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三十四章 林雯雯

第三十四章 林雯雯



    闻言,梁博上前两步猛地跪在了哪里,泪如雨下,他从小父亲去世的早,是母亲一手将他和弟弟拉扯长大,平日里舍不得吃,一年到头吃不了一顿肉,省下的都给了他和弟弟。

    在梁博的记忆里,母亲一直都穿着那身灰褐色的衣服,缝缝补补穿了好几年,一直到她去世。

    “妈,我错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我是畜生!”梁博放声痛哭,母亲一直都是那么的爱他,而他又对母亲做了些什么,生前不曾孝顺过一丝,死后也没去拜祭过几次。

    梁静烟母女俩也是走上前跪在梁博的后面,不做声,眼泪也在不停的往下流。宋佳走到我的身边,小丫头也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老太太就那样愣愣的看着梁博,好像一尊雕像。

    我叹了口气,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没有那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我猜测,老太太估计临死的时候都还记挂着梁博,放不下心,死不瞑目,虽然能凭借血肉之间的联系,夜夜托梦,却无法知道梁博身在何处。

    人老成精,这鬼也是一样,随着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老太太对儿子的思念越来越浓,而梁博兄弟俩也没有去拜祭她,冥冥之中老太太自己都没发现在她的心中已经藏了不少怒气,而这次佣人去上坟,估计刺激的老太太悲愤交加,然后怒气爆发,变成冤鬼。

    老太太身上的怨气慢慢的变淡,眸子里渐渐出现了神采,眼仁,而后两眼一翻:“小博,我这是在哪里啊!”

    怨气已散,老太太恢复了原样。

    “妈!”

    梁博带着一声哭腔,就要冲上去,被我拦了下来,虽然老太太的怨气已散,但是毕竟是鬼魂,而梁博是人,两人接触总有损伤,要么老太太鬼气重,梁博大病一场,这点从梁浩不省人事便能看出来。

    要么,梁博的阳气重,将老太太冲的魂飞魄散。

    看着梁博诧异的目光,我解释了一番,而后将符咒揭去,将布好的阵法也破去,然后拉着宋佳向外面走去。

    时间不多,还是留个他们一家人吧!

    屋外星星出现天,我叹了口气,看着宋佳还在那里噘着嘴抹眼泪,我暗暗好笑,这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哭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下意识的我伸出手,将宋佳眼角的泪水抹去,调笑道:“校花徒弟,别哭了,现在像个小花猫,一点都不漂亮了!”

    宋佳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瞪着大大的眼睛,小嘴微微张开,愣在哪里,而后面颊一红,嘴巴嘟了起来:“师傅,你欺负我!”

    我没有和宋佳纠缠,转移话题问道:“校花徒弟,你现在还害怕鬼吗?”

    “以前害怕,现在不怎么害怕了,鬼都是人变的,可怜人变的!”

    我点点头,鬼其实是可怜的,人常说我是被逼的,其实鬼也是被逼的,谁不想好好投胎。

    过了一会,梁静烟过来找我,她的眼圈还是红红的,见到我勉强笑了笑,我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来,屋里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正和梁博说着话,嘴角带着微笑,心满意足。

    见到我,老太太就要给我行礼,非要感谢我,被我拒绝,对方是长辈,受了她的礼,这是要折阴寿的!

    而老太太因为过分的思念儿子,一直没去投胎,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投胎机会,我只能给她做一场法事,多烧一些过路钱。

    而后老太太含着泪慢慢的消失了。

    我则在梁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离开了,梁静烟开车送我回去,一路上她笑靥如花,心情很是不错。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距离和林蓓蓓约定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我可不敢得罪那个女人。

    但是我也不敢催促梁静烟,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两人有些不对头,只能坐在那里干着急。

    似乎看出了什么,梁静烟的面色有些微微不对劲,但车子的速度确实变快了,片刻后她说道:“吴小飞,你觉得林蓓蓓怎么样?”

    我有些不明白梁静烟的意思,只能诧异的看着她。

    梁静烟似乎愣了一下,而后苦笑道:“其实,我和林蓓蓓是一起长大,我们一起从小学,中学,大学,我们无话不说,是最好的闺蜜!”

    我有些诧异,没想到梁静烟竟然和林蓓蓓认识,还那么熟,那为毛见面了还不说话,还让人感觉像是对头一般!

    “林家算是江阴市最有势力的家族,而林蓓蓓人聪明,漂亮,做事能力也强,从小就是林家的掌上明珠,人难免有些傲气,但是非常好相处。”

    “林蓓蓓还有一个姐姐,名叫林雯雯,比林蓓蓓大三岁,人长得也漂亮,姐妹俩感情极好,形影不离,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只是林雯雯从小就内向,被人欺负了都是林蓓蓓去出头。”

    “林雯雯也是我们江大的学生,住在四号楼,那时四号楼还是女生宿舍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林雯雯在一个雨夜从十一楼跳了下来,血肉模糊,很是恐怖,一个花季少女便结束了生命!”

    听到这,我一怔,林蓓蓓的姐姐也在四号楼跳楼了?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在林雯雯跳楼之后,林蓓蓓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的很奇怪,怪异,总是喜欢自己跟自己讲话,有一次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却看见她披着头发在厕所里对着墙壁说话,面色有些狰狞,情绪特别激动,当时就吓了我一跳。“

    “这还不算怪异,以前的晚自习林蓓蓓从不缺席,自从林雯雯出事后,晚上的自习课,她几乎没有上过,每次问她她都说回家了,直到有一次学校国庆放假,四号楼整改,整栋楼的学生几乎都走了。“

    “晚上四号楼黑乎乎的一片,突然四号楼里十一层里一个宿舍亮起了登,我看到有一个影子在里面走动,而过了不到五分钟,我看见林蓓蓓从四号楼跑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包,嘴角带着血,脸上还有抓痕!”

    “从那天过后,林蓓蓓就从宿舍搬了出去,而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淡,最后形同路人!”

    听了梁静烟的话,我沉默了,梁雯雯跳楼的时候应该就是第一个女孩上吊的那段时间,而林蓓蓓到四号楼的时间应该是学校整改四号楼的时候,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呢?或许有什么隐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