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五十一章 蛊师 下

第五十一章 蛊师 下



    作为湖南人,我自然知道我们湖南比较出名的三样东西,一为凤凰古城、二为湘西赶尸、三为巫蛊,所以,对于巫蛊我也略懂得一些。

    乔伊丝手中的钱串子是蛊的一种,又称草鞋底,属于百足虫,跟蜈蚣有些相似,但是,其毒性却比蜈蚣更甚,在巫蛊中能排上号。

    说到这里,有些话真的要说说,其实蛊没有小说中写的那么神奇,像什么飞天蛊、烙蛊、等等都是杜撰出来的,写的多了,信的人自然也多,以讹传讹,以至于谈蛊色变,真正的巫蛊虽然有些恐怖,但绝对不是小说中形容的那般。

    还有有些小说中说,蛊师在苗疆一片地位多么崇高,那完全是忽悠人,真正的蛊师,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其一生的命运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活着就是一种悲哀’。

    就拿一个妙龄少女来说,倘若她要出嫁,就必须接受男方的‘查家’,从祖上五代开始查起,但凡有‘蛊师’的影子,这桩婚姻百分之百就是没戏,这女人终生被钉上‘蛊师’的名头。为啥?一个随时可以下蛊的女人,就好比一颗定时炸弹,试问,你会娶一个定时炸弹吗?

    一旦被钉上‘蛊师’的名头,人人避而远之,随之就是风言风语四起,俗话说,‘洗脚水毒人不死,恼人心’,这些风言风语对一名蛊师造成的伤害,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最终,这些蛊师为了让蛊遗传下去,都会嫁给一些缺胳膊少腿、或智商有些问题的男人。

    多数蛊师喜欢把自己弄的不人不鬼,为的就是让别人敬畏,从而不敢说一些风言风语,其一生的婚姻、生活、亲情,都是非常悲催,或许,只有女性才能理解这三样东西的重要。

    言归正传,我开始以为她只是拿蛊吓吓我,可是看着她的表情跟声调,一点不像开玩笑,我身子往后慢慢得移了几步。

    “再动,我就出手了!”乔伊丝冷冰冰地说。

    “丝丝,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咱们是来救人的。”那位老奶奶走到旁边,身高大概只到我的腰间,她语气中充满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意思。

    “奶奶,你怎么帮着外人来欺负丝丝啊!”乔伊丝娇羞一声,那表情十足的小女人,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这变脸也太快了吧。

    那老奶奶皱了皱眉头,走到乔伊丝身旁,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话,我就看到乔伊丝脸上一片绯红,真特么曰了狗了,那么泼辣的女人竟然会脸红。

    她扭过头,向我招了招手,说:“过来。”,我真不想过去,但,看到她扬了扬手中的钱串子,只好颤颤巍巍得走了过去,问了一句什么事。

    “撅起屁股,让我踹一脚,就不计较你摸我那里的事了。”说到那里的时候,她脸又红了。

    我擦,刚才还口口声声摸屁股的,一下子就变得文明起来,那老奶奶到底对她说了啥?怎么变化会这么大?

    作为一个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人踹屁股,可能吗?这显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就跟她说:“咱们到病房里去踹行不?”

    三分钟后,我一手叉着腰,一手揉着被踹红的屁股,弯着腰走出自己的病房,心中将那女人从祖上十八代骂到玄孙那一辈,特么的,太狠毒了。

    “有意见?”她在我身后,得意的笑了笑。

    我脑袋像拨浪鼓一样的摇了摇头,连忙说:“没意见,没意见!”说完这话,我特么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光,太没出息了。

    随后,那老奶奶告诉我,她们来自湘西凤凰古城,是巫蛊世家的传人,她是当代巫蛊的顺位人,说通俗点就是类似一个宗教的掌门,乔伊丝是她孙女,在巫蛊界人称凤凰公主,而那老奶奶在巫蛊界是赫赫有名,外号叫乔婆婆。

    她们路过我们镇子,听说一个没有生命线、心跳、脉搏的人活了下来,她们觉得跟蛊有关,便打算来瞧瞧,顺便治人。

    听完这话,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乔婆婆,只听说巫蛊害人,很少听到巫蛊还能治人,我就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乔婆婆笑了笑,说:“你会如此想,一点也不奇怪,我们蛊师一直对外人误解,早已习以为常了。”

    她没有过多的解释,我也没有深问下去,毕竟,每一行或多或少有些不能对外人说的。

    随后,我们一行三人向对面那间病房走去,进去一看,一张简单的病床上躺着一名女生,相貌清清秀秀的,脸色有些苍白,表情呆滞,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见到我们也没有任何表情,好似已经将生死看淡。

    她旁边坐着一名中年妇女,皮肤黝黑,想必是长年的农活将皮肤晒黑。

    见我们进去以后,中年妇女在我们身上打量了一眼,微微一愣,“你们是来救治我女儿的?”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乔伊丝抢先说:“对啊,我跟奶奶是来救治那位姐姐,我旁边这人是进来吃闲饭的。”

    一听这话,我也懒得跟她计较,这倒不是我心眼大,而是我觉得她说的挺对,我进来就是想看看那女生咋活下来的,跟吃闲饭的没啥差别。

    那中年妇女在我身上瞧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把乔婆婆她们请了进去,对着乔婆婆说,“您老人家帮我看看,我闺女还有得治吗?”

    乔婆婆朝床上瞥了一眼,伸手在床上那女生的鼻子探了探,然后把手放在那女生胸口的位置,放了一会儿后,又拿起那女生的脉搏号了号,眉头紧锁,轻声说:“怪哉,怪哉,老身一辈子也没见过这种人。”

    “有呼吸没?”我在一旁问了一句。

    乔婆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就让乔伊丝帮忙将那女生的身子翻了过去,她伸手压在女生的脖子,手掌慢慢往下移,一直到臀部的时候,方才停了下来。

    “奶奶,是不是中蛊了?”乔伊丝将女生的扶正,整个过程小心翼翼,生怕弄疼那女生。

    乔婆婆摇了摇头,面色沉重地说:“刚才探了她整条脊椎骨,并无蛊的气息,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