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三十二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三十二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录像不是高清的,只是一般道路上的那一种,辨析度不高,而且佣人那天去上坟的时候,恰巧是阴雨天,所以使得录像的质量大打折扣,只能隐约在电脑里看出一道灰色的身影,看不出面庞。

    如果是一般人来观看这个录像的话,估计都不会注意,但是梁博的眼圈却一眼认定,那是个人影,就是她的母亲。

    是不是她母亲,我不知道,我能确定的是,那个影子确实是鬼魂。

    梁静烟小声的问我:“吴小飞,怎么样?”

    我点点头,然后看着梁博道:“梁叔叔,麻烦你带我去看看那个佣人和梁浩!”

    梁浩也就是梁博的弟弟,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梁博点头,带着我们向着佣人的住处走去,七拐八弯之后方才达到,佣人此时正在屋里休息,面色泛白,眉宇间阴气蒸腾,眼睛深处的瞳孔白多黑少,这些都是被鬼上身之后的现象。

    佣人见到梁博,就要起身行礼,被梁博挥手,而后他看着我。

    我点点头,得到验证,梁博和罗婉的面色都有些泛白,那边那个美妇差点摔倒,眼泪都出来了,如果佣人是被鬼上身的话,那她的丈夫梁浩肯定也是被鬼缠上而来,女人对鬼魂有着天然的畏惧,哪怕梁静烟经历过一次,还是会害怕!

    梁静烟扶住了美妇,略微焦灼的看着我,躺在那里的是他的叔叔,她也着急啊!

    “我需要一双筷子,红色的那一种,要用过的。!”我目光让放在佣人的身上,嘴里吩咐。

    听到后,梁静烟飞快的跑了出去,不到五分钟,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双红色的筷子。

    “绑了他!”

    我看着佣人说道。

    听到我的话,又看着我严肃的眼神,梁博只是惊诧了一下而已,便从屋子里找出了一截绳子,上前将佣人绑了起来。

    “老爷.”佣人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也不敢动,只是不解的看着梁博。

    我看了一眼窗外,不知何时,太阳被乌云遮住了,屋里顿时暗了下来,梁静烟想去开灯被我阻止了。

    我拿着筷子嘴里念着驱魂咒,然后闪电般的夹住了佣人的右手中指,用力的往手背掰。

    啊!

    佣人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好像杀猪一般,被筷子夹住的部位突然冒出许多青色的气体和一些不知名的液体。

    与此同时,佣人剧烈的挣扎,好像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椅子被佣人给挣的嘎吱发响,随时都会散架。

    “快按住他,不要让他动!”

    见到佣人身上发生的事情,饶是以梁博的胆识背后都有些发怂,听到我的吼叫,他上前一把压住了佣人。

    几个女人这是站的远远的,惊惧的看着。

    我拿着筷子,继续用劲,这鬼太尼玛能忍了,鬼附在人的身上,就是一体的,也就是说佣人受到的痛苦他也是感同身受,而且加在筷子的威力,鬼魂受到的伤害会被佣人高几倍。

    筷子上方下圆,象征天地乾坤,若红就能制住一般的鬼魂,不过它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一心求死的人用筷子戳破喉咙自杀,那他死后不但不能不如轮回,还会变成厉鬼,比穿红衣跳楼还要猛!

    我加大了劲,此时佣人的手指都快被我折成了九十度,手指都要断了,竟然还不出来。

    突然,屋里一凉,好像一阵阴风吹过,将屋子里的书本什么都吹掉了,而后消失不见。

    屋子里的人都感觉到了那种冰冷的感觉,好像是从脚底心一直蔓延至心口。

    “小飞,解决了吗?”梁博不愧是生意人,很快将自己惊惧的神色隐藏,而后亲昵的对我笑着对我说。

    我掏出一张符,念咒烧掉,而后放入旁边的杯子里,倒上水给佣人喝了下去,这才回答;“佣人身上的鬼已经走了,但是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晚上他还会回来,回来找你!”

    我刚刚清楚的看到一个身穿灰褐色衣服的老太太从佣人身上跑了出来,她的面庞灰暗,好像是从土里出来的一般,怨气很大,如果杀了一个人,随时都可以蜕变成厉鬼!

    按道理说,我伤害了她,她会记恨我,但是她眼中的仇恨直接掠过我,放在了梁博的身上。

    听到我的话,梁博再也淡定不下去,面色变得煞白煞白的,忙问我该怎么办,我摇摇头说道:“带我去看看梁浩吧!”

    梁博点头,然后带着我来到了梁浩的房间,梁浩的房间很大,进入到房间我只感觉到一丝阴气,很淡,而后看到躺在那里动也不动的梁浩,我叹了一口气,我的猜测得到了印证。

    现在有一点现在可以断定,那个身穿灰衣的老太太就是梁博的母亲,只是我不明白梁博兄弟俩究竟对他们母亲做了什么,使得他们的母亲这么愤怒,要上佣人的身,

    要知道上人身体的鬼魂到达地府是会被惩罚的,而且如果上身的人阳气太重,还会将她的魂魄冲散,形神俱灭,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一般不是有着强烈的怨气或者没了心愿的怨鬼是不会上身的!

    但是要说报复也不对,躺在那里的梁浩虽然看着吓人,但是基本上没事,就是修养几天的问题,这只有一点能解释,老太太还是心疼自己儿子的,舍不得下手了,舍不得啊!

    想到此,我不由的鄙视起梁博了,自己的母亲都不好好爱护,再有钱又怎么样,如果不是看在梁静烟的面子上,我都想回头就走!

    “我丈夫是不是没救了?”美妇见到我叹气摇头,腿一软,眼泪又掉了下来。

    梁静烟一家人也眼巴巴的看着我,那希冀的眼神,生怕我说出梁浩没救了。

    我淡淡的说道:“梁浩没事,只是被阴气冲了一下,再加上他最近身体弱,所以才会昏迷不醒,一会我给他画一道符喝了就行了!”

    仿佛感觉到我不太高兴,梁博诧异的问道:“小飞,有什么事情你直说不!”

    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将事情说了出来,听完后,梁博眼圈红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

    原来梁博以前并没有如此家室,这是他近二十年拼出来的,他的老家也是在一个小村里,那时他是大学生,胸有抱负,不甘心在乡村里窝着,想出来打拼。

    而他的母亲则是舍不得儿子原形,为了留住儿子强硬的安排了一门亲事,哪知道梁博生性强硬,晚上偷偷的收拾东西跑出去打工了。

    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好,受不了这种打击,一时气愤,就去了。

    当梁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母亲去世已经一个多月了,他在村子里几乎成了不孝的代名词,没脸在村子里呆下去,只能将十几岁的弟弟梁浩带在了身边,并将母亲的坟给迁到了江阴市。

    而弟弟梁浩也因为这事,一直和他闹着别扭,两人时不时的大吵一顿。

    事业上刚刚起步的梁博整天忙得昏天暗地,老母亲的忌日经常忘记,有时就算是想起了,没有时间也是找佣人代替。

    听完后,梁静烟和罗婉在不停的哭泣,我也沉默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看着梁博我说道:“晚上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事情解决你们搞定,我想总不会你要我将你母亲的魂魄打散吧!”

    梁博看着我,默默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