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三十六章 鬼吻

第三十六章 鬼吻



    “我擦,大清早的你们干嘛啊,发春了!”我连踹带轰将几人拉开,不解的问道。

    “他身上有香味,这香味使我人酥软,家伙变硬,据我多年经验,这是女人身上的体香!”

    “他眼圈发黑,有灰色的眼袋,昨晚熬夜了!”

    “根据他刚刚击打我们几个的力量,他确实有能力夜御两女!”

    “综上所述,吴小飞昨天晚上打炮了!”

    三人脑袋挤在一起,嘀嘀咕咕,眼神凶狠的盯着我,最后吼出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

    我指着三人,没好气的说道:“大爷的,你们还是人吗?”

    “我们只是普通人,你却是牲口!”三人看起来是同一阵线了,合起火来黑我。

    几人又闹了一会,王猛换上球衣去练球了,这家伙是个典型的篮球迷,球技也不错,顺利的进入了我们系的篮球队,都打上主力了。

    而崔涛和王凯这两个狐朋狗友,又打开了电脑,开始干了起来。

    我闲着无事,先是将脏衣服洗了,鞋子刷了,实在有够无聊的,打算到图书馆去逛逛。

    和崔涛两人说了一声,两人谁也没有睬我,战斗正酣,江大的图书馆很大,足足数千平方,各类的书籍应有尽有。

    等我到达图书馆的时候,图书馆里已经有了不少人,三三两两的看着书,人虽多,但是却很安静。

    我拿了一本灵异小说,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书里面介绍了很多鬼的形成和弱点,以及解决措施。

    有些措施我也用过,例如用香樟树的树叶可以压住焦躁的魂魄,例如,招魂需要最亲密人的一件物品,例如,对付怨念较重的厉鬼,需要尽量降低怨念,而后再出手降服。

    介绍的很详细,看得出来写着本的作者是个高手,因为有些方法在爷爷给我的秘籍里面就有介绍。

    我完全被书里的内容所吸引,丝毫没有注意到我身后多了一个人。

    她留着一头长发,柔顺服帖,斜刘海遮住半边脸,皮肤白皙,美眸见到我,霎那间一亮,脸上有些欣喜,这个女孩正是陈欣。

    陈欣想起那天我挺身而出的情景,嘴角不由流露出一个看的弧度,她将一本厚厚的书捧在胸口,有些犹豫,有些不安,左手将左脸的头发拨了拨,方才犹豫的做到了我的身边,曲握着膝盖,背靠着书架,将书本放在了膝盖之上。

    陈欣的目光没有放在书本上,而是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的两只手握住一起,相互触碰,显示出心中的不安,待发现我没有注意到她,放在放下心来,开始看书。

    不一会,陈欣也完全沉浸在了书本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不由出来一口气,写这本书的人真是绝了,各种奇思妙想令人拍案叫绝。

    “咦,陈欣你也在这里啊!”我一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陈欣。

    陈欣回过神来,脸一红,好像做错事的孩子,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不过很快冷静了下来,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她真的是太容易脸红了。

    “我看到你在这里看书,也就坐在旁边看了!’陈欣飞快的看了我一眼,而后低下头,说道:“吴大哥,那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谢什么啊!”我摇摇头,而后说道:“别叫我吴大哥了,都把我叫老了,就喊我吴小飞或者小飞就行了,别搞得这么生疏啊,大家同学一场对不对!”

    陈欣害羞的点点头。

    看了半天书,我肚子都叫了,打算到食堂去吃点东西,就问陈欣:“你还看书吗?我肚子饿了,打算去吃点东西,你呢,要不要一起!”

    陈欣仍旧害羞的点点头,我无语,这小妮子脸皮也太薄了吧!

    将书放回原位,我和陈欣一前一后的向着食堂走去,此时已经临近中午,食堂里也有了不少人,我和陈欣打好了饭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去。

    我确实饿了,对着食物就一阵狼吞虎咽,陈欣看着我的窘样,不由咧嘴笑了,然后低下去吃饭了。

    大吃大喝了一会,我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抬眼看了一下陈欣,她吃饭很秀气,吃到辣椒眉头会轻轻一皱,烫的时候会吐吐舌头。

    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陈欣头低了一下,脸都快沉到饭盆里了,我忍不住愉悦道:“你是打算表演用脸吃饭吗?”

    陈欣哼哼的白了我一眼,然后有快速的低下了头。

    “咦,陈欣你也在这里啊!”就在这时,两个女孩端着盘子向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两个女孩一个个子高一点,短发,五官很精致,看上去像个假小子,而另一个个子矮一些,长得也挺眉清目秀的,只是面色晦暗,印堂之上鬼气凝聚,这你妹的比陆萍身上的鬼气还要浓。

    在往下看,这个女孩穿的是比较松宽的衣服,就在她的锁骨和胸口之间有着一朵朵梅花,这是梅花印,俗称鬼印,又叫鬼吻印,也就是鬼亲吻留下的痕迹!

    这个女孩遇见色鬼了吧?我目瞪口呆,这种情况我只在书上看到过,没想到这次遇见了。

    “喂,帅哥,你是不是还没吃饱啊,这样盯着樊丽丽看!”短发女孩性子很直,说话语带双关,看到我一直盯着樊丽丽,忍不住嘲讽道。

    陈欣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樊丽丽,最后对短发女孩说道:“白姐,你别瞎说!”

    然后,陈欣给我介绍了一番,短发的叫白雪儿,听到我忍俊不禁,名字倒是挺淑女文静的,实则是个女汉子,而长发女孩名叫樊丽丽。

    白雪儿对我印象不好,一个劲的打击我,挖苦我,只是我脸皮比较厚,口齿比较伶俐,哪里是我的对手,被我气的直翻白眼,牙咬得咯吱直响,恨不得上来咬我。

    一顿饭吃完,白雪儿拉着樊丽丽离开了,由始自终樊丽丽一句话都没有说,显得无精打采的。

    “陈欣,你最近有没有发现这个樊丽丽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听到我询问关于樊丽丽的事情,陈欣面色一暗,然后想了想道:“最后好像经常做噩梦!”

    说到此,陈欣面色一红,最近几天晚上樊丽丽总是无故呻吟,好像做的是春梦。

    陈欣的神情,我了然,从怀里拿出一张护身符递给她说道:“有些事情现在不方便跟你说,总之这个樊丽丽有麻烦了,你将这个护身符偷偷的放在她的衣服里,能有些作用!、’

    陈欣虽然不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但还是爽快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