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五十一章 停尸房里的哭声

第五十一章 停尸房里的哭声



    江阴市的殡仪馆距离市中心很远,是在偏僻的郊区,人烟很稀少,道路两旁树木粗壮高大,枝叶能将太阳的光芒遮住,只留少许阳光透过缝隙洒落在地面上,车子上,人身上,但是并不觉得热,反而有种阴冷的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

    其实殡仪馆的选址是有讲究的,不能靠近人员密集的地方,因为人多阳气就重,有些东西被如此重的阳气一冲不是魂魄被冲散,或者引起诈尸。

    另外殡仪馆不能见阳光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少压制不住尸气,诈尸的比较多,太多的话会让有些孤魂野鬼无处安身。

    还有殡仪馆的地砖需要用沉阴木,地基的深度需要在两米以上接地气,大门的朝向由南及北,房间里的小门要和大门的方向相反。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小地方也需要注意,例如进入殡仪馆不能穿太艳的衣服,红色肯定是不行的,一般都是素色。

    等我们达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太阳在西方倾斜,光芒被枝叶完全遮住,我们下车的刹那间竟然不由打了个哆嗦,这里阴气浓的吓人。

    我们走在道路上,脚踩在落叶上沙沙的自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边走过,宁雅很明显有些害怕,紧紧的走在我和吴明的中间,小脑袋不停的东张西望。

    走了大概两分钟我们到达了殡仪馆的门口,吴明之前已经打过电话了,拿出了证件,顺利的进入了殡仪馆。

    殡仪馆的一个中年人陪着我们前去,这个人名叫李霸,他个子高大魁梧,脸上有很多刀疤,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凶气。

    进入殡仪馆的尸体首先会进行冰冻,然后在停尸房里编上号,最后放在冰棺里。周慧敏的尸体就放在负一层的停尸房里,殡仪馆里没有电梯,楼梯也不是普通家庭中的螺旋式而是板缘式,楼板上画满了符咒,这样就避免鬼挡路的局面产生。

    就在我们在李霸的带领下向着停尸房走去的时候,路过一个走道,在拐角处有一个身穿灰色的大妈在哪里拖着地,低着头斑白的头发披散开来,在殡仪馆这个环境看起来有些恐怖。

    宁雅不由走到的身边,抓着我的胳膊不放,坚挺的胸部不断的和我胳膊摩擦,让我暗爽不已,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他安心,她则是瞪了我一眼,抓的更紧了,就在我们将要从他的身边走过的时候,大妈突然丢下手上的拖把,蹲在那里捂着耳朵大叫了起来:“啊,别找我,别找我,走啊!”

    她的声音惊恐,捂着耳朵,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他身边,蹲在那里瑟瑟发抖!

    “这是王大妈,精神有点问题,吴警官别见怪!”李霸比较客气的对吴明说道。

    吴明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宁雅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估计看到大妈比较可怜,同情人泛滥,不由蹲下去拍了拍大妈的背部说道:“大妈,您没事吧!”

    “啊,哪里有人在哭,有人站在那里看着你们!”大妈再次惊恐的大叫一声,而后手指着墙角处的一个房间,面色泛青好像被人勒着脖子。

    我上前将宁雅拉了起来,冲她摇摇头,然后将目光盯在了墙角处的哪里,我刚刚在哪里看见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李霸继续带着我们向着前面走去,后面的大妈还在低声嘀咕,不知道是在和自己说话,还是在和我们说话:“有些东西始终不愿意离开,就在哪里不上不下,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你,直到你死!”

    低声的话语在楼道里传递,显得很是阴森恐怖!

    看到李霸停下的脚步,我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房间正是大妈指着的房间,而我刚刚分明在这个房间的门口看见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李霸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迎面一股冷气夹杂着淡淡的尸臭味扑面而来,很是难闻,宁雅捂着嘴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房间里放着八个冰棺,一上一下放成四排,其中有三个是空的,而周慧敏的尸体就放在房间左手处的第一排,上面写着02!

    “周慧敏的尸体就放在这里,那天送来过后我们就经过处理化妆,一旦和家人告别后就会送去火葬!”李霸指着冰棺说道。

    吴明看了我一眼,道:“你把冰棺打开吧!”

    李霸点点头,拿出钥匙将锁打开了,然后将尸体拉了出来,尸体仍旧穿着那身衣服,只是血迹,脏污都已经被清洗过了,头颅和脖子的结合处也缝合在了一起,只留下一道血痕,妆画得很漂亮,人就像活着一样,栩栩如生。

    只是皮肤白净白净的,白的吓人,还有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带起一丝笑意,好像在看着我们。

    “这,这。。”李霸突然惊恐的后退,指着周慧敏的尸体,结结巴巴,好像见到鬼了一样。

    看了一眼李霸我问道:“怎么了?”

    “这尸体我放进去的时候眼睛明明是闭着的,而且双手放着的位置也不对,不是横放的,而是并手放在肚子上的,这究竟怎么回事,这个房间的钥匙只有我有,别人是进不来的,除非。。”李霸双腿发抖,都快吓尿了。

    “你先出去吧,一会我们叫你!”我对李霸说道,闻言,李霸连忙点头,快速的跑了出去。

    待李霸走后,我让吴明和宁雅靠后站着,然后我走上前,右手中指和食指成宝剑状,嘴里念着咒语,然后一指点向了尸体的喉咙之处。

    噗的一声,女尸的嘴巴张开,喷出一口气,这口气是尸气,也是生前最后一口气,有剧毒,中毒者轻者重病折寿,重则小命就丢掉了。

    而一旦横死的人,这口气出不来的话几乎十之*就会诈尸,所以农村有家人去世的人,都会找阴阳先生算一下出秧的时间,也就是这口气卸掉的时间来下葬。

    如果这口气卸不掉的话,趁早将尸体烧掉,以免后患无穷。

    宁雅捂着嘴巴,躲在吴明的背后,偷偷的看着这边。

    “一昧天火遮阳火,两目皆通开鬼眼!”我低声念着咒语,打开了鬼眼,而后对着尸体说道:“周慧敏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我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