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抬棺匠 > 第四百零五章 抬棺 下

第四百零五章 抬棺 下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天上那群蝙蝠飞行的方向有了转变,居然俯身朝我们这边冲了过去。
  
      一见这情况,我连忙朝后面喊了一声,“都别慌,注意脚下!”
  
      话音刚落,那群蝙蝠像雨点一般朝人皮棺那边俯身而去。
  
      一只、两只、三只…
  
      数以千计的蝙蝠在这一瞬间,像不要命似得撞在人皮棺上面,好在事先招呼过那些抬棺的兵哥哥,所以,整个场面不算混乱,倒是那些文艺兵,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好几次想跑,都被葛红尘一句,“今天谁敢逃跑,当逃兵处理。”
  
      就这样的,我们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任由那些蝙蝠撞在人皮棺。
  
      坦诚说,见到这一幕,别说那些第一次抬棺的兵哥哥,就连我都渗得慌,一直紧咬着牙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些蝙蝠撞向人皮棺。
  
      这过程大概持续了接近五分钟。
  
      在这期间,那些兵哥哥表现出超强的心理素质以及体能,愣是一声不吭,至于郭耀祖则直勾勾地护着绑在人皮棺上面的两把三六尺。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群蝙蝠撞向人皮棺时,我出奇的发现,它们所撞击的位置,80%以上是撞在三六尺附近,好似想把三六尺从人皮棺上撞掉一般。
  
      这让我心里坚定一种想法,这三六尺或许真如葛红尘说的那般,对人皮棺有着某种克制效果。
  
      待那些蝙蝠消停后,大概有一小半朝墓穴那边飞了过去,剩下的一大半则停留在人皮棺上方,不停地扑腾着翅膀,虎视眈眈地盯着人皮棺。
  
      “九哥,现在咋办,我们是继续走还是停一会儿?”那郭耀祖朝我喊了一声。
  
      说实话,我心里也没底,主要是这群蝙蝠出现的太诡异了,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就朝郭耀祖喊了一声,“先看看情况,让他们站在那别动!”
  
      言毕,我深呼几口气,试探性地朝人皮棺那边走了过去。
  
      或许我脚步声的缘故,那群蝙蝠刷的一下,齐愣愣地朝我这边看了过来,紧接着,从那群蝙蝠嘴里发出一种诡异的声音,那声音特别尖锐,好似老鼠磨牙的那种声音,令人耳朵极不舒服。
  
      我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抬头朝那群蝙蝠看去,它们眼睛泛着绿光,再加上早上的朝阳照在那群蝙蝠身上,整体给人一种色彩斑斓的感觉,就好似那群蝙蝠不是蝙蝠,而是某种吉祥鸟一般。
  
      经过短暂的愣神,我收回目光,缓缓抬步靠近人皮棺。
  
      陡然,那群蝙蝠猛地朝我扑了过来,起先是一两只蝙蝠撞在我身上,倒也不是很痛,但,接下来的一幕,令我差点没喊出来。
  
      只见,那群蝙蝠宛如行军一般,极其有序,分成三排,一排朝我脑袋撞了过来,一排朝我双臂撞了过来,另一排则朝我双腿撞了过来,形成一道特别好看的弧线。
  
      “九哥!”那郭耀祖喊了一声,就要朝我这边冲过来。
  
      我连忙喊了一声,“你们都别动!”
  
      我这样喊,是因为,我感觉这群蝙蝠好似受人控制,否则,它们的行动绝对不会有这么有秩序,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群蝙蝠一直潜伏在这坟场附近,目的是等待人皮棺迁坟。
  
      就两种可能性而言,我更愿意是前一种,这样一来,至少知道有人在幕后捣鬼,只要找到那人便能解决,倘若是后一种的话,这事情就会变得大条,毕竟,动物的天性谁也说不准。
  
      就这样的,那群蝙蝠在我身上撞了好几个来回,好几次差点摔倒了,好在我一直用招魂幡戳在地面,勉强让自己身体维持平衡。
  
      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群蝙蝠陡然停了下来,扑腾着翅膀盘旋在半空当中,这让我着实摸不清头脑,几个意思?这些蝙蝠逗我玩呢?
  
      我看了看身上,除了有些疼痛,没有任何异常,也就是这些蝙蝠只是撞我,并没有打算攻击我,或者说伤害我。
  
      这什么情况?
  
      我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朝葛红尘看了过去,他的第六办专门负责解决灵异事件,就刚才这事应该够灵异了吧,就问他:“葛办长,你看这事怎么解决。”
  
      “灭了它们!”那葛红尘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特别重,眼神中隐约有股杀气。
  
      要是刚才那群蝙蝠攻击我,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同意下来,但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对,直觉告诉我,这群蝙蝠好似并没有恶意,而是在向我警示着什么。
  
      我把这一想法跟葛红尘说了出来。
  
      他听后,就朝那些抬棺的兵哥哥看了过去,问道:“你们谁受伤了?”
  
      那些兵哥哥朝自身打量了一会儿,纷纷摇头,说是刚才的蝙蝠只是撞在他们身上,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
  
      一听这话,我们所有人都感觉这事有点不对劲了,按说蝙蝠这东西,属于黑暗中的生物,鲜少大白天出来,特别是早晨,蝙蝠基本待在窝里。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陡然,我想起一件事,这事是老王跟我说的,他说,有一次抬棺过一条马路时,遇到两条菜花蛇,一公一母横躺在马路中间,无论道士怎么驱赶,那两条菜花蛇一直躺在马路中间。
  
      最后,那道士提议把蛇弄死,老王却说,蛇拦路不是好兆头,就让八仙们抬着棺材绕开那菜花蛇,然而,就在棺材下葬当天,那马路传来一个消息,说是一对夫妻横死在那里。
  
      老王跟我说完这事后,语重深长地告诉我,让我遇到动物拦路时,一定考虑动物的意向,切莫乱下定论,否则,很容易出事。
  
      想到这点,我揉了揉眼睛,朝那群蝙蝠看了过去,就发现它们的眼神很怪,隐约有一丝哀伤的感觉。
  
      这些蝙蝠会伤心?
  
      闪过这念头,我怔了怔神色,试探性地朝那群蝙蝠走了过去,令我欣喜的是,那群蝙蝠见我过来,扑腾翅膀的频率低了,所发出声音也比先前要低沉了许多。
  
      果真有问题,我暗道一句,走到蝙蝠下方,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群蝙蝠再次动了,令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甚至可以说,罕人生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