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二十四章 教官讲故事

第二十四章 教官讲故事



    当我到达学校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多,我走在校园里,操场上,广场上站满了队伍,嘹亮的军哥,口号响起,下午的军训已经开始了。

    我加快了脚步,向着宿舍走去,走到电子门的时候,大爷正翘着二郎腿,抽着旱烟,一副自在得意的摸样。

    “咋样,小子,解决了没有!”大爷见到我,笑眯眯的,露出一口黄牙,看得我都想上去给他一脚,真是欠揍。

    我点点头,解决了,并将经过和他说了一遍,大爷赞许的点点头,而后面色微微一凝:“小子,四号楼的东西太凶,不要鲁莽!”

    这已经是大爷第二次告诫我了,这让我明白四号楼肯定隐藏了大家伙。

    我又和大爷聊了几句,然后回到宿舍换了衣服,换上军装的我,看上去很有精神,板寸头,宽肩膀,棱角分明的脸庞,还别说真有些帅气,又自恋的耍了几个姿势,而后向着操场走去。

    我们这一批新生近万,光教官就请了近千,分成了上百个连队,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我头皮发麻,这让我找到什么时候。

    我硬着头皮,目光在人群中穿梭,寻找着王猛三人的身影,整个操场都找完了,都没有找到。

    而后,我开始在广场寻找,此时广场上的连队很热闹,是在做俯卧撑,好像连队之间还在比赛。

    ”吴晓飞,这里!“

    就在这时,王猛的声音传来,我带眼一看,发现了王猛的所在,这一喊将教官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教官的年龄不大,应该在二十左右,很年轻,有着军人特有的严肃,皮肤黝黑,很壮硕。

    我摸了摸鼻子,走了上去,道:”教官,吴晓飞报道!“

    教官打量了我一下,而后吸了吸鼻子,眉头皱了起来,转了一圈打量我一番,冷笑道:”第一天军训就敢迟到,还敢喝酒,这要是在军队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报告,我有急事,白老师已经帮我请过假了!“

    请假让你喝酒了吗?两百个俯卧撑,做得到就归队,做不到就离开!“教官冷着脸说道,作为一名军人,对自己对他人的要求都异常严格!

    ”两百个俯卧撑?“

    其他人听到都是一愣,刚刚的俯卧撑比赛最多的才做了一百五十多个,现在两百个怎么可能做得到。

    王猛看着我,一副爱莫能助的摸样,刚刚的俯卧撑他才做了九十多个,据他估计我能做五十个就不错了。

    闻言,我不由笑了,两百个俯卧撑对我而言,还真不算事情,从小在爷爷的训练下,每天都至少数千个俯卧撑,数千个仰卧起立,而且每天练习杀拳,日积月累之下我的体力已经相当强悍。

    二话不说,我趴在地上开始做起了俯卧撑,我的动作很标准,很迅速,起卧之间用不了一秒。

    ”1“

    ”2“

    ”99“

    渐渐的众人的目光变了,我的动作丝毫没有变慢,就连额头上都没有汗水,转眼间两百个俯卧撑已经到了,可是我没有停,我继续做着。

    最后,整个连队都为我数了起来,吸引的旁边的连队也过来围观,几个教官站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犹如机械一般好像不知道疲倦,仍然一板一眼的做着俯卧撑,我自己的都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最后自己都感觉到肌肉的酥麻,无力,应该快到极限了。

    而此时,围观的众人已经用看神的目光在看我了,王猛这小子嘴巴张的老大,都能塞下一个鸭蛋。

    一些小女生也欢欣雀跃的为我加油,至于那几个教官也是相顾愕然,良久其中一个教官,笑道:”老顾,你这下遇到高手了,你自己也最多做到五百吧,这个学生可是要破千了!“

    啊哦!

    我猛地大吼一声,一下子跳了起来,拍了拍手,走向教官问道:”教官,我可以归队了!“

    ”1123,妈蛋,这家伙是外星人吧!“

    ”看他的样子,估计还能做个几百,这家伙的体力太变态了!“

    教官略微震惊,而后点点头,我的个子比王猛矮一些,我站在了他的后面。

    眼睛盯着鼻尖,将那些注意的目光完全给忽视了。

    之后又恢复了正常的训练,原地踏步,稍息,立正,转身间已是到了晚饭的时间,在食堂里大家议论纷纷,主题就是我做了1123个俯卧撑的事情。

    ”晓飞,你这活塞运动这么吊,以后那个女人受得了你啊!“王凯咬着鸡腿,打趣道。

    我头都没抬,继续和饭菜奋斗着。

    晚上我们不军训,大家都坐在操场上,广场上唱军歌,表演节目,有女生上去跳舞,有男生上去唱歌,一时间其乐融融,好不快乐。

    ”教官,你也来表演一个吧!“王猛大吼一声,吼完,冲我挤眉弄眼,这家伙想陷害教官。

    ”教官来一个。来一个!“崔涛和王凯也起哄,最后整个连队都起哄了,尤其其中的几个大胆的女孩已经走上前去拉教官了。

    教官耐不住众人的呼声,挥了挥手,说道:”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这样吧,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个鬼故事,怎么样,大家敢听吗?

    “切,想吓我们啊,我们不怕,说吧!”女孩笑嘻嘻的说道。

    教官笑了笑,而后顿了一下,开始了叙说,我们也安静了下来,听教官讲故事。

    教官说:“那是我刚入伍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被分在了通讯连。有一次,地方邮电局架线,人手不够,向部队借一部分人帮他们,他有幸地成为支援地方建设十五人中的一人,每天早上8点到工地,下午6点回部队,在工地上就是拉拉线,爬爬杆,比在营区训练轻松多了。”

    “而且地方上的人对我们不错,每人每天一包烟,中午请吃一顿饭,生活不错,大家都挺高兴的。

    大家干了一周多,终于把事情做完了,地方上的人请我们到酒楼好好吃了一顿,每人发了两千块元的辛苦费。回部队的时候天都差不多黑了。

    我们坐的是141型的解放牌汽车车,向营区开去,在半路上,汽车从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子身边驶过,大家想必喝了一点酒,心情又不错,再加上这个女孩子长得蛮不错,十*岁的样子,一看就是个高中学生,于是我们就向她起哄、逗她、吹口哨什么的,一会儿就看不见人了。

    说到此,教官停了停,说:“事后我就觉的很奇怪,当时光线并不好,不知为什么看得这么清楚?反正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这时候静悄悄的,大家都在听教官讲故事,就连隔壁都有几个人跑了过来,坐在哪里听。

    教官继续说:”过了一会儿,汽车又从一个自行车的女孩子身边驶过,大家又向她起哄,等大家看清楚时,吓了一跳,这个女孩跟刚才那个女孩一模一样。”

    我们互相议论说,是不是双胞胎呀!!!!

    汽车又前行了一会儿,忽然前面围了许多人,我们车子停下了,大家跳下车,一问,原来是前面出了车祸,撞死了一个女学生,由于我们是当兵的,理所当然的要管,大家走向前去,用电筒一照,大家吓了一跳,死者是被车从前胸压过去的,身下淌了许多血,但奇怪的事,脸一点也没伤着。突然,有个贵州兵叫了一声:“这就是我们刚才遇见的那个女孩!!!”

    我们一看,果然是的,大家当时吓得脸都白了,当时那两个骑单车的女孩和我们汽车行驶的方向是一样的,而且还被我们抛在了后面,除非那是三胞胎。

    “肯定是见鬼了!’

    刚刚那几个胆大的女孩,此时也有些害怕了,几个人坐在一起,没有起哄。

    “晓飞,你觉得是不是遇见鬼了!”王猛突然问我。

    “我哪知道!”我笑着说,心底却暗暗嘀咕,教官和刘明说的事情其实是一样的,都是死者不知道自己死了,还在做着生前最后一件重复性的事情,像是卡带了的磁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