约摸还有两米的距离,我双腿在水下面猛地蹬了几下。

    带着一个人,我整个身子格外重,才瞪几下,双腿就有一些疲劳无力,好在距离近了不少,我又奋力蹬了几下,“天男,快点抓住龙架,我快没力气了。”

    “那你怎么办?”陈天男瞥了一眼身后那股风,说:“那股风马上就到了,我们一起抓着龙架上岸啊!。”

    “别废话!这样只会害了两个人!”我冲陈天男吼了一句,一把将他提起一点,拿起他的手放在龙架上,说:“抓紧,郭胖子快点拉!”

    “九哥,你也抓着啊!”郭胖子在岸上急喊,

    “郭胖子,卧槽尼玛,快点拉啊!”我朝郭胖子大声骂道,“你再犹豫就会害死天男!快点啊!”

    我心急如焚,因为我感觉到那股风就在我身后,片刻时间就能到了,再犹豫下去,陈天男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在农村长大的人都知道,水面无缘无故掀起一股风,那就是水鬼要来的前奏,水鬼这种东西,有人说是水猴,也有人说是落乡鬼,具体是什么东西,谁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就知道遇到这种东西,十之八九会丧命。

    我懂水性或许能跟水鬼纠缠一会儿,陈天男完全不通水性,再留在水里,必死无疑,我绝对不允许跟我抬墓碑的人出现任何意外。

    “郭胖子,你TM还楞个P啊,拉啊!”郭胖子愣在那,死活不肯拉,我知道他在担心我,但是,眼前这种情况,救一个算一个。

    我又骂了几句,最后,郭胖子一咬牙,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九哥,你坚持住啊!我马上过来救你。”说着,他奋力把龙架往岸上拉,一旁的八仙们也一拥而上加入拉龙架。

    看到陈天男被他们拉走,我心里一松,双脚的疲惫感越来越重,本来还能坚持一会儿,可先前被那水蛇咬了一口,伤口阴阴有些作痛,根本使不上力气。

    忽然,我浑身一凉,感觉身体四周被一股风给包起来,拉着我向池塘中间的位置移去,我双手拼命的向岸边滑去,就在这时候,那股风消失了,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双腿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我双腿。

    我细心感受一下,那东西特别冰冷,就好似冰窟的硬冰,再细心感受一下,这哪是东西,分明是人的手,五指轮廓非常清晰。

    顿时,我浑身打了一个冷灵,鸡皮疙瘩冒了出来,恐惧地气氛瞬间从毛孔钻入我的皮肤,紧接着充斥我全身的每个细胞,深入心灵最深处,我怕了,真的怕了。

    可那双手丝毫没有因为我害怕就放过我,而是越抓越紧,我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双手的指甲扣入我的皮肤,拼命往水下拉。

    怎么办,怎么办?

    我双手拼命的向上爬,可我的这点力气,在那双手的力气特别大,大到我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只能任凭那双手把我的身子往水下拉。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我已经呛了好几口水,水面先是盖住我的嘴,慢慢地掩过鼻子,让我无法呼吸,最后那双手猛地一用力,我的整个身子都被拉到水下,唯有一双手在水面挥舞着。

    我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是谁的手在拉我,却发现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耳边‘哗啦哗啦’如涌潮般的声音。

    我想大声呼救,可水声湮没我的声音,脚下拼命踹那双手,每踹一下只能踹到自己的脚,根本就没有手,但,那双手的存在,我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

    霎时,如潮般的水流向我鼻子、嘴巴、眼睛、耳朵涌来,我呼吸越来越慢,身子变得越来越冷,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心里害怕极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手脚乱踹,拼命的挣扎,只想在水里多活几分钟,哪怕是一分钟,我也不想放弃。

    这时,一道非常细微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听到水面有惊天的呐喊声以及响彻天地的铜锣声,其中有一道声音特别大,是郭胖子的声音,“快点喊啊,快点扔啊!快点敲啊!”

    忽然,我感觉水的味道有点变味了,有股淡淡的尿臊味,我来不及想更多的事,就觉得脚下的拉扯力越来越少。

    一见这情况,强烈的求生欲望,让我浑身有了一丝力气,我双手拼命往上爬,脚下拼命蹬,渐渐地,四周的水变得有些暖了,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手脚并用,身体上浮的速度越来越快。

    “扑腾”一声,我终于浮出水面,猛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眼睛一睁开,就望见火红的太阳和蔚蓝的天空。

    “九哥,你终于浮出来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郭胖子和陈天男哭泣的声音。

    寻声望去,就看到岸边站了不少人,郭胖子、陈天男、高佬以及那四名八仙,让我没想到的是,李建民跟他大哥李健当也在,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放了好几桶尿液、火把、铜锣、石头。

    他们看到我后,脸上都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我想向他们游过去,可,四肢的力量在水下面已经用尽了,身体越来越重,向水下沉了下去。

    “九哥,你不能丢下我啊!”郭胖子尖叫一声,‘噗通’一声就跳了下来,片刻时间,我就感到一个硕大的身体拉住我的脖子,向岸边游去。

    上了岸后,我猛地吐出几口水,身子渐渐暖了回来,四肢的力量也在逐渐恢复,只是不到半个小时,我的身体基本适应了,最后,李建民从家里端来一碗姜汤,我算是彻底恢复过来,咋一看,跟落水前没啥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