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四十八章 刘凯

第四十八章 刘凯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脑袋有些疼痛,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身上的鲜血已经被收拾干净,手背上还打着点滴,我站起身,看了看周围,房内没人,顺势把手背的针头给拔掉,拉开病房的门,门口站着很多人,我一眼就看见老王、郎高以及郭胖子的父母,他们看见我的时候,都愣住了。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走到急救室的边上,看着门头上的急救灯还在闪烁,双腿一软坐在地面,
  
      这时,老王走了过来将我扶起,说:“九伢子,这事不怪你,是刘凯那王ba太混蛋了,仗着水云真人是他姐夫,这些年把八仙这行搞的乱得死,见人不顺眼就打,有不少八仙受了他的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特别特别委屈,眼泪顺着眼角就滑落下来,脑海中全是郭胖子浑身是血的跟我说,‘九哥,我也是八仙,这次没给你丢脸,替你揍了那杀比。’
  
      ‘九哥,我会在天上保佑你跟天哥。’
  
      ‘九哥,咱们八仙不求人。’
  
      ‘九哥,你是我一辈子的九哥。’
  
      我心如刀绞,挣脱掉老王的手臂,就往医院外冲去,准备替郭胖子报仇。
  
      “小九,这事叔叔不怪你,小胖子已经是成年人,他选择跟你一起当八仙,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他的命。”郭胖子的父亲一手搭在我肩膀上。
  
      “叔叔!”我跪了下去,哭着说:“都是我害的,是我揍了那八仙,让郭胖子受到连累。”
  
      “忍着,大老爷们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小胖子交给你。”郭胖子的父亲将我拉起,使劲的拍了拍我肩头。
  
      “我们的公安人员已经去缉拿刘凯那伙人,你私自去寻仇就触犯了法律,等待你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郎高在一旁沉着脸对我说,“你身上的伤也不少,好好去养伤吧!”
  
      “是啊,小九,医生说不是你护着小胖子的头,他现在已经死了,说起来叔叔还要谢谢你。”郭胖子的父亲在一旁安慰道。
  
      听着他们的话,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双眼无神的看着门头上的急救灯,在漫长的等待中过去了五六个小时,郭胖子被推了出来,他浑身上下几乎全部用纱布包裹着。
  
      看到郭胖子这个样子的时候,顿时之间我又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我正准备开口说话,护士对我罢了罢手,说:“病人暂时脱离危险期,不要打扰他休息。”说着,就把郭胖子推倒高护病房,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听着这话,我们众人都松出一口气,虽然只是暂时脱离危险期,但比刚才那忐忑不安的等待要强上数万倍,没过多久,郭胖子的父亲皱着眉头跟郎高离开,郭胖子的母亲守在病房外面,我被老王扶回房间。
  
      在房间内,我问了老王一些关于刘凯的事,他告诉我,那刘凯是另一伙八仙的头子,跟老王不对头,以前因为抬棺材的事没少闹矛盾,好在老王长相有点吓人,勉勉强强能镇住他们,但,在他们手头上没少吃亏。
  
      刘凯敢这么嚣张,唯一的凭仗他那姐夫,水云真人,值得一提的是,水云真人就是那天在堂屋揍我的那道士,据说他在道士圈内人缘不错,我们镇子附近百八十里一旦有丧事,他都会去,这些年捞了不少钱,就养了一伙打手,准备将附近的丧事垄断下来。
  
      说到这里,老王非常气愤,一掌拍在床头旁边的柜子,怒道:“越来越不像话了,现在各行各业都出现垄断,没想到丧事这一块竟然也会出现垄断这种事,若是我们这伙八仙答应加入他们,以后的丧事要多少钱都是他们说了算,太气人了,一心只想着主家口袋的钞票,一点也不尊重风俗礼仪。”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事情的缘由,敢情我跟郭胖子这一顿不是白挨,而是触及到他们的利益,我就问老王,“咱们这一伙有多少愿意跟他们对着干?”
  
      “八仙有六个,中立的有两三个,他们那一伙有十来个,道士只有一个保持中立,但,平常也是偏向刘凯那一伙人,毕竟这社会很现实,什么都是钱说了算。
  
      ”老王挨着我坐了下来,给我递了一根烟,歉意的说:“我们当初看你会六丁六甲的葬经,就打算推你出来做头子,跟他们争一争,没想到第一桩丧事就闹出这么多事。”
  
      他停了一会儿,朝我笑了笑,说:“不过,因为这次的丧事,你在咱们坳子村附近名声可是大振,大家都知道我们坳子村出了一个陈八仙,年纪轻轻丧事办的好,棺材抬得好,懂得又多,办事负责,人长的有些小帅,都说以后有啥丧事都找你,现在你都成了咱们坳子村的妇女之友,刘寡妇去你家找你好几次了。”
  
      忽然,老王大笑起来,“哈哈哈,刘寡妇去你家找你,把你父亲那个起啊,吹胡子瞪眼的,拿着扫帚骂骂咧的赶了出去,想起这个就忍不住笑了,哈哈哈!”
  
      一想到刘寡妇那尊容,我心里有股想吐的感觉,也没顾及老王在身旁,‘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惹得老王在一旁大笑不已。
  
      随后,我又问了老王我父母的情况,他说,我父亲听到我不用蹲号子,高兴得很,给老王送了一瓶白酒算是感谢,不过,老王并没有把我挨揍的事情告诉父亲,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们随意的又聊了一会儿,我让老王替我去趟墓碑店找那老板拿三万块钱,欠着八仙的工资,心里总是不舒服,老王点了点头也没说啥,就去了。
  
      我在病床上躺了一会儿功夫,老王就回来了,他笑眯眯地坐在我旁边,从兜里掏出三万块放在我手里,说:“九伢子啊,没想到啊,你竟然跟那活神仙搭上关系了,以后咱们底气更足了。”
  
      我跟老王打交道一段时间,知道他很少夸人,对我的评价也只是一句不错,那老板竟然让他夸成活神仙,就问他:“那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老王神秘的笑了笑,说:“这人来咱们镇子也就一年的时间吧,我在他店子买过墓碑,有幸跟他喝了几杯茶,在他口中我知道他是河北保定曲阳县人士,叫蒋天生,师承黄石公一脉,精通石雕、书法、风水,本来他在咱们镇上也没啥名气,今年刚开春的时候,北京下来一个高官找他打一块墓碑,被拒绝了,从那后,他才被我们大家熟悉,镇子上很多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就是水云真人看见他,也要弯着腰喊声蒋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