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二十七章 阴胎记

第二十七章 阴胎记



    围观的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表情惊讶,一番发现新大陆的一样,对于我敢和魏东对着干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事实上我就是一个从小山村里出来的穷学生。

    当然,我并不怕魏东,阴阳之术可以救人,可以抓鬼,同样也可以整人。

    碧衣女子捂住自己的左边,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我真敢打她,下一刻泪水哗的一下出来了,而后轮到他扑进魏东的怀里了,使劲的挤啊挤,用胸口不停的磨着魏东。

    魏东的脸色很难看,他在学校作威作福惯了,谁敢顶撞他,而我竟然敢当着他面扇他女朋友耳光,很明显就是看不起他,藐视他。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魏东眼中凶光爆闪,这么多人围观,如果今天不帮我打得半死,他就会颜面扫地,会被其他纨绔子弟笑话。

    此时,陈欣也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我,魏东有很多狗腿子,真打起来,她怕我挨揍。

    我冷笑,道:“就凭你,不是我看不起你,我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草尼玛的,你敢和东哥这么说话,看老子削你!”魏东身边的一个狗腿子,觉得表现的机会来了,握紧拳头,扑了过来,对准我的脑袋就砸了过来。

    旁边围观的同学,噗的一下全散开了,害怕殃及池鱼,而王猛是东北人,义气是没啥说的,大步就走了过来,而崔涛和王凯两人对视一眼,也走了过来。

    待狗腿子的拳风扫动我的头发之时,我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拳头,而后向下一折,发出咯吱的声音,脱臼了。

    而后顺势一脚踹出,发出令人心惊胆颤的闷哼声,狗腿子应声飞起三米多远,摔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还有三个狗腿子,见到我如此身手,面色有些惊恐,但不敢得罪魏东,硬着头皮扑了过来,三个人张牙舞爪,从不同的的方向挥舞着拳头。

    我冷笑,助跑两步,腾空一米多高,在空中连续出腿,踹飞两人,而后一个空心翻躲过第三人的攻击,抓住空档,一拳扔了过去。

    应声而倒。

    王猛愣在了哪里,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我,他刚刚离我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现在离我只有不到一米,也就是说我解决四人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这吓尿他了。

    震惊的不只是王猛,围观者也是哗的一下沸腾开了,我的动作连贯霸气,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见。

    “妈的,我记起来了,这小子叫吴小飞,前几天军训的时候随随便便做了一千多个俯卧撑,原来是武林高手啊!”

    “我草,太帅了,我都想拜他为师了!”

    也有花痴女双手捧胸,面色异彩的看着我。

    魏东面色惊慌,双腿都有些发抖,他没想到我的身手如此厉害,如果早知道如此,打死他也不敢惹我。

    “同学,人你也打了,钱也给了,我们扯平了,凡事留一丝底线,大家日后好相见,如何!”

    话虽如此,但是魏东怨毒的目光出卖了一切。

    “日后好相见?你这人我根本不想见到!”我冷笑,反正梁子已经结了,你现在就是给魏东跪下,他都不会饶你。

    “给脸不要命,我看你是不想在江大混下去了!”魏东觉得自己已经够放下身段了,没想到对方还是如此不依不挠,只是他不知道以前他也是如此的吗?无论谁得罪他了,哪怕已经道歉,求饶,还是少不了被削一顿。

    只是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被一脚踹飞,摔在地上,弓着身体,捂住肚子,胆汁都险些吐出来了。

    “我草你妈,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魏东几乎发狂了,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他,脸上的肌肉挤压在一起,异常狰狞,有疼的,有气的。

    看到我还要上前,王猛一下子拉住了我,低声说道:“小飞,算了,不要搞得太严重了!”

    打了魏东一顿,我的火气也泄了不少,旁边的陈欣眼圈哭的红肿,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点点头,缓缓的向魏东走去,魏东见到我走来,面色一变,忍不住向后退去,我面露鄙夷,笑道:“魏大公子,打你的人是我,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我等着你!”

    说完,我也不管魏东难看的神色,拉起陈欣离开了,王猛苦笑的摇摇头,这下完蛋了。

    我拉着陈欣走到电子门,笑道:“没事了,别哭了。”

    嗯!

    陈欣揉了揉眼睛,小声的嗯了一声,飞快的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而后她的室友走了过来,冲我竖了竖大拇指,将陈欣接走了。

    “啧啧,小子,眼光不错,这小妮子的姿色在江大可以排前十,只是可惜了。”大爷此时搬个凳子,抽着烟,啧啧的看着我。

    见到大爷,我眼前一亮,舔着脸问道:“大爷,陈欣脸上的那块绿色的印记,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头啊!”

    “当然不对头了,那是阴胎记!”大爷叼着烟,目光却在那些大白腿上晃悠,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这老家伙比我还色,这么大年纪,家伙可能用了,估计都生锈了。

    如果让大爷知道我心中所想,估计非暴打我一顿,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吐了一个完美的眼圈,大爷说:“阴胎记,分为两类,一类为死记,这种只能通过手术驱除,另一种为活记,这一类比较麻烦,但也简单,自己回去查资料,你这小子,阅历没有就算了,连常识都没有,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教的徒弟。

    娘的,老子是自学成才好吧。

    大爷不说,我也就没追问,听他的意思,陈欣的胎记应该是活的,至于是不是只有回去查查资料才知道。

    回到宿舍,王猛和崔涛三人都在,见到我进来,三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小飞,你今天将魏东给得罪死了,依他的尿性,暗地里肯定会做出些下流的动作!”

    感觉到三人的关心,我心中一暖,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管他去来,既然做了就是做了,后悔能有什么用。

    当下笑着说道:“你们放心吧,凭他魏东我还真不看在眼里?”

    听到我斩钉截铁的话,王猛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我说,小飞啊,你不会真的是某个大老板的私生子吧,传说你来报道的时候,是三个校花一起送你来的,还给你拎包,买水!”

    我神秘一笑,没有回答,这样可以让三人不用那么关心。

    “****,小飞,你出名了。!”崔涛趴在电脑旁,指着电脑频幕,惊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