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五十章 殡仪馆

第五十章 殡仪馆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宁雅已经扑在了我的身上,巨大的惯性使得我没有坐稳连人带椅子都摔倒在地上,而宁雅正跨坐在我的腰上,双手掐着我的脖子,而我则下意识的想要将宁雅推开,手就放在了她的高峰之上。

    我们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愣在了哪里,你瞪着我,我瞪着你,空气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我先反应过来,正打算起身,眼睛一转,心里惊呼:“赚大了!”宁雅本来穿的就是警裙正常站立还好,现在这个跨坐的姿势直接使得她细长的大腿暴漏出来了,雪白,晶莹好不诱人。

    而且因为宁雅的姿势使得从我的位置我分明看到了一个卡通图案,差点鼻血都要流出来了,没想到像宁雅这种英姿飒爽的女警官也有童真的一面。

    从手里传递过来的酥软汹涌,使得我暗爽不已,不由的捏了一下疙瘩,这一捏之下宁雅嘤唔一声,面色泛红,眼神如水,下一刻怒火爆发完全不顾一切了,使劲的掐着我的脖子,这是要和我拼了。

    宁雅到底是警官学院毕业的,身上还是不错的,力气也不小,被她掐的够呛,逼不得已我只能伸出手再次推了出去,哪知道我的手刚放到宁雅的胸口,办公室的门开了。

    吴明嘴巴张的大大的看着我们俩,只见宁雅跨坐在我的腰上,警裙高高撩起露出白皙的皮肤,玉手掐着我的脖子,而我的双手则放在宁雅的胸口,表情还有些****,这些足够使得吴明乱想了。

    “这个,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要不你们继续?”吴明回过神来,嘴角流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笑眯眯的说道。

    啊!

    宁雅连忙从我的身上起来,整理了衣服而后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低着小脑袋,盯着自己的鞋子,都快成鸵鸟了。

    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干咳两声,而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道:“吴哥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好一会了!”

    “嘿嘿,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晚点回来!”吴明走进来冲我一阵挤眉弄眼,这使得宁雅的面色更红,而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捂着脸跑了出去。

    “小子你行啊,不知不觉中将我们局里的霸王花给拿下了,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说来就来,但是你们要注意点影响对不对!”吴明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根烟,又开起了玩笑。

    我不由翻了翻白眼,岔开话题问道:“吴哥,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清楚了吗?”

    “你先看看吧!”吴明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有照片,有注解。

    我接过来然后看了起来,慢慢的我的眉头皱了起来,照片上女人穿的确实是白色衣服,但是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头颅和身体分开有半米之远,只是诡异的是脑袋并不是横着着地,而是直接竖立了起来,眼睛反转大睁,没有眼仁,很是诡异。

    这在阴阳书里面有讲究的,如果一个尸体身首异处,头颅向天各走一边,头颅向下直向地狱,意思就是说如果头颅是横着落地,或者脖子向下,头皮向上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头皮向下,脖子向天,那就意味着就算是下地狱也要不死不休。

    这个女人死的惨烈,怨气极大,我接着往下看,待我看到女子的生辰八字面色是彻底变了,竟然是寅时阴历出生,再加上之前强大的怨气,这也就能解释为何这个女人刚死没有几天就有如此大的怨气,一般而言鬼怪的怨气都是时间越久,怨气越是强大。

    吴明看到我面色十分不好,估计猜出了什么,问道:“是不是这女的有什么问题?”

    我将崔涛两人的事情和吴明说了一遍,然后又将女鬼的情况说了一遍,不由的问道:“吴哥,这个女鬼的死因有没有什么问题?这怨气太大了,到头七的时候不得了啊,谁遇见都要倒霉啊!”

    “这女的名叫周慧敏,是个小老板。自己开了一个连锁花店,收入比较可观,而且从我们的调查得知周慧敏性格很好,对朋友很要好,对亲人很孝顺,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比较高!“

    “而撞死的她人名叫刘海,是经开区一个混混,监狱都是几进几出了,他说是开车时周慧敏突然横穿马路他来不及刹车才造成这样的后果,但是根据现场提取的报告,现场根本没有刹车痕迹,所以刘海根本就没有刹车,或则说他是故意撞上去的,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待保险公司赔偿之后我们就要放人,这属于交通事故!”

    我不由沉吟了一会,这女子的死肯定有蹊跷,只有死时充满了不甘,极大的怨恨方才会有如此大的怨气,再加上此女的生辰八字,头颅的方向,头七那天定然成为猛鬼,估计比前几天的色鬼还要猛!

    “这女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我想去看看!”

    吴明说道:“在市殡仪馆,要去看看吗?”

    我点点头,鬼是头七之前尸体就像是房子,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回去一趟,只有过了头七之后方才能离开身体不受拘束,我需要有事情去问问,然后看着吴明道:“你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吗?什么事情?”

    “我们家里也出了些事情,需要你帮忙,不过不是很急,先将这个解决吧,我现在带你去殡仪馆!”吴明简单的提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说道。

    我点头,两人向外面走去。

    刚走到大厅,只见宁雅在门口站着,见到我和吴明面色红彤彤,煞是好看,我不由多看了几眼,立即被宁雅恨恨的瞪了一眼。

    “你们去哪?”宁雅咬着牙,问道。

    吴明仿佛听到咬牙的声音,不由暗暗发笑,道:“我们去市殡仪馆,你要不要一起去!”

    “那好,我也没事,陪你们一块去吧!”

    我楞了一下,这丫头不会最怕鬼的吗?现在连殡仪馆都敢去了,真是奇怪。

    宁雅红着脸没有和我说话,先跑到了车子里,然后我和吴明坐上了车,发动车子向着市殡仪馆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