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四十四章 宿舍进鬼

第四十四章 宿舍进鬼



    这次虽然很惊险,但是毕竟将色鬼都收服了,这也证明在这段时间里我道行的加深,一旦我可以画出杀鬼咒,伏魔咒,真魂咒这些金黄级别的符咒,我的实力自然是水涨船高,就是碰到一般的猛鬼我也可以轻易的收拾了。

    随着色鬼的灰飞烟灭,樊丽丽安静了下来,趴在地上没有了力气,而林蓓蓓四人也是累的够呛,一个个不管不顾的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休息了片刻,我走到了樊丽丽的身边检查了一番,除了一些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过个十天半天就能恢复。

    然后我又嘱咐陈欣几人,要尽快让樊丽丽将鬼胎打掉,不然被其他鬼怪盯上又是一个麻烦,而且打掉之后每年初一,十五也一定要烧点纸,也算是积点阴德。

    陈欣三人扶着樊丽丽向着宿舍的方向走去,陈欣还三步一回头,大眼睛不停的在我和林蓓蓓中间扫描。

    我打量了一番林蓓蓓,此时的她有些狼狈,头发凌乱,下半身的裙子也被樊丽丽发狂撕裂了一截,露出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照射下煞是诱人,而且她那高耸的胸口上赫然多出了一个手印,这也是樊丽丽留下的杰作。

    我的目光不停的在林蓓蓓大腿和胸口来回转动,还别说女人在夜晚最是迷人,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在晚上更是致命!

    “吴小飞,你还真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林蓓蓓俏脸一红,一板一眼的和我说道。

    我舔了舔嘴唇,笑道:“我是有贼心没贼胆!”

    “时间不早了,你送我回去吧!”林蓓蓓没有和我纠缠在这个话题,看了看时间,对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

    林蓓蓓走的很慢,我跟在她的后面,月亮将我们的背影拉的很长,林蓓蓓一路上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不觉我们走出了操场来到了学校的道路上,突然在花园的草丛里有人影在翻动,还夹杂着喘息声,这尼玛的小院里也有战斗?

    似乎听到我和林蓓蓓的脚步声,一男一女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衣衫不整,气息不稳,我扫了一眼女的长得还不错,男的没我帅!

    两人抬眼一看竟然是林蓓蓓,顿时吓住了,面如猪肝,这种事情被学生会主席抓个正着,这不是找死吗?以林蓓蓓在学校的权势一句话就能将他们开除。

    “林主席我们下次不敢了,放过我们这一次吧,求求你了。”两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林蓓蓓的面色也有些慌张,急忙挥手让两人离开,两人赶紧点头疾步离开,待走到足够远的时候,那个男生不由奇怪的说道:“刚刚和林主席在一块的好像是吴小飞吧!,两人是在谈恋爱吗?亲爱的,你说我是不是眼花了啊,林主席的裙子怎么烂了一大截,而且胸口还有一个手印,这是被人袭胸了吗?”

    女子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口,说道:“我也注意到了,两人肯定是在谈恋爱,而且和我们一样喜欢在野外亲热!”

    “我们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大事情!”

    ..

    而后林蓓蓓估计有些心烦意乱,走路的速度不由加快了,我跟在后面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林蓓蓓的住处。

    以林蓓蓓的地位自然不可能和一般的学生一样住在宿舍,她住在教师公寓,有自己的小楼,林蓓蓓和我挥了挥手,便要进屋去,被我喊住了。

    “回去之后先用热水洗个澡,然后把这个护身符带在身边,七天之后就可以拿下来了!”说完,我递给她一个护身符。

    林蓓蓓接过了护身符,急急忙忙的向着屋里跑去。

    我笑着摇摇头,向着宿舍的方向走去,待走到电子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大爷还没有回来,而四号楼在我的眼中犹如一个随时都会醒来的妖魔,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回到宿舍崔涛和王凯这两个游戏迷竟然不在,只有王猛一个人在拿着杠铃在运动,见到我不由放下了杠铃,说道:“小飞,你这一天去哪了,课也不上,训练也不去!”

    我笑着说道:“我今天有事,所以到市里去了,王凯和崔涛呢?”

    “他俩啊,这几天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比你都神秘,每天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也不知道在搞什么!”王猛有些郁闷的说道,而后又接着说道:“小飞,还有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和经管系比赛了,明天的上午的训练你一定要来哦,我们研究研究战术!”

    我点点头:“嗯,明天肯定去!”

    又聊了一会,王猛又去抗杠铃去了,我则是简单的洗漱后就休息了,而且因为太累的原因我忘记在摄魂铃挂在了床前,差点出了大事。

    半夜王凯和崔涛回来了,两人好像是幽灵一般,走路轻飘飘的衣服也不脱躺在床上就睡,而就在他们躺下不到五分钟,宿舍的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一个人影慢慢的显现,在宿舍里飘荡,而后停在了吴凯和崔涛两人的床前。

    睡梦中的我突然浑身一冷,不由打了个寒颤,猛然坐了起来,而后猛地睁开了一眼,下一刻眼角一缩,一个黑影就那样漂浮在王凯和崔涛的床前,从背影看是个女人,长发飘飘,身材苗条。

    黑影感觉到我的动静,转过身子看向我,不对不是转过身子,而是脑袋直接转了过来,身体仍然面向崔涛那边。

    “这尼玛的!”看清黑影的样子,我倒吸一口凉气,饶是我见惯了各种恐怖的鬼,还是吓了一跳,这个女鬼只有半边脸,那半边脸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硬生生的挤没了,只留下脑浆和血液红白相合的东西不停的滴下。

    剩下的半边脸,眼睛挂在下巴上,鼻子塌了下来,然后冲着我诡异的笑。

    “笑你大爷,我的宿舍你也敢进!”我翻身而起,因为符咒,桃木剑什么东西都放在了柜子里,哪里有时间去拿,我只能立即咬破了手指,念起了咒语:“乾坤日月,万株鬼魂,双气兴建,一剑灭魔,急急如律令!”

    右手中指和食指相并,一指点了出去,一道血光祭出,击中了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