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七十四章 迁坟 一

第七十四章 迁坟 一

    我站在床头愣了好久,实在想不出结果,最终只能当作死者不知道自己是那种命,而是我跟他的那种命相冲,犯了太岁煞,并不是死者的意思,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过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做完那场丧事后,我是诸事不顺,先是在李哈子的丧事上打了刘凯引来牢狱之灾,后是抬玲珑血碑掉进池塘,差点被水鬼拉了去,前几天,又被打进医院,这一件件事都是接二连三的来。
  
      也许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在医院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去王洁病房看了一眼,这才接下活葬,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指不定随时就会丢掉性命,
  
      想到这里,我让王洁好好养身体,利用剩下来的十年时间,好好孝顺父母,便抬步迈出房子,跟主家商量钱的事,活葬前讲明是三千就是三千,后来主家加了一千,我本以为破相,多拿一千问题不大。
  
      就现在而言,他祖先救了我,别说一千,我甚至想过把钱全部退回去,不过,丧事这种活,退丧事费用是不吉利的,就像另类的诅咒,诅咒主家家里还会死人,这种礼仪我还是懂的,只能退额外的一千。
  
      跟主家拉扯老半天,他死活不收那一千,没办法,我只准备用另外一种方式退回去,有些钱很邪门,由不得人不信,更何况我们八仙。
  
      没敢在他家待多长时间,我带着乔伊丝在大马路上拦了一辆摩托车,去镇子上买了一千块钱的补品,跟一些蜡烛元宝,让乔伊丝跟杨言他们待在一起,然后租个摩托车回到王庄。
  
      既然是感恩,那当然要先拜死者,这个顺序不能乱,我把补品放在村口,提着贡品在王文韶的坟头磕了三个头,烧了一些蜡烛元宝,表示救命之恩。
  
      临走的时候,我看到另外一块坟头被人快踏平了,心下有些不忍,就用上午下葬的工具,将坟头整理一番,堆得跟另外一块坟头一样。
  
      其实,在旧坟动土是有讲究的,一年之中只有两个时候能在坟头上动土,一为春节拜祖年,二为清明节,其它时候,在坟头动土,视为对死者不敬。
  
      不过,碍于我的职业,对这一习俗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就如厨师能随身携带刀具一般,都是同样的道理。
  
      整修那座坟头后,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朝坟头作了三个揖,插上三柱清香,便转身离开了。
  
      来到村口,提上一千块的补品,我啥话也没说,放在王洁家门口就走了,好在她家人都在房里,没人看到,不然又是一番拉扯,农村就是这样,一点东西,能跟你扯半天,他不肯收,你愣是要送,指不定还会吵架。
  
      王庄的事情算是彻底解决了,虽说王洁剩下来只有十年阳寿,但,这十年毕竟是多出来的,也算的上是一桩好事。
  
      我走到大马路上,没有打算租车子去镇子,而是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在马路,因为还有另外一件烦心事,我的初恋程小程,活葬的时候,我总会拿出手机登上QQ看看消息,一直都是杳无音信,现在好不容易闲下来,自然更加关注这事。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闲下来,脑子就会乱想,我一连给程小程发了七八条消息,那边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我心中格外着急,但,又无可奈何,只好自我安慰,或许程小程有事耽搁没空上QQ。
  
      从王庄走到镇上,大概花了三个小时,我打算去医院把眉毛的伤口处理一下,刚进医院门就看到郭胖子住着一根拐杖,正在搭讪一个小护士,走近一看,那小护士竟然是张媛媛。
  
      “护士妹妹,留个QQ呗,我24小时在线,你无聊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聊天解闷。”郭胖子不改【色】性的朝张媛媛身边靠了靠。
  
      “真的24小时在线?”张媛媛略显诧异的看着郭胖子。
  
      “当然,绝对24小时在线,无论你什么时候找我,我都是秒回你的消息。
  
      ”郭胖子拿出手机,登上QQ递到张媛媛手中,说:“你要是不信,自己输入QQ号码,加一下试试就知道了!”
  
      张媛媛愣了愣,接过手机,按了一连串数字,见我来了以后,她面色一红,在地面跺了一脚,把手机丢给郭胖子就走了。
  
      “九哥,您老怎么来了?”郭胖子收起手机,冲我笑了笑,随后脸色沉了下来,“你眉毛怎么回事?那群道士又来找你事了?”
  
      “王庄的活葬不小心弄的!”我摇了摇头,问他:“你身子怎么样?”
  
      “身子好了,就是脑袋有些疼,抬棺材什么应该问题!”郭胖子笑了笑。
  
      “那你这拐杖?”我疑惑的看着他手中的拐杖,他的下个动作,我想揍他,太不要脸了。
  
      只见,郭胖子把拐杖随手一扔,嘿嘿一笑,说:“我跟那小护士说,我过马路的时候为了救一个小孩,让车把腿撞了,她见我这么英武,才跟我聊了这么长时间。”
  
      “草!”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对这精虫上脑的郭胖子,我真的醉了,已经无法用词来形容他,一个人能无耻到这地步,也TM是种境界。
  
      就在这时,“嘀!嘀!嘀!”QQ消息的声音响起。
  
      我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了下来,心想,程小程终于回消息了,立马掏出手机一看,大失所望,头像是黑色的,程小程并没有回复消息。
  
      我愣了愣,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主要是程小程那句,‘我失恋了,想自杀。’一直缠在脑海中,就像一个挥不去的噩耗,男人,又有几人不希望自己的初恋活的像模像样?我也不例外。
  
      正准备问郭胖子有没有打听到程小程的消息,他把手机向我递了过来,问:“九哥,你帮我看看这话啥意思?”
  
      接过手机,看了看,QQ上有这么一翻对话,
  
      薄凉:你觉得你自己长的怎样?
  
      郭胖子:我长的很难看,但是很温柔,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我当你男朋友?
  
      薄凉:那要看长字怎么念?
  
      我在郭胖子身上盯了半天,问他薄凉是谁,他说就是刚才那个小护士,特么的,看上去挺清纯的一个小护士,没想到内心这么黄,这长字还能怎么念,当然是zhang,难道还是g,中国文字果真是博大精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