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五章 王雅跳楼了

第五章 王雅跳楼了



    爷爷走到大壮的身边将眼上的黑丝纱拿掉,而后走进里屋拿出了一小杯不知名的液体,手指放进去点了点,而后手指在大壮的印堂快速的划了几道,嘴里快速的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很饶舌。

    事后我才明白,那不知名的液体其实就是早上的露水,一天之计在于晨,预示着重新开始的意思,沾着露水画出的回魂符,效果很好。

    “刘浩洋,此时还不回魂更待何时!”爷爷眼睛瞪得很大,声音更大,几乎怒目而视着大壮。

    听到我爷爷的怒喊,站在门口处的大壮的魂魄,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渐渐有了神采,慢慢的向着床边飘去,两者合二为一。

    见状,爷爷出了一口气,转身对着刘奎夫妇道:“这孩子的魂魄已经回来了,但是魂乃人性根本,伤了根本恐怕有些伤智,所幸回魂比较早,不然再隔一天就算回魂了也只是个傻子,回去调养了三天,基本上就可以痊愈了!”

    听到爷爷的话,刘奎夫妇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一屁股瘫在了地上,怎么都起不来了,在地上顾不得疲惫疼痛,对着爷爷就要磕头,被爷爷一把抓住:“我救壮壮是因为我们是邻居,是应该的,你们这样会折我寿的!”

    爸爸妈妈把他们扶了起来,又做了一些饭菜,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两人确实饿了,简直就是狼吞虎咽啊!

    吃完饭之后,几人大眼瞪小眼的盯着屋外的那个黑影,有点不知所措,几人都没有睡觉,怕他鬼影突然闯进来,倒是爷爷睡的挺香,死猪一般还踩着呼噜,后来我问他,那个鬼那么猛,你怎么睡得着啊!

    “老子侥幸得来的银色符咒都用掉了,还能对付不了一个恶鬼,就算是个厉鬼也是手到擒来,他娘的!”

    那时我才明白,符咒也是分级别的,从低到高分别是,黄色,金黄色,银色,以及紫色,据说现在已经没有人能画出紫色的符咒了,已经没有那么厉害的道士了!

    而那天,我们家的屋外鬼影重重,村里其他人起夜时,几乎吓尿了,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家,关紧大门,怎么都不敢出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凌晨鸡鸣的时候,外面的风渐渐止住,刘奎将大壮带回了家,估计要大补一场,不然几天下不了床。

    几天后,大壮好了,刘奎拎着鸡,拎着酒,到我们家致谢,但是都被拒绝了,从那天后,我们在家在村里的地位又太高了不少,认识法师可是件不得了的事情,此后村里又陆陆续续的发生了几件事情,都是爷爷出面处理的,每次都会带上我,直到四年后爷爷出世。

    在大壮回魂后的第二天,爷爷便带我拜了祖师,上了香,算是入门,此时我才知道我们的门派是从龙虎山上分离出来的,后期又融合了天师教的精妙招数,虽然和龙虎山,天师教这些大门派无法相提并论,但是实力还是不错的,最辉煌的时候门徒也有几千人。

    只是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门派里的人就散了,道馆也被拆了,算是彻底没落了,到达我爷爷这一代已经只剩下了爷爷一个人,基本上算是单传了。

    拜了祖师爷,敬了祖宗酒,就代表入了派,第一次爷爷并没教我任何阴阳之术,而是给我讲了一些禁忌,行业的暗语,以及鬼怪的形成,以及解决办法!

    一般而言,鬼乃是怨念的化身,都是有着无法完成的事情,或者牵挂的人留恋在人世间,这类鬼最要对付,只要帮他完成未了之事,就能解决。

    但是如果生前带着巨大的恨意,或者是杀人犯之类的人,或则在特定时间内死去的人,死后化生了鬼魂,都是巨凶无比,只能强行抹杀。

    爷爷巨无粗细讲的很清楚,我也比较感兴趣也记住的很快。

    从那之后爷爷每天教我阴阳之术,重视程度超越了正常的学习。所幸在学习阴阳之术的时候使得我的感悟力,领悟力变强,虽然不怎么学习,但是成绩也没有拉下,还是比大壮要好上不知道多少。

    其实这也正常,大壮丢失了魂魄,伤了智根。没有变成白痴已经是万幸了。

    四年里爷爷几乎倾囊相授,再加上带着我解决了村里的几件事情,使得我不但在理论上和阅历尚都增长了不少,已经勉强可以算为阴阳师了。

    四年后,爷爷毫无预兆的去世了,身体健健康康,一夜之后就没有醒来,邻居,村民觉得奇怪,而我和爸爸妈妈早已有了行李准备。

    爷爷修道反了命缺,如果不是当初装疯卖傻,估计早就去世了,用我爷爷的话要这样说:“老子已经多活了十几年,够本了,就算做了鬼,下了地府,阎王也不会亏了老子的!”

    爷爷的葬礼很浩大,几乎整个村里的人都来了,这不只是因为爸爸是村里的医生,而是在四年里村里人渐渐都明白了爷爷其实是装疯,是个法师,爷爷更是救了村里几次。

    爷爷的尸体没有埋入死人沟哪里,而是在死人沟三里开外的一个地头上,这是按照爷爷的意思办的。据他说,这死人沟不简单,隐藏了很大的秘密,任何尸体埋入其中都无法投胎,这其中就包括了我奶奶。

    爷爷让我不要随意的进入,除非哪天能画出银色的符咒,方可有自保之力。

    爷爷的头七的时候,我沐浴更衣,坐在屋子里等待着他,他果然来了,那也我们说了很多话,他说有些想奶奶了,可是奶奶被困在死人沟里怎么都无法投胎,他也进不去,再三交代我以后有能力的话,一定要将奶奶救出来。

    我一一答应。

    一年后我十七岁了,正读高三还差两个月就要高考,就在我和书本埋头战斗的时候,大壮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大吼:“小飞,快出去吧,王雅在教学楼跳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