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章 厉鬼

第六章 厉鬼



    “王雅要跳楼?”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瞪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壮,王雅是我的同班同学,家住在我们隔壁的村子,我们一起上学,一起下课摸黑回家,关系还不错,她怎么会跳楼呢!

    王雅和我同岁,人长得很水灵,个子高挑,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甜甜的,是我们班男生公认的梦中情人,不知道多少人为了王雅撸过了,记得有一次我们还一起你偷看王雅洗澡,只是没看到被抓个正着!

    才十七岁的年龄,方圆十里之内上门提亲的几乎将她家的门槛踩平,不管男方家里条件多么好,人怎么靠谱,全部被王雅一口拒绝。

    王雅有她自己的梦想,她想考上一所好的医科大学,学成医术为自己的母亲治病,她的母亲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做不了农活,全靠父亲一个人撑着,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以她非常刻苦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第一。

    就是这么孝顺,有着远大抱负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选择跳楼呢,我想不通!

    大壮颇为着急,打断了我的猜想,一把拽过我向着教学口跑去,我们的学校并不大,只有两座教学楼,一高一矮,高的有四层,矮的只有两层,学生也不多,只有一百多人,大部分都是附近村子里的孩子。

    一路上好的学生都向着教学楼聚集,离着远远的看着,我看见王雅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裙子,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毛衣,我记得这件毛衣是她母亲躺在床上织了半年才织成的,是王雅最宝贝的衣服,平时都舍不得穿。

    王雅人站在那座四层的教学楼顶的边缘,整个身子有些倾斜,随时都会掉下来。

    “跳了,跳下来了!”

    砰!

    重物重重砸在地上发出闷哼的声音,而后四周围观的学生都尖叫了起来,向着四周跑去,远远的看着,有些女学生捂住眼根本不敢看。

    我赶紧跑了过来,只见王雅躺在哪里,地面被砸了一个大坑,她的嘴角,眼里,耳朵里都是血液,这是被重力挤压出来的,原本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几乎凸了出来,半个脑袋已经血肉模糊,脑浆慢慢的流了出来。

    一种莫名的伤感在心底环绕,昨天还在一起开心打闹,今天已是天人相隔,我在众人的注视下,蹲下身子,想去将王雅瞪着的眼睛闭上。

    就在这时,王雅的眼睛眨了一下,嘴角清晰的传出一句话:“我会回来的!”

    我打了一个机灵,此时才意识到了不对劲,这王雅穿着红色毛衣跳楼可不是个好兆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若自杀,事后定当在地狱受灾受难,死后变成厉鬼的希望很大。

    想到此,我站在身子微微凝实王雅死时的姿势,心底一沉,暗道坏了,这王雅落地的时候是肚子向下,背部向上,这在阴阳之术里叫做,脊梁向天,力大无边,如果坠地的时候是背后向下,肚子向上,这叫肚脐向天,各走一边,意思就是人死了就和人间没有瓜葛了,好好的去投胎吧!

    眼下这情况,使得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王雅的死一定不简单,她还会回来报复的,想到此,我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小雅啊,我的小雅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这时王雅的父亲王福急冲冲的赶了过来,却见到的只是一具尸体,眼前一黑,跪倒在哪里,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

    “小雅,你不是说要考上大学,给你妈妈治病呢吗?为什么就这样走了!”

    看着伤心,闻着落泪,我示意大壮将王福给扶了起来,这时校长和一些老师赶了过来,几人商量一下,找来一张白床单将王雅包了起来,在包起来的刹那间我清楚的看到,王雅的眼睛又睁开了,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回到班里,我和大壮面对面的坐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班里其他人的同学都在议论着王雅跳楼的事情,猜测着王雅跳楼的原因。

    “昨天晚上我看见王雅衣衫不整的坐在对面的河面哭,你说王雅是不是谈恋爱了?”

    “是的啊,我也看见了,会不会被男人睡了啊!”

    王雅在学校人气太高,自然惹得其他女孩嫉妒,此时不由的说着酸话!

    “都讲什么,人都死了,能不能留点口德,再乱说,管你男女,老子揍死你们!”大壮像是发怒的老虎站了起来,大声的吼道。

    大壮身高接近一米九,肚大腰圆很是魁梧,此时发怒,倒也没有人再敢说话。

    我没有理会大壮,我的心里在思考着对策,现在可以确定王雅会回来报仇,但是找谁报仇不知道?而且鬼怪一般无情,都喜欢乱杀无辜,到时一查不慎,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而且这种厉鬼杀的人越多戾气越重,越难收服!

    下课后,我没有回家,打算在学校调查一番,而大壮我则是让他去王雅的家里问问,王雅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想不开跳楼。

    深夜,我独自走在校园内,诺达的操场没有一个人影,因为王雅跳楼的事情,学校里的学生都回家了,而这在无形中平添了几分阴森。

    我慢慢的向着王雅跳楼的地方走去,微风吹过,我皱了皱眉,这风是冷的,不是皮肤的冷,而是刺骨的冷,这是阴风,这说明这地方的阴气慢慢的强盛了起来。

    “呼呼,呜呜。”

    阵阵哭声顺着风传递开来,我远远望去,此时王雅跳楼的地方有个人影在哪里,我快步走上前,发现是我们班的同学,名叫刘丽。

    这个刘丽和王雅是最要好的朋友,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此时跑过来哭,也是理所当然了。

    我这样想到,正当我打算上前安慰的时候,我眼角一缩,我分明在刘丽的脖劲处看到了几分阴暗的爪痕,那是阴气留下的印记,这说明王雅对刘丽有了杀意。

    “两人既然是最好的朋友,按道理说王雅是不会对刘丽下手的,眼下这情景,说明这刘丽有问题!”想到此,我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刘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