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七章 始末前因

第七章 始末前因



    “嘿,刘丽!”

    我上前拍了一下她,只是轻轻一拍,而她则尖叫了一声,犹如受伤的兔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起身就要跑,被我一把抓住了,待看到是我,方才停住脚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是你啊,吴晓飞,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鬼呢!”

    我目光冰冷的盯着刘丽,目光放在她的脖劲处,幽幽说道:“刘丽有些事情,你不告诉我,恐怕你就真的要见鬼了!”

    “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啊!”刘丽有些心虚,不敢看我的眼睛,将目光投向别处,故作轻松的说道。

    我冷笑:“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鬼魂不低头,等你死了后悔都晚了?”

    “吴晓飞你什么意思啊,我哪里得罪你了!”

    闻言,我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你不想说没关系,你回去烧一锅热水,肥皂在热水中完全融化,而后拿毛巾在脖劲处捂捂,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话音刚落,我已经走了,我已经确定王雅的死肯定和刘丽有关系,这样我就不急了,王雅想报仇,想杀人也要等到头七回魂的时候,算算时间还够。

    煮沸的肥皂水可以使得那些侵入血液皮肤的阴气显现,到那时不怕刘丽不过来找我!

    回到宿舍,我也烧了锅热水,沐浴更衣,而后准备画符,精良的符咒不但需要画符者道行高深,还需要画符的时候心灵守一,不能胡思乱想。

    从背包里拿出,黄纸和朱砂,烛台,将烛台点燃,我在心底不断的念静心决,整个人非常安静,心如止水,全神贯注,心神合一。

    片刻后,我将朱砂磨开,毛笔沾上朱砂,在烛光照射的地方,顿了一下,这叫点灵,只有点过灵的符咒威力才会巨大,才会有灵性。

    将黄纸摊开,我轻车熟路的画了起来,笔走龙蛇,一挥而就,片刻后十几张符咒已经被我画好,我收好放在旁边的包里。

    将油灯吹灭,打算休息。

    深夜我进入熟睡,屋外是一片竹林,此时一阵狂风吹过,竹子乱摇,一个黑衣慢慢的走了出来,而后向着屋内走了进来,慢慢的靠近我的床,突然扑了过来。

    叮叮叮叮!

    挂在我床帐上的摄魂铃突然剧烈的响了起来,那个黑影像是受惊了一般,一闪而逝,我没有睁开眼睛,在心底叹了口气,我身怀鬼眼自然是鬼魂眼中的眼中钉,从小到大像今晚的事情不知道遇见多少次了,我都习以为常了,翻个身子我继续睡去。

    第二天大壮回来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我问他怎么了,他撇撇嘴,说太惨了,王雅的妈妈一晚上哭昏了十几次,哭的叫人心慌,心里不是滋味。

    我点点头,能理解,然后我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听完几乎跳了起来,怒声道:“我去找那个****,妈的就算是个女人老子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将大壮拦住,道:“刘丽已经被王雅给盯上了,头七的时候估计会去找她,现在具体的情况还没搞明白,我估计一会刘丽会自己过来的!”

    话音未落,我抬眼一扫,刘丽正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示意大壮不要冲动,我们坐在凳子上,就等着刘丽过来。

    刘丽的面色很苍白,脖劲处红得吓人,有着道道血痕,她走到我的面前,就哭了起来:“吴晓飞,你可要救我啊,我真没有害王雅啊!”

    我看了看她脖劲处越加阴暗的痕迹,轻声道:“相信了?”

    嗯嗯!

    刘丽心有余悸的点点头,昨晚回去她就按照我说的少了一锅肥皂水,抹在了脖劲处,结果她惊呆了,不知何时她的脖劲处出现了几个黑手印,像抓痕。

    看到这些痕迹,刘丽几乎昏倒,发疯似的用手挠,皮肤都挠破了,痕迹还在,昨晚她一晚上都在做梦,梦见王雅过来找她报仇!

    看到刘丽的样子,估计是吓得不轻,我开门见山问道:“要我救你,很简单,最起码让我知道王雅为何要跳楼!”

    被我咄咄逼人的目光一瞪,刘丽脖子一缩,而后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因为前几次期末测验我有没有考过王雅,我就很气愤,每天晚上拿着书跑到教室挑灯夜战,每晚都九十点钟才回宿舍,而前天晚上我学习到很晚,都快晚上十一点了,我回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我就等到宿舍里王雅在尖叫和一个男人的怒骂声,我心里很诧异慢慢的走到门前,透过缝隙,我看到李正魁老师正赤身*的压在王雅的身上,而王雅在奋力抵抗,但是没有李老师力气大,还被打了几个巴掌,就这样被强奸了!”

    我看了刘丽一眼,满脸讥讽:“然后,你一直没敢出现,就眼看着王雅被强奸,这样就能让你妒忌的心好受一些?

    我,我。

    刘丽不敢说话,低着头愣在那里。

    “我去杀了他!”大壮此时双目通红,犹如发怒的狮子,抬脚就要向外冲去,被我一把拦住了:“大壮,你别着急,既然事情清楚了,那王雅头七回魂的时候第一个杀的肯定是李正魁,第二个才是刘丽,所以,李正魁必死无疑!”

    李正魁我没打算去救,而且他被王雅杀了后对于我救刘丽还有着好处,前面说了鬼一般都是怨念形成,打个比方,此时王雅的怒气和装满瓶子的水是一样的,她杀了李正魁,怒气就会消散一般,瓶子里的水就会少一半,这样我对付起来也轻松不少。

    刘丽瑟瑟的问了一句:“吴晓飞你打算怎么救我?”

    换来大壮的怒目而视,指着刘丽骂道:“救你麻痹,如果换成是我,你这种人我才不会救!”

    被大壮一吼,刘丽顿时不敢说话了!

    对于刘丽我也讨厌,不过罪不至死,我想了想道:“第一你找个愿意替你去死的人,在那人的照片写上你的生辰八字,然后画上符咒,他死你生。第二找一个得道高僧诵经念佛,用往生咒强行超度,送她投胎,不过我看这两种方法对你而言都不行,那就没办法了!!”

    顿了顿,我看到刘丽的眼泪扑哧扑哧又掉了下来,心中生气的同时也有些不忍,说道:“算了头七的时候我尽力试试吧,但是丑话先说在前面,我如果不是她的对手,我立马就撤,我不会为了你种人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