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四十二章 封印松动

第四十二章 封印松动



    女生宿舍的大门已经锁住,我也出不去了,笑着和陈欣说道:“你睡吧,我趴一会就可以了!”

    陈欣的小脸粉彤彤的,煞是可爱,伸出手拉了我一把,小声的说道:“我们将就一下吧,但是不准有坏心思!”

    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听不见了,然后爬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一只手伸出了被子,向我招手。

    “去吧,装什么蒜啊!”白雪儿趴在床上,没好气的说道。

    我尴尬的摸了摸脖子,爬了上去,掀开被子躺了下去,刚开始陈欣的身子有些颤抖,后来主动的抱住了我。

    这一夜我快乐并痛苦着,陈欣除去脸上的那块胎记,其他方面都傲视群雄,很有资本,痛苦的是我硬了一晚上,第二天脸上都长痘痘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照旧混了出去,然后回到了宿舍,简单的洗漱完毕后,将我的旅行包拿了出来,将用得着的家伙都塞了进去,如果樊丽丽真是怀了鬼胎的话,那就必须拿掉,而要拿掉鬼胎的话,就断了那个淹死鬼重生的念头,所以他肯定会拼命的阻拦。

    今天的课是上不了了,我和陈欣几人约定好在学校大门口集合,等我到达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旁边还停着一辆车银色的轿车。

    还没等我询问,白雪儿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道:“快上车吧,我们去市第一人民医院!”

    “啧啧,你还是个富婆哦!”我坐在副驾驶位上,笑着说道。

    白雪儿白了我一眼,没有理我,启动了车子。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樊丽丽有些紧张,面色苍白,印堂发黑,情况很不好,陈欣两人陪在她的身边,不断轻言安慰着。

    三十分钟后,到达了江阴市第一人命医院,因为不是双休时间,排队挂号的人不是很多,不到十五分钟就轮到了我们。

    医生是个中年的妇女,带个眼睛,显得有些严厉,看了一眼外面几人,问道:“你们谁看病?”

    樊丽丽上前一步,小声的说道:“我想检查一下我是不是怀孕了!“

    医生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樊丽丽,然后凶狠的目光看了我一眼,道:“跟我来,我带你去做b超!”

    我们几人在房间里等候,我颇为郁闷的说道:“刚刚那医生肯定以为男猪脚是我,不然不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三人都是扑哧发笑,白雪儿道:“就你一个男的,不怀疑你怀疑谁啊!”

    就在外门说话的期间,樊丽丽和医生回来了,医生手里拿着单子,对着我说道:“这个女孩还不满法定年龄,而且看样子还是学生,请问,你打算怎么办?”

    额.。。!

    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我险些抓狂,白雪儿几人捂着嘴偷笑,然后白雪儿说道:“她们只是一时冲动,如果被学校知道了,两人肯定要被开除,所以这个孩子肯定要流掉的!”

    我没说话医生认为我是默认,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人流对身体伤害很大,希望你负起该负的责任,因为胎儿才刚刚形成,使用药物就能解决,我给你们开个药单,自己去拿药吧!”

    医生拿出笔刷刷刷的写了几笔,然后递给了我,我眼睛一瞪,一千二,这尼玛的抢钱呢,医院果然够黑!

    我兜里只有五百不到,不够啊,看着旁边的白雪儿,这小妮子开得起车子肯定很有钱,说道:“喂,我身上钱不够,借点给我!”

    白雪儿很爽快,从皮包里拿出一叠毛爷爷递给我,我接过钱然后我看到医生用更加鄙夷的看着我,这尼玛肯定是认为我将人家女孩肚子搞大了,做人流都没有钱,还是借的。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领了药,然后一行五人走出了医院,得知了自己怀了鬼胎,樊丽丽一副天塌下的样子,如果不是陈欣两人搀着,估计都瘫在了地上。

    “既然怀了鬼胎,肯定要将鬼胎打掉,而那只鬼一旦感觉到了鬼胎有危险,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赶过来,如果再不悔改,我会灭了他!!”我对几人说道,这只鬼让樊丽丽鬼胎暗结,已经违反了阴阳二界的戒律。

    下午我们回到了学校,我让四人回去休息,我则是去找大爷,直觉告诉我这个鬼不简单,竟然在我的面前能够将横死的怨气隐藏住,这种鬼的能力将会极强,我不知道是否是对手。

    等我走到电子门的时候,大爷却不在,换成了另外一个保安,问了才知道是有事回老家了,我傻眼了,这下只能靠自己了!

    跑回宿舍我在自己的柜子里翻来翻去,爷爷留个我的家伙很多,最厉害的是一把短剑,名叫鱼肠,这把剑杀戮无数,阳血浸剑身,阴血湿剑柄,鬼怪触之必死,是我最强的武器,但是这把剑主要是对付僵尸,行尸之类有行的鬼怪,对付没有身体的鬼怪用途则不大。

    我翻来翻去,最后拿了一把桃木剑,一块八卦镜,和其他的一些道具。

    然后我跑到食堂去吃饭,刚打完饭坐下准备开动,眼前多出了一个人,蓝色的衬衫,白色的连衣裙,晶莹直挺的小腿,咖啡色的高跟鞋。

    冷艳,高高在上,除了林蓓蓓在整个江大再也找不着第二个女人由此气质。

    “吴小飞你昨晚不在宿舍吧?”林蓓蓓坐在我的对面,眼睛紧紧的盯着我,那样子有些恼怒。

    林蓓蓓的样子使我很奇怪,她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冷静,胸有成竹,诧异的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林蓓蓓瞪了我一眼,然后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昨晚四号楼一个男生要跳楼被同屋的室友发现了拦了下来,而后那个被救下的男生则疯了,嘴里不断嘀咕着,白色的女人,现在还在医院呆着呢!

    一时之间原本沉寂的传言又沸腾了起来,大家都说四号楼闹鬼,大爷觉得不对劲,偷偷的跑到四号楼去查看,发现封印竟然已经松动,屡屡的阴气透过封印传递给楼下的宿舍,使得那个男生产生幻觉,从而想要自杀。

    我问道:“大爷呢!”

    “他说去找老朋友商量商量,这个封印撑不了多久了,如果出事的话,肯定会出大事!”

    我点点头,我也将樊丽丽的事情和林蓓蓓说了。

    听完,林蓓蓓眼睛一亮,道:“我今晚也去怎么样?”

    额..。

    吃完饭,我跑回宿舍睡了一觉,然后偷偷摸摸的带着几人来到了江大最西边的操场之上,此地距离教学楼很远,而且也很偏僻,晚上很少有人来。

    另外,我选择在操场上做法也是有讲究的,鬼怪的怨气一般是在狭窄,密封的空间里威力会最大,密度会最大,而在露天空旷的操场上能将怨气无限的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