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四十一章 淹死鬼重生

第四十一章 淹死鬼重生



    色鬼目标很明确,就是我对面床铺上的樊丽丽,借助阳台照射的光线,我看到了色鬼的相貌,短碎发,大鼻小脸,身体消瘦,看起来生前应该是一名帅哥。

    色鬼越来越越近,在靠近樊丽丽床铺的时候,两眼泛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然后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嗤的一声。

    樊丽丽身上的护身符发出耀眼的黄光,将色鬼弹开好几米远,色鬼低吼一声,不甘心的再次扑了上去,结果只能是再次被弹飞。

    色鬼发火了,又开始在宿舍里砸东西,窗子上的被子,镜子什么的都被砸了,衣柜里的衣服也被扔了出来,地上到处都是。

    陈欣虽然看不见,但是能听见耳边砸东西的声音,身体瑟瑟发动,将我抱得很紧,使我能深深的感觉到她的波涛汹涌,让我暗呼好爽。

    和我头对头的白雪儿此时也怕了,我能听见她牙齿打架的声音,床铺都有些抖动。

    色鬼发泄了一会,然后开始在宿舍里游荡,先是在陈欣的旁边顿了顿,然后向着白雪儿的床铺飘去,伸手将白雪儿的被子拉开了一角,露出大片的肌肤。

    “我靠,这色鬼不会是转移目标了吧!”我暗暗嘀咕,白雪儿眼睛紧闭,整个人已经吓到不行了,就在我准备将色鬼干掉的时候,我对面的樊丽丽突然坐了起来。

    “你来了啊!”樊丽丽犹如梦游一般,轻声说道。

    听到樊丽丽的话,色鬼飘了过去,我听见他在说:“你身上的护身符使我靠近不了你,谁给你的啊!”

    “这个护身符啊,我把他拿开不就行了!”樊丽丽伸手将枕头底下的护身符给拿了出来,而后扔在了地上。

    色鬼两眼发光扑了上去,在樊丽丽身上不停的摸索,好像饥饿狼,一阵乱啃,而樊丽丽则是无力的呻吟,声音低沉婉转,别提多带劲了。

    我真想多听一会,可是我明白,鬼在人的便多呆一刻,就会多消耗人的阳气,轻则大病一场,重则成为白痴。

    “二景飞缠,朱黄散烟,气摄虚邪,尸秽沉冥,急急如律令,疾!”我猛然从床上跳了下来,人在空中甩出一章镇鬼咒,嘴里快速的念着咒语,符咒正好贴在色鬼的后脑扫,趴在那里不动了。

    然后我打开了电灯,陈欣和白雪儿以及朱倩三人都下了床,惊惧的看着樊丽丽那边。

    她们虽然看不见色鬼,但是却看到符咒就像凭空悬浮在空中一般,动也不动,唯一的解释就是贴在鬼怪的身上,而樊丽丽则是昏了过去,我扫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这樊丽丽身上的三把火已经灭了两把,再灭一把魂魄就会散去,就算现在以后遇见鬼怪的机会特别大,容易被缠身。

    陈欣三人走到我的身后,白雪儿说道:“吴小飞,那鬼就在床上是不是啊,我们怎么看不见?”

    我笑着说道:“怎么?你们想看看?”

    三个女孩的面色都有些泛白,但是耐不住好奇心都点了点头,我再次拿出了牛眼泪给三人,让他们每人在眼里上点一滴。

    牛眼泪很珍贵,不好收集,但是用生吞乌鸦眼的话,太血腥了,或者如樊丽丽一般阳气三把火灭掉两把也可以看见鬼,但是这种非得大病一场。

    要想见鬼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那样得了重病即将去世的人,他们属于一只脚在阳间一只脚在阴间,能够看见平时看不到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老人在临死前总会说看见了谁,谁在和他说话,这时候最好沉默,什么也不要问,也许此时就有鬼在你身边。

    三人滴了牛眼泪,看见了床上趴那不动的色鬼,色鬼的摸样并不可怕,所以三人也没有过多的害怕。

    我上前一把将色鬼拉了下来,然后沉声说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老子灭了你,让你形神俱灭!”

    然后我将符咒撕了下来,色鬼也可以动了,他下意识的想跑,但是看到我盯着他,站在那里愣是没敢动。

    “人有人途,鬼有鬼道,人鬼殊途,互不干涉,你为什么纠缠着樊丽丽,有何居心?”

    色鬼有些怕我,战战兢兢的说道:“我是在湖里淹死的,那天她过来洗澡,被我撞见了,我就看上她了,想和她交朋友!”

    说完,色鬼变了个样子,眼睛瞳孔向外翻,没有眼仁,脸色泛青,身上湿漉漉的,可不就是个淹死的鬼吗?

    色鬼突然的样子吓了陈欣三人一条,三人急忙跑到我的身后。

    听完,我翻了翻白眼,尼玛的,死性不改,生前绝对是个色魔。

    我盯着色鬼,道:“我现在给你三条路,一自己去投胎,二,我送你去投胎,三,我灭了你,让你灰飞烟灭。”

    说完,手里的符咒突然自燃了起来,无形的能量扩散。

    色鬼连忙后退,连连挥手,道:“我自己去投胎,自己去!”

    “这还差不多!”我点点头。

    色鬼颇为留恋的看了一眼樊丽丽,然后想着阳台飘去。

    “你们去将樊丽丽弄醒,我需要给去驱邪,不然阴气压身,不死也要脱成皮!”

    三人闻言,将樊丽丽给抱了下来,拿毛巾沾水,将樊丽丽给弄醒了,樊丽丽看到我,还以为宿舍进了男生,就要大叫,被白雪儿一把捂住了嘴巴,然后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而樊丽丽也后怕不已,她说她还是上个礼拜和几个游泳协会的同学,一起去江大附近的荟萃湖去游泳,一开始没有什么,等回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人跟着自己,无论自己睡觉还是吃饭,总感觉有双眼睛看着自己。

    而且最要命的是晚上总会做春梦,和一个长相颇为帅气的男人干着那事,开始以为这只是少女怀春,是很正常的生理需求,哪知道越来越严重,每天晚上那个男人都会出现,自己根本拒绝不了。

    我拿出一张去阴符,念完咒语后符咒自燃,和一杯清水搅拌在一起,给樊丽丽喝了下去。

    突然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喝了去阴符的樊丽丽身上的阴气并没有散去,反而额头上出现了暗红色的血块,这是怎么回事?

    “我肚子疼,好疼啊!”樊丽丽突然捂住肚子,满脸痛苦,与此同时她额头上的血块逐渐变黑,阴气变重了。

    “坏了!”我猜测到了一种结果,刚刚被那色鬼给骗了,一般来讲淹死的鬼也属于横死的鬼,怨气很重,正如民间流传的那般,吊死鬼和淹死的鬼怨念太强,死后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才能去投胎。

    而我在刚刚那色鬼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多强的怨念,以为这鬼只是单纯的色而已,所以一时大意,被骗了。

    这个色鬼肯定想要重生,这种横死的鬼重生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找一个天生白痴,也即是三魂七魄有缺口的人,而且还必须体弱多病,命格弱,方才有机会借体重生。

    这种机会很小,一般而言,天生白痴的人,身体都比较健康,阳气较重。

    第二种,就是和一个生辰八字都处在阴时阴刻的女子发生关系,使得女子怀上鬼胎,在鬼胎出生的时候他附上去,也算是重生,只不过只能活十年。

    我问了一下樊丽丽的生辰八字,心里一登,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不过不敢肯定,打算明天带樊丽丽去医院检查一下。

    “你们怎么还不休息啊,在搞什么?”门突然响了,宿管大妈的声音传来。

    我给白雪儿使了一个眼神,她说道:“我们起来上厕所,现在睡了,然后跑过去讲灯关了!”

    待宿管大妈走远,我将明天去医院的事情和樊丽丽说了,她也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