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四章 引魂灯

第四章 引魂灯



    刘奎夫妇两人急冲冲的向着死人沟走去,外面风刮的很大,很燥,树木在摇摆,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极为狰狞,好像群鬼乱舞。

    两人很明显都是有些害怕,但是想到还在那里昏迷不醒的大壮,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刘奎一只手馋住妻子,另一手抓着一个酒壶,时不时的来上一口,酒壮人胆,而且在他的腰际还别着一把柴刀。

    这个柴刀不是对付鬼怪的,而是对付山里野兽的。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一路上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再加上两人的脚步挺快,已经走了接近一半的路,但是自从刚刚开始,就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例如,有莫名的小石头向他们砸来,感觉脖颈之处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再向他们吹气,最令两人恐怖的是,他们能感觉到有人在拉扯他们的衣服,在嬉笑。

    两人的身体有些僵硬,一股凉气就脚底板一直传递到脑海,他们不敢回头,怕回过头看见非常可怕的事情,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其实,如果我在后面的话,一定可以看到这么一副可怕的景象,一群小孩子追着两人嬉闹,有拉扯衣服的,有扔石头的,还有挂在两人脖劲处吹气的。

    突然大壮的妈妈腿一软,单膝跪在了地面上,巧而又巧的跪在了一处尖锐的石头之上,顿时鲜红的血液顺着裤子流了下来。

    “妈的,给我出来,老子不怕你们,管你们是鬼是神,今天晚上谁挡我救儿子,我杀谁!”也许是酒喝多了,刘奎的面色有些泛红,眼睛瞪得老大,右手拎着柴刀,倒是真有一股子煞气。

    大壮的妈妈疼的面色泛白,没有时间包扎伤口,半个身体挂在刘奎的身上,面色坚定的向着前面走去。

    人怕鬼,鬼更怕人,尤其是恶人,如果是杀人犯或是百战不殆的将军,一般的鬼在他们面前一股煞气冲过去,这鬼就会直接消散。

    而此时刘奎犹如受伤的野兽,想起昏迷不醒的大壮,和满脸疼痛的妻子,使得他几乎发狂,身上散发出的怒气,煞气一般的小鬼还真不敢靠近。

    又过了一个时辰,两人总算是来到了大壮昏倒的地方,按照爷爷的吩咐,两人先点两把香,少了一些纸钱,正儿八经的磕了三个头,这就算是给群鬼见面礼了!

    拜完群鬼,刘奎将油灯拿了出来,费了好大劲才点燃,交给妻子,妻子将事先准备好的头发捆好,右手提着灯,正对着漆黑的山坳开始喊了起来:“刘浩洋,回家了,回家了!”

    声音有些颤抖凄婉,在夜风的拉扯下传递的很远,三句话喊完,空气中仿佛变得稠密一般,使得两人呼吸困难。

    与此同时一股股阴风由山坳里席卷了过来,两人不由掩住了眼睛,这是原本泛黄的灯光,变得血红一片,在夜晚中好像凶兽的眼睛,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见到灯光的颜色变成红色,刘奎面色一喜,颜色变红就说明大壮已经回来了,事实上,大壮确实出来了,仍旧是那一身衣服,浑身好像洗过澡一样,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奎两人。

    “走吧!”

    刘奎此时酒有些醒了,有点发怂,他总感觉到黑暗中有不知道多少眼睛注视着他。

    “刘浩洋,刘浩洋,刘浩洋,回家了,回家了,回家了!”

    大壮的妈妈走了三步,而后喊了三声,一步一声,与此同时,刘奎洒下一叠纸钱,暗红色的灯光将两人笼罩在内,好像一个泡泡。

    而大壮就一步一步的跟在两人身后,瞪着死鱼眼,毫无表情。

    “刘昊岩,回家了,回家了!”

    一声声的呼喊在黑夜里传荡,惊醒了万千鬼魂,数不清的鬼影跟在两人的身后,有的在捡钱,有的则是不怀好意的看着两人。

    “不好!”

    刘奎突然发现妻子手中的灯光越来越趋于暗淡,照这样下去不要五分钟就会灭掉,他的头皮有些发麻,这说明已经有鬼来到了他们的旁边。

    “刘浩洋回家吧,回家吧!”

    大壮的妈妈也发现了情况,声音有些着急,鲜血顺着裤子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浑然不知,目光狠狠的盯着灯光,生怕突然灭掉!

    “求求各位了,待我们夫妻俩回去之后,一定给各位多烧些钱!”

    刘奎有些语无伦次,大把大把的撒着纸钱,漫天飞舞。

    所幸,灯光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刘奎不由松了口气,他以为鬼怪肯定已经离开了,其实还跟在他的身后,只有没有跟的那抹近了!

    望着村口,刘奎夫妇相视一笑,只要在坚持十分钟大壮就能得救了,想到此,两人好像又有了力气,速度也提升了不少。

    而就在两人背后不远,突然出现一股阴风,很狂躁,几乎呼啸而至,目标正是刘奎夫妇。

    “不好!”

    原本正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爷爷突然睁开眼,一缕精光乍现,闪电般跳了下去,拿起放在旁边的桃木剑头也不回的就冲了出去,爸爸妈妈不明所以也跟了出去。

    我也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刚到大门口一阵大风吹过,我都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汪汪汪汪!

    拴在门口的两条大黑狗突然狂暴了起来,吐着大舌头,疯狂的嘶吼起来,与此同时村子里其他的狗也叫了起来。

    爸爸将我一把抱了起来,向着屋内跑去,妈妈则是顺手将两只狗拽进了屋内,过了大概有一分钟,刘奎夫妇惊慌的跑了进来,后面大壮也跟着飘了进来,爷爷走在最后手掌挥动之间一道道符咒甩出。

    爷爷跳进屋内,一把将门关紧,再次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符咒,这个符咒有些不一样,是银色的,看上去好像有水银在流动,晶莹剔透。

    爷爷的脸色有些肉疼,最后还是将银色咒符贴在了门上面。

    呼呼呼呼!

    屋外的风越吹越大,遮天蔽日,隐约间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印在门上面并且夹杂着阵阵的嘶吼,听起来让人胆战心惊!

    所幸屋子的四周都贴上了符咒,黑影暂时进不来,只能在屋外徘徊,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