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八章 我们还是好朋友

第八章 我们还是好朋友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大壮,刘丽等一众同学到王雅的家里帮忙,料理农活,才几天的工夫王雅的父母都消瘦了不少,眼泪通红干巴巴的,那是眼泪流尽了。

    刘丽这几天在王雅的家里好一通忙活,做饭,晒被子,能做的事情都被她做了,只是随着时间的临近,我能感觉她的不安。

    时间眨眼即过,今天就是王雅的头七,我和大壮,刘丽返回了学校,此时距离高考还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再加上王雅跳楼的事情,此时学校里已经基本上没有人了。

    我让大壮去打探过了,李正魁还在学校里,没有离开,就住在我们对面的一个房间里,大概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

    随着夜晚的降临,我有些紧张,毕竟是独自第一次抓鬼,虽说之前跟在爷爷的后面见识了不少,但心中还是没底,但凡事都要有第一次,这是必须经历的!

    老老实实按照阴阳捉鬼记中的记载,先是在屋里的东南北三个角落放上三根蜡烛,之所以不在西边放在一个蜡烛,因为西对于鬼魂而言是阴向,那是通向地府的路,不能封闭,也封不住啊。

    三根蜡烛分别用红绳链接起来,红绳必须是用鸡血浸泡过后晾干的那种,而后将蜡烛三根蜡烛呈倒三角的形状放置在地上,像是一个口袋,口袋口对着大门,一旦王雅进来之后就会被困在这里走不出去,除非她放弃杀刘丽,从西边出去。

    这种方法简单实用,对付一般的鬼绰绰有余,在后面也会经常使用!

    然后我又吩咐了几句,刘丽犹如小鸡叨米般的点点头,很是听话,随着时间的临近,她怕的要命,浑身直打哆嗦。

    看着大壮和刘丽,我想了想从怀中将一瓶牛眼泪让给了他,说:“你将这牛眼泪抹上眼皮,正反各揉三次就可以看见鬼了”

    “这玩意能让我看见鬼?靠谱吗?”大壮不相信,打开瓶子在眼皮上点了几滴,正反各揉三次,然后睁开眼,打量四周,冲我怒吼道:“小飞,你又骗我,哪里有鬼啊,毛都没一根!”

    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无奈的说道:“你以为到处都有鬼啊,这里又不是乱葬岗,而且牛眼泪的效果时间比较短,只能持续一个多小时,要是你敢生吞乌鸦眼的话,可以持续五个小时,不知道你敢不敢!”

    “你少恶心老子了,要吞你去吞!”大壮笑着推了我一把,我继续说道:“一会你可别害怕,说不定需要你的帮忙呢!”

    大壮点点头,然后又将牛眼泪扔给了刘丽,冷言道:“你也抹点,再看一眼你的好姐妹!”

    刘丽颤抖的接过牛眼泪,在自己的眼皮抹了几滴,也开了天眼。

    午夜时分,十二点整,王雅还没出现,我并没有着急,大壮的额头也有些汗水,至于刘丽已经怕的缩成一团。

    “啊啊啊。”

    就在这时,对面李正魁的房间里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和阵阵惊恐声,这声音听得我都心寒,由此可知李正魁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五分钟后戛然而止,我示意两人,王雅要来了,让他们俩躲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不知不觉中房间里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好像直接从夏天变成了冬天一般,我知道王雅就要来了,果然不出一分钟,一个上身穿着红色毛衣,下身灰色裙子的人影飘了!进来。

    王雅还和生前一个样子,还是很漂亮,很文静,只是面庞很白,白的吓人,一点表情都没有。

    王雅慢慢的向前走去,她已经看见了刘丽,眼中迸发出惊人的恨意,而后直接一脚踩在了三根蜡烛的中间,而这时我嘴里快速的念道:“天地清明,日月追踪,神符镇煞,魂镇三方,急急如律令,疾!!”

    念完之后,三根蜡烛的烛光陡然变得强盛,与此同时王雅就像卡带了一般站在里面动弹不得,被红线一圈一圈的捆了起来,害怕不保险,我手一挥又补了一张镇鬼魂,这才放下心来,王雅只能用怨恨的目光瞪着我。

    而我也看着她,慢慢的她的眼珠开始往下掉,半边脸的血肉掉在地上,额头上有着嫩白的脑浆流出,红得白色十分的恐怖,这个样子就是王雅死时候的样子。

    我幽幽的说道:“王雅,你吓不倒我的,李正魁你已经杀了,该泄愤了吧,刘丽罪不至死的!”

    闻言,王雅的脸扭曲了起来,房间里的温度竟然再次下降,可想而知她的怒气是多么的浓,尖声叫道:“吴晓飞这事和你没有关系,刘丽必须要死,如果你挡我,我连你也杀!”

    见状,我不由摇了摇头,说道:“刘丽你出来吧,你们之间的事情还需要你们自己商量!”

    听到我的话,王雅死死的盯着刘丽,几乎都要跳了起来,困在她身上的红线越绷越紧,看得我心惊肉跳,这王雅该有多大的怒气啊,幸亏我加了一个符咒符震着,不然还真不一定能搞定!

    刘丽看着王雅的样子眼泪哗的一下就落了下来,忘记了恐惧,哭着走到王雅的身前,而后跪在了地面:“王雅是我的错,是我妒忌你,是我没有救你,你恨我,杀我都是应该的,我不配和你做姐妹,如果杀了我能让你消气,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

    说完,刘丽一把夺过大壮手上的桃木剑,猛然向着自己的肚子捅去,幸好我发现的快,抬起一脚将桃木剑给踢掉了,虽然只是桃木剑,但还是异常锋利的,绝对可以捅死人。

    我仍旧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王雅。

    王雅看着刘丽,眼中尽是复杂,两人的关系特别的好,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几乎是无话不说,形影不离,她们还约定要做彼此的伴娘。

    一分钟,五分钟,慢慢的,我能感觉的到王雅身上的煞气在变淡,不由叹了口气上前将符咒撕了下来,轻声道:“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王雅看了我一眼,我想回家看一眼!

    我点头,明天再给王雅做一场法事,将她超度,自杀的人在人间呆的时间越久,到地狱受的折磨就越大!

    王雅再次看了一眼刘丽笑了笑,嘴里动了动,我听得见她在说:“我原谅你了,我们还是好朋友!”

    说完,消失不见。

    只剩下刘丽在这里哭的稀里哗啦,好不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