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七十二章 活葬 十九

第七十二章 活葬 十九

    乔伊丝笑了笑,没好气地道:“刚才还夸你是真男人,就这样感谢你的救命恩人?”

    “什么意思?”我揉了揉左臂,疑惑问。

    “我小时候练武术的时,师傅教过一招‘挫三手’,专门治疗脱臼,刚才那三下,已经把你的脱臼治好,虽然不能立马恢复到正常,但,起码能使上一点力气。”她瞪了我一眼,显然是生气了。

    我挥了挥左臂,比先前好多了,只是隐隐约约还有些疼痛,那么问题就来了,她先前怎么不替我治好?她的解释让我差点暴走,她说:“看着你痛苦,我挺开心的。”

    对这女人我是真心醉了,不过,看在她治好我手臂的份上,我朝她慎重的说了一声谢谢,她点了点,双眼紧盯棺材,问我:“九爷,接下来怎么弄?”

    说句心里话,开棺这活,特别讲究,若是活人倒没啥可讲究,若是死人,讲究多了去,现在的情况是,我不知道里面的王洁,到底是生还是死,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

    考虑良久,我打算按照死人棺来开,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就算是棺材,也必须保持足够的尊敬。

    我找来三柱清香、一些黄纸,朝着棺材作了三个揖,然后将清香,黄纸点燃,插在棺材旁边,嘴中又念了一些经文,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总算将仪式完成了。

    做完仪式,我来到棺材的前头,对着乔伊丝说,“看到情况不对,你就往左边跑!”她点了点头。

    我双手放在棺材盖下沿,缓缓用力往上掀,入手的感觉特别重,凭我一人之力很难掀开,就让乔伊丝搭把手,我再次体会到什么叫男人不如女子,她只是伸出左手,往上轻轻一用力,棺材盖就动了。

    “慢点掀!”我对她招呼一声,双手缓缓用力,棺材盖被掀开一条缝,我低着头,想看清楚里面什么情况,就发现里面特别黑,就连王洁的影子都看不到。

    “掀开点!”我屏住呼吸,再次朝里面看去,隐隐约约能看到王洁的脸,她双眼紧闭,脸上全是黑狗血,看不清什么表情,但是,我注意到很细微的一个地方,有很轻很轻的打鼾声,她活着。

    “快,全部掀开。”我奋力喊了一嗓子,双手猛地一用力将棺材盖掀开在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刺鼻,是狗血的味道。

    我捏着鼻子,伸手向王洁鼻子探去,有呼吸,当时那个心情,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朝着高佬他们就拉开嗓门喊了一声,“还活着、还活着,快,把她弄出来!”

    这句话,在坟场如炸开锅一般,顿时就沸腾起来,八仙们尖叫一声,“哈哈哈,真的活着,我们成功了!”

    一番手脚,我们将王洁从棺材内弄了出来,放在坟头旁边,她的呼吸、脉搏、心跳全部跟正常一样,我拿起她右手看了看,就连生命线也有了,只是,比正常人的生命线要淡很多,但,总算有了生命线,这就足够了。

    我让乔伊丝把本命蛊从王洁身体拿走,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让我们转过身去,说蛊不能让外人看见,不然蛊会死的。

    等了大概十来分钟,身后也没传来乔伊丝的声音,我好奇的扭过头,瞧身后瞥去,就看到她倒在王洁旁边,脸上洋溢着一抹微笑,有股说不出来的可爱。

    我苦笑一声,本命蛊这种东西,离体太长时间,对主人的伤害特别大,只是这乔伊丝一直在强撑着,我又不好点破,便任由她去了,没想到刚救活王洁,她就坚持不住了。

    有时候,人的执念,比任何东西都要强悍,这执念往往能超过人体的极限,我有没有这种执念我不知道,但,乔伊丝绝对拥有。

    说句心里话,看着她脸上那抹微笑,我有些心动,但,也仅仅是一点心动,并无其它杂念,心动的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就拥有这样的执念,其小时候所经历的磨难,或许并不止她先前说的那点。

    随后,我让高佬他们把棺材抬进那坐空的坟头,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扔进棺材里面,点燃一把大火,将它们烧的干干净净,再把坟头填平。

    只有烧了这些东西,才能彻底祛除晦气,我掏出手机,给主家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王洁活了,跟正常人一样,又让他带一些衣物跟几件白酒过来。

    电话那头愣了足足十几秒钟来反应过来,先是尖着一声,然后是哈哈大笑,嘴里一直嘀咕着,活了,我女儿真的活了,我女儿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笑着,笑着,电话那头就是嚎啕大哭。

    或许只有几经生死的人,才能明白电话那头的声音吧,我们在坟场抽了几根闷烟,主家跟那中年妇女带着一些衣物跟白酒走了过来,看到躺在坟头的王洁,夫妻俩放下手中的东西,飞奔到王洁身旁,就是嚎啕大哭,哭声中带着一股欢喜。

    人,不怕笑着笑着就哭了,怕就怕哭着苦着就笑了,听着他们的哭声,我们几名八仙眼角有些湿润。杨言说,风将沙子吹进他眼睛,我们没有笑他。因为,风不止将沙子吹进他的眼里,我们眼里也吹了一些沙子进来。

    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被夫妻俩这么一闹,我们有些伤感。或许,人间最苦莫过于生死相离,最幸福莫过于‘死’而复生吧!

    短暂的伤感后,我让八仙们用白酒洗手、擦身子,将身子上的晦气也祛了,他们听后觉得在理,活葬的确晦气,不祛除干净,恐怕会把晦气带给家人。

    把身子清理干净后,我们总算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相视一笑,谁也没有说话,杨言好似被我们的情绪感染到,他走到我面前,说:“陈八仙,愿赌服输,我当你十年的小弟,不过,事先讲明,我的主职是神经科主任,副职是抬棺匠,以后缺个会抬棺材的医生,你打电话给我。”

    我心里有些郁结,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便径直走向王洁旁边,有些不解的事,我需要弄醒她,才能知道谜底。

    五章已毕,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