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五十章 蛊师 上

第五十章 蛊师 上



    “你真不知道?”张媛媛愣了愣,在我身上打量一眼,眼神变得特别怪异。

    “大姐,我真不知道。”我醉了,咋女人都这么不可理喻。

    她正准备开口,看那架势是打算再问,我快哭了,“大姐,我是真的真的不知道。”

    “好吧,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张媛媛歉意的笑了笑,给我将情况介绍了一番。

    她告诉我,对面病房的‘病人’叫王洁,大一在校学生,跟普普通通的学生没啥两样,可有一点非常奇怪,简直是世间罕见,没有脉搏、没有心跳,却能开口说话,吃东西,就是四肢动不了。

    “我靠,不是吧!没有脉搏没有心跳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听完后,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特么太奇怪了,何止世间罕见,简直是天下少有的奇闻异事。

    她瞪了我一眼,说:“以医院的角度来说,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往往是以心跳是否跳动为基本,可那女生不但没死,反而活得特别好,我们院里好多医生看过了,都说那女生是死人。”

    “那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间医院?”我问。

    “这是半个月前的事了,那女生在学校上体育课,好像是运动过度,忽然昏迷,然后四肢就动不了,她父母带她在走遍城里大医院走,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说那女生是死人。最后钱花的差不多了就把她接回乡下,但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家里死去吧?就把她送到我们医院来了,算是等死吧!”说着,张媛媛朝那间病房看了一眼,说:“一听说我们医院有这样的人,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慕名而来,最后医院没办法了,就禁止这些人白天进来,只有晚上八点到九点这段时间才能进来。”

    我顺着她的眼光朝那间病房看了看,门口堵得严严实实都想往里面挤,看不到病房内是什么情况,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8点过7分,难怪先前怎么没有这么多人,我指了指那些和尚、道士,问她:“这些和尚、道士又是怎么回事?”

    “唉!”张媛媛叹了一口气,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她父母见医生没办法治疗,就请了一些道士、和尚来看看,符水喝了不少,法事做了不少,没一点起色,都说那女生没有生命线,应该一出生就死了,也不知道咋回事,活到现在了,若不是看着她父母可怜,医院是不允许这些和尚、道士进来,也不会让很多人趁机混进来把医院吵得像菜市场一样。”

    “是不是鬼上身啊?”我弱弱得问了一句,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在医院说鬼,这不是找骂么。

    果然,她脸色一板,皱着眉头,说:“你这人脑子进水了吧!都21世纪了哪来的鬼,少在这里造谣,就算这世间有鬼,镇上最厉害的神棍水云真人都来看过了,说那女生阳气盛,不可能是鬼上身。”

    这就奇怪了,从医学上来说,那女生是死人,从玄学上来说,那女生阳气盛不可能是鬼上身,那现在这种情况又怎么解释?

    “谢谢啊!”我朝她道了一声谢,就往那间病房内挤出,打算见见那女生长长见识,毕竟这种没有生命线、没有心跳、没有脉搏却能活着的人,太少太少了,几乎就是医学、玄学的奇迹。

    都说人倒霉,喝凉水也能塞牙,我特么才挤进去一点点,就跟那泼辣美女乔伊丝挤到一块了,也不知后面哪个缺德鬼,用力推了我一把,我手就那么随意摆了一下,不偏不倚正拍在她屁股上。

    “非礼啦!”乔伊丝尖叫着一声,转身看到我站在那,啥话也没说,抬脚就朝我裤裆踹来。

    “擦,好狠毒的女人!”我猛地朝后退,人太多根本退不动,好在退了那么一点点,她一脚落在我大腿上,特别疼,这女的好像会武功,脚下劲道很大。

    玛德,我好像遇到克星了,她一脚不中,第二脚又来了,这下,我有些慌了,真让她踹中,我这辈子算是废了。

    “丝丝,别闹了,我在旁边看得很清楚,那人不是故意的。”不远处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对我来说,这声音宛如天籁一般,我发誓,这辈子从来没觉得一个苍老的声音有这么好听。

    我转过身一看,说话之人是先前站在乔伊丝旁边的那位老奶奶,看着她那满脸的褶子,觉得格外亲切。

    “那也不行,他摸了我屁股就要废了他!”乔伊丝面色一沉,从腰间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竹筒,看成色有些年头,她伸手进去捣鼓一会儿,从里面掏出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点像蜈蚣,但,绝对不是蜈蚣,它身体的长度只有2公分左右,前头一对触角特别大,几乎比整个身子还要长一些。

    “天呐,钱串子,这女人是蛊师,大家快逃,她身上有蛊毒。”我旁边一中年道士看见那女人手上的东西,脸色变得煞白,连忙往医院往逃去。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跟风成习,一听那中年道士的话,也不管钱串子是什么东西,跟着逃就是对的。

    只是一会儿功夫,先前还门庭若市的病房门口,就剩下我跟乔伊丝对视着,本来我也想逃的,看到那女人狠毒的眼神,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天知道这女人会不会趁我逃跑的时候,将那东西扔在我身上,不逃,或许还有一丝机会,毕竟跟她一起的那位老奶奶的态度还是很‘友善’。

    “自毁双手,还是让钱串子啮你的身体。”她脸色特别沉,声音更是冰冷的没一丝感情在里面,听着这话我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女人不好惹。

    “大姐,我只是想挤进病房看看那女生,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你可以问问那位老奶奶,她可以替我作证。”我把希望寄托在那老人身上。

    “无论你有意还是无意,摸了我屁股就要付出代价!”她冷冰冰的说,与先前的泼辣相比,现在的她让我有些胆怯,当然,多半的原因还是她手中的钱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