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一章 死人沟

第一章 死人沟

    我叫吴晓飞,出生在东北一个名叫吴山的小山村,小山村很落后,四面环山,交通闭塞,与世隔绝,鸟都难飞出去
  
      吴山很贫穷,没有电,更没有电视,唯一的娱乐就是吃过晚饭后一群老少爷们在大柳树下乘凉,抽一杆子旱烟,胡诌些黄段子,说些鬼故事吓吓小孩,自娱自乐而已,但是现在想想我很怀念那种生活
  
      我出生的时候只有三斤重,连正常婴儿的一半都不到,当时给我接生的产婆手一抖差点把我扔了,事后他自己说:“那个孩子冰冷,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一个尸体”
  
      我的家庭组成很简单,爸爸妈妈爷爷和我,爸爸是个乡下的土医生,妈妈是个贤妻良母,而爷爷在众人的眼中是个疯子。[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我的爷爷叫吴有道,很土却很朴实的名字,在我有限的记忆里爷爷一直都是疯疯癫癫,邋遢,一笑露出满口的黄牙。
  
      爷爷虽然疯了,但是对我却很好,总会隔山差五的给我送来一些糖果,而我对爷爷也比较依恋,老喜欢缠着他,揪着他的胡子,抓着他的衣服荡秋千
  
      我从小体弱多病,不能**行走,而且三更半夜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故意吓我,哭闹不停,只有妈妈把我抱在怀里给我唱着儿歌,讲着故事,我才会安然入睡
  
      爸爸虽然是个医生,可是对我的病也是无可奈何,能用的办法都用了,鸡汤,鱼汤,怎么补都不行,反而越来越瘦,精神越来越不好,说句难听的我随时都会踏进鬼门关
  
      邻居舍友也好,亲戚也罢,都在暗地里嘀咕,老吴家是不是造了什么孽,老的疯了,这小的也是病的下不了床,怕是要变成鬼了,可惜了这小娃娃
  
      而每次听到人这般说,爷爷就会疯病发作,捡起地上的石头,土块扔向众人,这使得众人惊奇,这吴有道虽然疯了,还是很疼自己的孙子的。
  
      直到有一天我的病突然间全好了,一夜之间好了,这使得邻居亲朋都在暗暗称奇,无法解释,只有我自己明白,我依稀的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屋外电闪雷鸣,有嘶吼狂躁的声音,爷爷一身雨水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起来很是疲惫,最后在我的床边停了下来,默默的注视着我
  
      我听到爷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湿漉漉的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轻点着,揉捏着,最后将我翻了过来,手指在我的背后画着什么,我感觉到背后有着一股热流在流淌,很舒服,而后迷迷昏昏的就睡着了。
  
      而第二天醒来,我就感觉到浑身有劲,不用妈妈的搀扶,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使得妈妈异常惊喜,抚摸着我,捂住嘴巴眼泪就流了出来。
  
      而那时的我还小,很快将那件事给忘记了,直到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我才知道,我的爷爷并没有疯,而且还很神秘
  
      那年我十二岁,身体健康,体格壮硕,比一般的同龄孩子都要高上不少,而且我贪玩,顽皮,基本上属于没事上房就揭瓦那种,是附近十几个孩子的头头。
  
      其中有个和我关系最好的小伙伴,叫大壮,他是我的忠实小跟班。
  
      田野里,山洞里,森林里就没有我们不敢去的,掏鸟蛋,挖红薯,偷果子,就没有我们不敢干的。
  
      因为我们的这些累累战绩,很成功的成为村庄里的又一大害,那些老人为了吓唬我们就给我们讲了一系列的恐怖故事,这些老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说的故事都好像亲身经历一般,说的栩栩如生,很是吓人,其中就有一个关于死人沟的故事。
  
      距离我们村庄十几里外有一条山沟,两面环山,道路宽不过一米,两人齐肩刚刚能通过,而路的两旁的山窝里布满了数不清的土坟,绵延数十里,根本看不到尽头
  
      据说这些土坟从清朝的时候就有了,一直到今天,由此可以得知这里究竟埋了多少死人,所以这条路又叫死人路,意思是给死人走的路。
  
      那时就算是白天,壮硕的汉子也不敢独自走过,而晚上从哪里的走的人没有一个人出来过,所以渐渐的走的人少了,这条路也就慢慢的荒废了。
  
      十二岁的我已经上了小学五年级了,村子里并没有学校,所以只能跑到二十里以外的镇子上上学,每天早上六点有一班车送我们上学,下午六点同样有一班车送我们回来。
  
      一天也就两趟,如果赶不上班车的话,只能在学校里过一夜。
  
      而事情就发生在这种情况下,那天我和大壮下午逃课去学校后面的树林里掏鸟蛋,因为树木很高,很粗,很难爬,我们俩从下午一直到太阳落山方才将鸟蛋掏了下来。
  
      拿着鸟蛋我和大壮得意的屁颠屁颠的,准备回去向小伙伴们炫耀,哪知道跑回学校,班车已经走了,我和大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决定走回去。
  
      而我们决定走回去的理由也很可笑,为了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我们的战果,掏到鸟蛋可不容易,这能提升我孩子王的威望
  
      刚开始我们俩还你句我一句的聊着天,一路上蹦蹦跳跳,很是欢快,可渐渐的累了,越走越慢,二十里路对于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而言还是太远了。
  
      又走了十几分钟,我和大壮都走不动了,此时已经走到了一处山坳里,四周已经一片漆黑,夜风哗啦啦的吹拂,吹在脸上,身体上很是寒冷。
  
      我和大壮到底都是小孩子,都害怕了,而我们又走不动了,两人坐在路旁的大石头上憋着嘴,都快要哭了。
  
      坐了一会,大壮说肚子疼,要去解手,我要陪他去,他不好意思,非要自己去。
  
      大壮离开后,我一个人坐在石头上,天更黑了,风吹的更大了,山里传出猫头鹰的鸣叫,以及一些野兽的的吼声,我更害怕了。
  
      “啊。”
  
      就在这时,我听到大壮大声的叫了一身,我立马站了起来,向着声音来源处走了过来,刚走了几步,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而这股风很奇怪,是股小龙卷风,就在我身前三米旋转,掀起一些土粒,烟尘
  
      我往前走一步,龙卷风就向后退一步,仿然间我好像看到一个身穿麻衣的老奶奶站在我的身前,满脸微笑,伸开双臂,向我招手,好像在说:“来啊,来啊”
  
      当时我很害怕,但是又担心大壮的安危,一咬牙,胆子一硬,大步的往前面跑去,在穿过龙卷风的时候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冷,相当的冷,好像胸口突然放了一个冰块,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了。
  
      第二个反应是脑袋变的昏昏沉沉,好像有人在我耳边让我睡觉,在那一瞬间寒冷仿佛不存在了,我又回到了妈妈的怀抱,暖暖的
  
      “好困”
  
      我感觉眼皮越来越重,脑海中有人不断的和我说话,而后我倒在了地面上,眼皮已经几乎合上了,随时都会睡着。
  
      “天道乾坤,妖孽,你敢”
  
      一声怒喊,一道黄色的火焰呼啸而来,在漆黑的夜色中煞是显眼,┄┈蓝.色.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