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五十二章 夜半惊魂

第五十二章 夜半惊魂



    “奶奶,她好可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您再另外想想办法嘛!”乔伊丝撒娇道。

    “这女生不是中蛊,我没得办法。”乔婆婆瞪了乔伊丝一眼,有些生气,拉着她的手就往门外走,“我们走!”

    “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救她!”乔伊丝双眼有些忧伤的看着床上那女生,语气中有股叫坚毅的东西。

    “她是个活死人,你留下也救不了她,反倒会连累你自己,赶紧跟我走。”

    祖孙俩在病房内争吵了几句,火药味越来越重,看的我一愣一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脸了,我就轻声问那乔婆婆,“您老怎么?”

    “年轻人,这女生是个不祥之人,老身奉劝你早点离开!”乔婆婆拉着乔伊丝往门外走去,转过身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祥之人?”我愣了一下,再次抬头就发现乔婆婆她们已经走了,门外传来乔伊丝‘我不走、我不走’的声音。

    那中年妇女见乔婆婆她们走后,神色有些疲惫,没有理会我,走到那女生身旁,坐了下去,拿起女生的手往自己脸上蹭去,嘴里喃喃地说:“闺女啊,如果你死了,为娘一个人也不会独活。”

    “妈…,我…我…不会死,我…我…我,要陪你到老。”床上那女生的声音特别虚弱,说完这句话,好似使尽了全身的气力,她想起身,但,四肢好似被钉在床上,根本动不了,额头上豆大的汗滴冒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对母女,我动了恻隐之心,走上前,轻声说:“伯母,如果不嫌弃小子年轻,我可以替你这位王洁姐姐看看。”

    “你?”她疑惑的看向我,“这么年轻不好好念书,跑医院来干吗?”

    我指了指对面的病房,说:“我住在您对面,学了一点点偏门的东西,或许能看出来一二。”

    “算了吧!看你身上有些伤,还是回你的病房休息吧!不劳你操心了。”中年妇人淡淡地说。

    虽然看不出来那女生有啥问题,但是,我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这事我说不定能解决,要说为什么,我不清楚,或许是眼缘吧!

    不过,既然对方不肯让我看,我也没办法,只好就此罢手,瞧床上的女生看了一眼,她对我眨了眨眼,好似在说谢谢,我摇了摇头,向郭胖子病房走去。

    来到郭胖子病房前,就发现郭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妈正在喂药,场面很温馨,我不忍打破这场面,就回到自己病房。

    回到病房,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脑中总在想那女生没有心跳是怎么活下来,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浑身有点凉,扯了扯被子准备盖在身上,一下、被子扯不动,两下、还是不动,一连扯了七八下,那被子好似被另一股力量拉住一般。

    我有些火了,用力一扯,总算将被子扯了过来,裹在身上,闻着医院的消毒水的气味再次睡了下去。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推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好像有什么对着我的脸吹热气,痒痒的,很舒服,又有点不舒服。于是我醒了,睁着眼睛看了看四周,屋内显得很黑暗,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按了一下解锁键,凌晨三点半,我借着手机发出的微弱光线,我朝房内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奇怪了,我很清楚的记得刚才的感觉,是有人对着我脸吹气,怎么现在什么都没有?

    难道刚才在做梦?可为什么这感觉会如此清晰?就在我迷迷糊糊又要睡着之际,耳边传来一道非常轻微的女声,隐隐约约能听清话的意思,‘我死的好惨,我要找你报仇’。

    这声音异常冷冰、阴森、凄凉,我被吓得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玛德,见鬼了,这医院不会有啥不干净的东西吧!

    我嗖的一下坐了起来,拿出手机再次朝房内看去,还是什么都没有,倘若说刚才那个吹热气是梦,这道女声绝对不是,哪有做梦的会如此清晰。

    摸索着下了床,想去拉开灯,忽然,房门‘吱’的一声就开了,我本能的朝房门看去,隐隐约约见到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我房内跑了出去。

    我只觉得浑身一凉,寒毛都竖了起来,想也没想立马将灯拉亮,就看到地板砖上有些脚印,好似是女人的脚印,旁边有些黄纸烧剩下的纸灰。

    我弯腰用手指撵了撵纸灰,有些潮湿,难道刚进来鬼了?想到这里,我头皮有些发麻,猛地朝门口跑去,探出头往外面瞧了一眼,医院夜间的灯将走廊内照的特别明亮,地面也有一些纸灰,分成了两排,第一排是往我这个方向走来的脚印,第二排是往外走去的脚印,值得一提的是,那脚印在对面病房的门口停了一下,然后再转到我这个病房。

    看着走廊上的脚印,我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顺着脚印,就往外面走去,走了大约四十来米的样子,就到了医院门口,脚步印也随之消失了。

    抬眼看去,就见到医院门口站着一个女人站在那,圆圆的脸蛋有点婴儿肥,一双大大的眼睛正在四处张望着,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松出一口气,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遇到的小护士,张媛媛,玛德,跟她无冤无仇干吗装鬼吓人,我有些生气的走了过去,说:“小护士,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装鬼吓我?”

    “你脑子有问题吧?谁半夜不睡觉装鬼来吓你?”张媛媛一愣,用湖北话冲我骂了一句,“有毛病!”

    这人吓人能吓死人的,要是我心脏不好,指不定在病房就被她吓出个好歹来了,我指着地面的脚印,语气不善地说:“这些脚印到你这就没了,不是你装鬼还能有谁?”

    她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去,眉头一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脑膜炎啊,地面哪有什么脚印!”

    一听这话,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惊慌道:“你看不见脚印?”说完,也不管她什么反应,一把抱住她的脚,往上提了提,朝鞋底一看,没有纸灰。

    我整个人快懵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不寒而栗,连大气都不敢出,心怦怦直跳,仿佛整个世间在这刻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