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二十三章 去尸鳖

第二十三章 去尸鳖



    吴明有些不放心,一直将手里的绳子全部捆完,方才心有余悸的坐在那里只喘气。

    刚坐下,发现屁股下面有东西,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只断手,吴明当即给扔了出去。

    进来的时候没有时间观察,现在稍微一扫,胃里就有股翻江倒海的冲动,这屋子里到处都是血液,断手,碎肉,有些尸体已经被咬的支离破碎了。

    我让吴明尽量将尸体给保持完整,这也算是积阴德了。

    而后我看着躺在那里犹如死猪的走肉,这走肉肯定是要烧掉的,但是因为其蕴含着强大的阴气,就算是用汽油都烧不着,所以首先要将阴气给去掉。

    我吩咐吴明出去准备了几样东西,一截桃木枝,要刚刚折下来的那一种,枝桠上带芽。

    一把静香,上金下红。

    二斤猪肉,以及一些芥末,一瓶烧酒。

    吴明点头立即跑了出去,我利用这点时间,检查了那个被咬的警察,没有被传染到尸鳖。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吴明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我让他准备的东西都齐了。

    我将静香在走肉的头顶处点燃,然后拿起桃木枝开始围着走肉打转走动,嘴里念着往生咒,每转上一圈,手里的桃木枝便扬起,而后抽打在走肉的身上。

    就这样我围着走肉转了七七四十九圈,手中的桃木枝也抽打了四十九次,桃木枝由先前的嫩绿变成了乌黑。

    “这走肉要在今晚午夜之前烧掉,这根桃木枝要一起烧掉,烧了之后,接触过尸体的人都要找香樟叶泡个澡去去邪气,免得带来霉运!”

    吴明点点头,他拿起了手机开始给火葬场打电话,安排时间。

    我趁着他打电话的时候,走了出去,大厅里的人没有减少,反而多了一些。

    我走到局长的跟前,问道:“那个女警察哪去了!”

    局长指了指他的办公室,告诉我;“按照我的意思,我们将宁雅安排到了办公室!’

    宁雅也就是那个美女警察的名字,我摸了摸鼻子,而后向办公室走去。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空调开着,温度很高,照明灯也开着,很亮,在这种环境下尸鳖一般是不会出来活动的。

    办公室里有两个女警察陪伴着宁雅,见到我走来,宁雅有些紧张的问道:”你要怎么将尸鳖给抓出来!”

    “别急,阴气还没有上头,尸鳖应该没有动作!“我扫了一下宁雅的印堂,哪里虽然有几缕阴气,却没有多大问题。

    宁雅坐在那里,高耸的胸部起起伏伏,显示出她激荡的心情。

    我将那二斤猪肉拎了过来,削掉一片,用烧酒浸泡一会,而后撒上芥末,用一根绳子拴住。

    ”那个美女,麻烦你坐直,挺胸,将嘴巴能张多大张多大。”我右手拎着经过处理的肉片,阴笑的看着宁雅,说道。

    “你,你不会是想把这恶心的肉塞进我的嘴巴里吧!”宁雅一副见鬼了的样子,接着说道:“不行,能不能换种方法!”

    “行啊,那个美女,麻烦你将裤子脱掉,腿能张多大就张多大!”

    “你耍我啊!”宁雅一下子站了起来,小拳头握紧,美眸瞪大老大,小嘴微张,好像随时过来揍我。

    我挑了挑眉,对付尸鳖只能用钓鱼的方法将它引出来,你告诉我,除了你身上这几个孔,其他哪能塞下这块肉,除非在你身上挖出一个洞。

    宁雅指着我说不出话,显然被气的不轻。

    “怎么样,要不要张嘴,我还要回去军训呢!”我催促道。

    宁雅恨恨的看着我,而后按照我的吩咐,坐直了身体,嘴巴张的很大。

    我上前一把,左手抓住宁雅的下巴,使她的嘴巴闭合不了,然后将那块肉塞了进去。

    我的动作有些大,估计有些疼,宁雅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大约过了一分钟,宁雅感觉到喉咙里很痒很麻,我知道差不多了,这时候我慢慢的拽动绳子,好像钓鱼一般,下一刻我猛地一抖,肉块出来了。

    只见那肉块之上趴着一个黝黑的尸鳖在那扑哧扑哧的啃食着猪肉,这只尸鳖大概有两指头大小,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尸臭味。

    我将肉块带着尸鳖仍在地上,将剩余的烧酒全部倒了上去,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燃了,咯吱咯吱的惨叫,而后尸鳖被活活烧死。

    宁雅看到我从她的肚子里钓出来的尸鳖,当场就吐了出来,只是更恶心的是,她吐的全部都是驱虫,以及尸鳖蜕的皮。

    另外两个女警也是面色泛白,两腿发软。

    “好了,回去休息一番,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补补,要不了三天就能痊愈了!”我拍拍手,笑着说道。

    宁雅还在那里吐,没有理我,看样子最近一段时间她都吃不下去饭了。

    此时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我要回学校,吴明非要拉我一起吃饭,说是谢谢我。

    吴明带我到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菜,还要了一箱啤酒,然后我们就喝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吴明的面色微微泛红,话也多了,他说他一直都相信有鬼的存在,在当刑警的这些年,他遇见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案子。

    这种案子他解决不了,每次都会被上面派人接手了。

    他说他之所以相信有鬼,还是小时候的一件事件,那时他家住在三楼,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单独睡,他的房间靠近路面,抬眼透过窗户就能看到下面的道路。

    他记得那是一个阴天,天上没有几颗星星,他坐在椅子上做功课,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轰鸣,那是摩托车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只见那摩托车突然像是喝醉酒了一般,东倒西歪,最后一头撞到了电线杆上。

    鲜红的血液顺着路面流淌,流出很远。

    他当时不是很害怕,真正令他害怕的是,以后每一天那个时候,他总能听见那个摩托车的声音,和路面出现的血液。

    我静静的听着,这类应该属于阴魂不散,这类鬼魂根本没有意识,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在做着生前的重复动作。

    最后,吴明问我:“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很多给鬼!”

    我点头,这个世界到处都有鬼,例如,刚刚我们在喝酒的时候,就有一个酒鬼站在我们旁边流口水,例如,刚刚经过的烤鸭店门口,就有一个鬼在舔烤鸭。

    其实,鬼就在我们身边,可以是在厕所里,床底下,大路上,鬼有鬼道,人鬼殊途,一般而言,是属于两个世界,谁也不干扰谁。

    所以一般而言,鬼都是无害的,有害的一般都是怨念比较重的恶鬼,厉鬼。

    我和吴明又聊了一会,他开车将我送回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