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十九章 被封印的三层楼

第十九章 被封印的三层楼



    在宿舍休息了一会,崔涛和王凯的酒劲也下去了一些,两人又趴在电脑旁干了起来,鼠标狂点,嘴里吼叫,像是入魔一般。

    我和王猛笑了笑,两人拿了一些洗漱用品,打算到楼道里的席淑房洗漱,此时洗浴房人满为患,大都是刚来的新生,你一眼我一语,你是哪里人,你是那个系,拉关系的,找老乡的聊得不亦说乎。

    当然人群里也有一部分大二的学长,有人不解的问他们:“学长,你为什么和我们新生住在一起啊!”

    一个瘦高个子的学长神秘兮兮的说道:“和你们挤在一起,也比住在那栋见鬼的宿舍好!”

    “鬼?”有新生笑了笑,江大光学生就有数万人,面积也比较大,有些灵异事件很正常,毕竟这些学校买的地大都不太干净。

    似乎感觉到新生的怀疑,这个瘦高的学长目光有些胆怯,咽了咽口水,往外面看了一眼,而后说道:“你看对面那座四栋,是不是上面三层都是黑着灯的!”

    众人闻言,透过窗户望去,确实,一共十二层的宿舍,只有下面九层的灯光是亮的,上面的三层竟然是黑色,唯一的解释是那三层根本没有住人。

    没有住人就更奇怪了,江大每年招收新生近万,宿舍根本住不下,四栋那三层少说也能住下千把人,学校竟然让它空着。

    学长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本来我们都是住在四栋那三层的,但是上学期出了一件事,我们集体抗议****,学校将我们安排到了这一栋!”

    “什么事情?’

    “去年三月份我们学校出了一起命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九个人跳楼,当时连教育局都惊动了,派人下来调查,却毫无结果。起先是十二层有一个男生不知为何想不开半夜从阳台上跳了下来,但令人惊恐的是男生坠楼的地方,有着用血液写的“一”字,看起来触目惊心。“

    ”当时,学校就感觉不对,加强了安全的巡逻,可是第二天,第十一层又有一个男生跳楼了,坠楼的地方多了一个”二“字,这还不算完,第三天,第十层同样一个男生跳楼了,死状相同,不一样的是”二“变成了”三“,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会有人跳楼,但是奇怪的是跳楼的人都集中在最上面三层,而那段时间急救车,殡仪馆的拉尸车,警车,来了又来,走了又来,一共来了九次,都成了常客!”

    说到此,瘦高的学长眼中闪过一丝惊惧,牙齿有些打颤,他说:“我住在第十一层,有一次我目睹了跳楼的经过,那个男孩是我们隔壁的,我们还经常打牌玩游戏,我亲眼看着他好像在和什么说着话,嘴里带着笑,而后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从那以后,我们集体抗议要求搬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死亡的阴云笼罩在众人的头上,甚至有些学生干脆休了学,回家了!”

    学校让了步,让我们上面三层的都搬了出来,据说暑假的时候学校请了法师在哪里连续做了三天的法事,而后彻底将那三层给封了起来,谁也不允许进入。

    “今天你们在电子门门口见到的那个送花的女孩,他的男朋友就是住在十一层,跳楼的就有他!”瘦高学长的声音低沉,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四号楼,幽幽说道:”今年不知道如何,有传说每年都会死上九个人才会消停!“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去年就发生了呢!“

    ”也许是那个鬼去年苏醒了!“

    ”或许是有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知道是谁插了一嘴,大家都静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

    我和王猛对视一眼,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样子,而我倒有些紧张,先前经过后面的树林那道白影,现在又加上被封住的三层楼,谁知道这个学校还隐藏了多少危机。

    我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从枕头底下将摄魂铃拿了出来,悄悄的挂在床沿,而后趴在床上,透过阳台的玻璃,盯着对面的四号楼,漆黑的楼道里好像隐藏着穷凶极恶的妖孽。

    第二天,我和王猛,崔涛四人一大早起来就到食堂的窗口去领校园一卡通,本以为起得早,应该人少,去了才知道,那叫一个人山人海。

    苦笑不已,我们乖乖的排起了队,就在这时我眼睛一扫,看到了陈欣,她还是老样子低着头,头发盖住半边脸,表情瑟生生的,我不由上前拍了她一下,她吓了一跳,见到是我,眸子里极为诧异,而后抿嘴一笑。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她和我是一个系的,咦,有古怪,我的目光盯在她的左脸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到那块绿色的胎记好像动了一下。

    我暗暗的留心,打算回去查查典籍。

    聊了一会,我回到了自己的队伍,王猛和崔涛几人直冲我挤眼,愉悦道:”晓飞,眼光不错,这小妞虽然有块胎记看着吓人,但是抛去这一块,还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而且更为难得的肯定是个邹,多好啊!”

    我推了他一把,有些无语,王凯和崔涛这对好基友喜欢游戏和女人,而王猛则是典型的篮球痴,现在正准备开学参加篮球部呢!

    十分钟后我们领到了校园一卡通,又紧接着军训的服装。

    中午,我们正在食堂吃着午餐,就在这时食堂里,和校园的走道上到处都是骚动,不一会老师,学校的保安,以及警车都来了。

    “出了什么事情?”王猛不解的问道。

    我丢下碗筷,站起身,道:”我们去看看!“

    几人点头,我们跟着人群后面,却发现人群的方向却是学校后门的方向。

    我们走到的时候,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少警察和法医戴着手套,面色惨白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后面两个警察抬着担架,被白布盖住。

    ”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晚九点左右,致死原因我无法解释!“法医扶了扶眼睛,无奈的说道。

    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恰巧一阵风吹过,白布被吹开一角,我们倒吸一口凉气,死者是一个男生,整张脸几乎都没有肉了,累累白骨露出,再往下气管什么的都还在,唯独肉没有了。

    ”这是被野兽撕咬了吗?“崔涛面色惨白,喃喃说道。

    王猛突然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响起了树林里男女的呻吟声,这男的不会就是昨晚的男主角吧!

    这时,树林里又有一阵骚动,然后法医,警察都跑了出来,扶着树狂吐。

    ”又发现一句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