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七十九章 迁坟 六

第七十九章 迁坟 六


  
      <p class="pdp">    要*阅*览永久网址:,请牢记!</p><p class="pdp">    听着他这话,我浑身冒出一身冷汗,大白天的无缘无故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想起都有些可怕,好在我也经过一些怪事,很快就冷静下来,举着锄头就要再次挖下去。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要*阅*览中小說  阅读最新章节</p><p class="pdp">    就在这时,我腹部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痛,犹如肝肠寸断那般,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豆大般的汗滴从额头掉了出来,双脚一软,蹲了下来。</p><p class="pdp">    “九伢子,你怎么了?”父亲、老王、高佬,他们三人的声音同时响起。</p><p class="pdp">    我一手摁着肚子、一手朝他们挥了挥,艰难地说:“肚子有点疼。”</p><p class="pdp">    就在这说话的功夫,我看到父亲的脚踝肿的特别大,跟大腿差不多,上面蹭亮蹭亮的,宛如水晶一般,我急忙朝着父亲喊了一句,“父亲,你的脚怎么了?”</p><p class="pdp">    他们听到我的话,朝父亲的脚上望去,愣是退了好几步,那神色好似见鬼一般,支吾道:“好大,你的脚踝好大。”</p><p class="pdp">    我跟父亲俩人先后出现怪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继续翻新坟头是不可能了,我朝着正在发愣的老王就喊了一句,“老王,快点烧黄纸,就说这坟头我们不翻新了,找个黄道吉日迁坟。”</p><p class="pdp">    “老王,你愣着干嘛啊,快点烧黄纸!”我见老王愣在那,好似没听到我的话,我急忙的又喊了一声。</p><p class="pdp">    “哦…哦,好,我这就烧!”老王回过神,点了点头,语气中有些害怕,看样子,刚才那一幕将他也吓得不轻。</p><p class="pdp">    随后,老王将坟头上的锄头拿了下去,烧黄纸、蜡烛元宝、嘴里对着坟头不停的讲好话,我跟父亲则艰难的爬到坟头的祭石旁,跪在那里,嘴里不停地嘀咕一句话,“儿子不孝,过几天选个黄道吉日一定给您老人家找个新家。”</p><p class="pdp">    “孙子不孝,过几天选个黄道吉日一定给您老人家找个新家。”</p><p class="pdp">    说来也怪,待老王将黄纸、蜡烛元宝烧光后,我肚子的疼痛莫名其妙好了一些,父亲的脚也没那么肿了,有些事情就是这么邪乎。</p><p class="pdp">    我们心情比较沉,谁也没有说话,收拾完工具,就朝家里走去。</p><p class="pdp">    虽然老王跟高佬几乎没使力,但,工资还是需要付,我给老王和高佬一人掏了二百块钱,他们死活不要,我说这是礼仪必须收下,他们勉强收下。</p><p class="pdp">    回到家里,我肚子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就朝母亲的房间走去,母亲躺在床上休息,乔伊丝坐在她床头,手里拿着我念时的随身听,隐隐约约能听到好像是黄家驹的那首大地,我走了过去,拍了拍她肩头,轻声问:“刚才我母亲有没有特殊的症状?”</p><p class="pdp">    她摘掉耳塞,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没有吖,你们咋这么快回来了?翻修好了?”</p><p class="pdp">    我摇了摇头,心情不是很好,没有继续跟她说什么,直接朝老秀才家走去,只要母亲没啥特殊的症状就放心了。</p><p class="pdp">    来到老秀才家,我将坟头的那一幕告诉他,他面色沉了下来,说:“这种情况,你们只有准备迁坟!不然后续的灾难肯定更多。”</p><p class="pdp">    “真的没有其它法子?”我不甘心的问老秀才。</p><p class="pdp">    老秀才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摇了摇头,说:“九伢子,自古以来,就有一祖二命三房屋的说法,老夫琢磨着,你母亲的病或许跟你爷爷那块坟墓有些关系,迁移出去,指不定对你母亲的病也会好转。”</p><p class="pdp">    “真的?”我一把抓紧老秀才的手,连忙问道:“迁移出去,真的可以让母亲的病情好转?”</p><p class="pdp">    “九伢子,你搞么子东西,抓的老夫疼死了!”老秀才一把打掉我的手,说:“这种事老夫也不好说,按照道理来讲,一个家庭的运势,跟祖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你母亲是无缘无故患上病,现在你们父子俩又梦着同样的梦,再加上你们在坟头遇到的事,要说这中间没有关系,老夫说不出来。”</p><p class="pdp">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我问。</p><p class="pdp">    “迁坟,老夫替你爷爷找块好的坟地,不敢说保你们荣华富贵,但是衣食无忧这话老夫还是敢说。”老秀才捋了捋胡须。</p><p class="pdp">    “您择日之前,占卜显示大凶,如果我们再迁坟,会不会闹出人命案,我们家真的经不起那么大的磨难,有没有啥子办法能避免?”我有些沮丧的说。</p><p class="pdp">    “中国历来就是礼仪之邦,而这个礼又以葬礼最为繁杂,在葬礼又以迁坟最为讲究,稍有不慎就会得罪死者,所以,你们在礼仪这方面多多注意,这样的话问题应该不大,更何况,你爷爷的意思很明显,必须迁坟,你们别无他选了,只有迁。”</p><p class="pdp">    说完,老秀才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说:“九伢子,找别的地仙,或许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老夫就不同了,就老夫这脑子里面装得知识,遇到啥事都能逢凶化吉。”</p><p class="pdp">    既然老秀才再三强调只要礼仪周到,问题就不大,我打算充当一会地仙,毕竟,老秀才占卜显得是大凶,他若当这地仙,肯定会犯冲,搞不好会出点事。</p><p class="pdp">    促使我下了这个决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迁坟后,母亲的病情可能会好转,为人子女别说犯冲,就算以命相抵也不足为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当尽人子的责任。</p><p class="pdp">    想到这里,我朝老秀才罢了罢手,说:“老秀才啊,这回我来充当地仙,您就别搅合进来了,万一出点事情,我们家可就罪孽深重了。”</p><p class="pdp">    老秀才笑了笑,没有说话,临出门的时候,他叫住我,用手挠了挠头发,嘿嘿一笑,说:“九伢子,身上有钱没?老夫酒瘾犯了,打算去镇子打几斤白酒,奈何囊中羞涩,能否借点钱给老夫?”</p><p class="pdp">    “昨天不是给你红包了?里面装了二百块钱,这么快就没了?”我疑惑的问,这老秀才平常不但节省,而且骨子里傲的很,就算穷的几天不吃饭,也不会轻易向人开口借钱,现在咋这么反常?</p><p class="pdp">    要*阅*览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p><p class="pdp">
  
      <p class="pdp"><center></cente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