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四十章 喝了酒的色鬼

第四十章 喝了酒的色鬼



    又和几个女孩聊了几句,我便到食堂弄了饭吃,便回去准备家伙,我一直遵从爷爷的教诲,每一次与与鬼怪交锋,都要准备充足。

    到了晚上的时候,几个女孩都没有去上自修课,帮我拉到一个多媒体教室,从一个黑色袋子中拿出了假发,以及一些女孩的衣服。

    “****,这就是你们想的办法,把我办成女生,见过我这麽高这么壮的女生吗?”我有些无语,一个大男生穿上女生的衣服,别提有多别扭了。

    “能想到这个办法就不错了,赶紧的把衣服换上,一会我们给你化个妆,趁着大家都去上自修了,我们带你回宿舍,然后等着樊丽丽回宿舍休息!”白雪儿根本就不给我发牢骚的机会,直接将衣服扔给了我,然后瞪着眼睛看着我。

    “这尼玛的,竟然还有丝袜!”

    无奈我拿着衣服,跑到厕所给换了,衣服是隐身连衣裙,最让我吃惊的是,里面竟然还有黑色丝袜,这不会是白雪儿故意整我吧!

    “啧啧,不错不错,还真是给美人胚子,看得我都有些心动了!”白雪儿围绕着我转了一圈,玉指托起我下巴,嘴里赞叹着,笑的很猥琐!

    陈欣几个女孩捂住嘴,憋住笑,眼睛笑成了月牙!

    “想笑就笑,小心憋出内伤,大姨妈不来了!”我没好气的说道,白雪儿怒目而视,抬手就要打我。

    我穿着高跟鞋走了几圈,真尼玛别扭,饶是以我的身手走路都不平衡,

    几个女孩看着我在那走,表情怪异,尤其是白雪儿拿出手机想要拍照,我顿时喊了一声:“喂,这衣服使你们谁的啊,有点问题!”

    闻言,白雪儿放下手机,诧异的问道:“我的,有什么问题啊!”

    “这胸口太大了,你不会是d罩杯啊!”说完,我瞄了一眼白雪儿高耸的山峰,高山林立,确实很挺拔。

    白雪儿罕见的脸一红,一脚顺势就要踢出:“你这混蛋,给我闭嘴!”

    就这样我跟在几个女生后面,居然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到了女生宿舍,因为不部分女孩都去上自修或者出去约会去了,宿舍楼里面没有几个人。

    女生宿舍是每个男生都想进去的地方,我也不例外,刚一走进宿舍,一股喷香的香味扑鼻而来,和我们男生宿舍的脚臭味鲜明的对比,我在宿舍里四处打量,还有阴气的存在,只是很淡了,应该不是厉鬼。

    几个女孩好像想起了什么,全部手忙脚乱的到阳台上去收拾衣物,什么内衣啊,内裤啊,文胸啊,我目光灼灼这次真是赚大了。

    “咦,看不出来哦,白雪儿这个男人婆竟然穿的是情趣内衣,这女人骨子里果然是个暗骚!”我拖着下巴点着头评论着。

    “陈欣这丫头果然是清纯呀,竟然是卡通的,不过那个文胸好像比白雪儿都要大一些,应该是e罩杯!”

    “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身材也不错,屁股很翘呀!”

    陈欣被我看的浑身不自在,面色发烫,而白雪儿则是对我怒目而视了,我识趣的转过头不再看。

    几个女孩将贴身衣服都收好后,我们坐在宿舍里聊天,因为距离下自修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就打牌打发时间。

    在女生宿舍时间过的特别快,不一会九点半了,下自修的时间到了,一会樊丽丽就要回来了,宿管办的大妈也就要来点名了,我必须要隐藏起来!

    只是我打量了一番,根本就没有藏身的地方,几个女孩好像早就商量好了,陈欣红着脸走到我跟前,小声道:“吴大哥,你到我床上去,我帮被子盖上!”

    嗯!

    我果断答应,飞快的爬了上去,将被子拉开躺了下去,而陈欣也爬了上来将被子盖在我身上,就在她低头的那一刻,两块汹涌的小白兔在我眼前晃悠。

    我赶紧闭上眼,陈欣似乎有所察觉,脸更红了。

    我躺在陈欣的床上,虽然有些憋,但是被窝里很香,我猜测这大概就是陈欣身上的体香吧。

    从外面看,只能看见一床被子放在床上,如果不掀开被子是发现不了床上还躺着一个人的。

    过了一会,我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几个女孩打了一声招呼,而后都在洗漱,听着厕所里小雨淅淅的声音,我血液仿佛都流转的快了起来。

    樊丽丽大概很累,洗漱过后没说几句话便跑到床上趴那睡了起来,因为她的床铺在我隔壁,是平齐的,借助被子留下的缝隙,我能看得见樊丽丽。

    睡觉姿势够*,丁字裤,宽松的睡衣,看得我可耻的硬了。

    这时大概十点半左右,宿管办的大妈过来查寝了,在宿舍里扫了一眼便离开了,道:“熄灯了,赶紧睡觉!”

    听到这话,我还真有些紧张,万一被抓到,我的英明不就毁了吗?

    白雪儿答应一声,关了灯,跑到床上去了,她的床铺和陈欣挨着,现在和我头对头的躺在一起,是似乎都能听见她的呼吸声。

    然后陈欣慢慢的爬了上来,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在我旁边躺了下来,学校宿舍的床本来就不大,再加上我本来就壮,占据了一大部分空间,导致陈欣只能侧躺在哪里,最后演变成陈欣趴在我的胸口上,小脑袋还顶了顶我的下巴。

    额。。

    更让我意外的是,陈欣这丫头竟然还将大腿放在了我的腿上,听着陈欣那略显急促的声音,以及身上散发的香味,我相信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

    陈欣的腿动了动,觉察到了什么,我似乎看见她的脸红的像是苹果一样,但是她没有将腿拿开,就那样贴着我,而我也鬼使神差之下,将手放在了她的背上。

    就这样以如此暧昧的姿势,我躺了一个多小时。

    大概十二点的时候,阳台上的衣物被吹动,一股风吹了进来,与此同时温度也降了下来,我知道这色鬼来了。

    白雪儿,陈欣几人也没睡,此时听到动静,都是有些紧张,陈欣更是将我抱得紧紧的。

    “一昧天火遮阳火,两目皆通开鬼眼!”我低声念着咒语,而后鬼眼开了,我看见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走阳台走了进来,与此同时一股酒味传了过来。

    “尼玛的,这色鬼还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