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四十四章 立血碑 下

第四十四章 立血碑 下



    我们一行人在那座小山丘挖了不少石沙子,挑过去倒在墓井,用铁锹将石沙子拍严实,用力晃了晃玲珑血碑,纹丝不动,很牢固。

    随后,我找了一块还算平坦的石块放在墓碑前面做祭石,杀一只鸡公,将鸡血淋在祭石跟玲珑血碑周围。

    做完这一切,我点燃三柱清香、一对蜡烛、黄纸以及下葬时留下的哭丧棒,烧在墓碑前,清了清嗓子,口中朗朗有声地念了一段‘落碑咒’。

    ‘落碑咒’全文七百来字,按照平常的朗诵速度大概十来分钟就能念完,而立血碑对‘落碑咒’朗诵的速度有严格的要求,必须一字一字的念,而且字与字之间又需要隔断一些时间。

    念完‘落碑咒’的时候,我已经是口舌干燥,猛地灌了几口水后,点燃三柱清香朝墓碑拜了三次,拉长嗓门喊道:“李哈子众家属下跪,奉香!”

    他们一听我的话,拿着三柱清香就跪了下去,也不敢抬头,等着我叫名,这是立血碑很重要的环节,外行人戏称这个环节为,‘讨血钱’。

    ‘讨血钱’是实至名归的讨血钱,死者的亲属每奉一次清香,就要送上一个红包,而我则需要用针刺破食指,挤一滴血液涂在碑头,挤不出血的时候,又需要用针再刺一次,有些死者亲属多,食指往往要扎破好几次。

    好在李哈子的亲属并不是很多,只是用了半个小时不到,便完成这个仪式,接下来,就差最后一道仪式‘锁碑’。

    这‘锁碑’类似于丧事上的开路,无论是形式,经文都是大同小异,由八仙拿着一对蜡烛在前头领路,死者的亲属拿着三柱清香跟在后面,围着坟头转足九九八十一圈。(注:领路的八仙以及死者的亲属需要脱掉鞋子、袜子,光着脚丫接地气,能让死者更好的庇佑后人。)

    我按照仪式点燃一对蜡烛,脱掉鞋子、袜子,光着脚丫踩在地面,因为大热天的原因,地面特别烫,一脚下去,立马缩了回去,最后没办法,只能找来一些水洒在地面。

    整个仪式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一帆风顺的,若是非要说点意外的话,那就是大家的脚板都起了水泡,踩在地面贼啦痛,这也没办法,天气就是这样。

    转完八十一圈后,天边已经泛黑,一旁的八仙们找来一些火把,将坟场照明,我们把剩余的蜡烛跟清香插在坟头,也不知道咋回事,刚把手中的蜡烛插在坟头,坟头就传来一种非常凉爽的感觉,紧接着,周围的气温也随之变得凉爽起来,就连刚堆好的坟头竟然长出一些草芽,当真算的上一桩奇观。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伸手指着那些刚冒头的草芽,激动的说:“草,草,草,长草了。”

    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按道理来讲,刚堆好的坟头,想要长草最起码得半年,可现在,才下葬就冒出草芽了,太奇怪了吧,便伸手拨了一根,定晴瞧去,米粒大小,刚冒出的芽头泛着一丝金色。

    “这是什么东西?”郭胖子凑了过去,站在一旁兴奋地问我。

    “好像是金叶草!”我愣了愣不确定的说,金叶草这种东西很少长在坟头,一些富贵人家都是先在室内培植出来,然后移到祖先的坟墓,图个吉利。

    话音还没落地,李哈子的媳妇拉着小男孩一把跪在我面前,说:“恩人啊!先前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您切莫跟我这农村妇女计较啊!”

    说着,就往地面猛地磕头,任我们怎么拉扯就是不起身,将头皮磕破后,我们好几个八仙才将那娘俩拉起来。

    郭胖子问我,那娘俩怎么那么激动,我还没开口,高佬在郭胖子肩膀拍了一下,笑了笑说:“这金叶草长在坟头上,可是大吉,象征着大富大贵,而李哈子的坟头才刚立,这金叶草就迫不及待的冒了出来,她娘俩能不激动吗?”

    “为什么会这样?”陈天男在旁边插了一句。

    “这块坟场的风水并不是特别好,多年以来也埋了不少人,从未出现过这种现象,现在只有一个解释。”高佬朝玲珑血碑瞥了一眼,说:“可能是那块墓碑起了作用。”

    “靠,赶紧挖出来,立我家祖先坟头去,以后老子就发达了,带你们装bi带你们飞,绝对不把你们丢进垃圾堆。”郭胖子听着这话,尖叫一声,手舞足蹈的喊了起来。

    顿时,李哈子一众亲属用杀气腾腾的目光盯着郭胖子,吓得他一个激灵,连退几步,支吾道:“我…我,开玩笑的。”

    我一脚踹在郭胖子屁股上,骂道:“你吖能管住那张破嘴不。”

    骂完,我朝李哈子的媳妇歉意的笑了笑,说:“别听我朋友瞎说,一块上好的墓碑一旦入蹲,其气场就将坟墓包了起来,就算挖走,也只是挖走一块石头,对坟墓没什么影响。”

    说完这番话,他们的脸色才缓了下来,不过,看向郭胖子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敌意,这也不能怪他们,大富大贵的机会就在眼前,谁会允许别人搞破坏?

    反倒是郎高,一直波澜不惊的站在那,微微皱着眉头,啥话也没说,好像眼前这一切跟他没关系一般。

    一看这情况,我就知道他在烦恼什么,走他身边,轻声叫了一声郎所长。

    他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本来担心舅舅死后,她娘俩以后怎么办,现在舅舅坟头长了金叶草,想必她娘俩的生活应该有所好转,我欠你一个人情。”

    我笑了笑,说:“这是你舅舅在天之灵,跟我没啥关系,我顶多就是把墓碑抬到坟场入蹲罢了。”

    “呵呵!”他笑了一声,说:“话是这样说没错,可墓碑始终是你找来的,我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小人呐!”

    他这话的意思我明白,他指的是堂屋打人那事,我正准备开口说话,郎高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静静地听了一会儿,脸色剧变,惊呼道:“怎么是他?这不符合逻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