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五十三章 舌尖血

第五十三章 舌尖血



    “你出去杀人了?”我目光犹如鹰隼一般盯着周慧敏,右手夹着一张金黄色的符咒,无形的威势激荡,沾了血的鬼煞会变得,更难缠,而且人有人法,鬼有鬼法,鬼杀人是犯大忌的,一旦被阴差知晓,必然受尽折磨,无法投胎。

    “你想收我?”周慧敏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嘴角绽放一个冰冷的弧度,满是不屑,杀机毕现。

    “人鬼殊途,不能互相干涉,你这样杀人只会害了自己,到达地狱你将会受尽折磨,永远无法投胎,所以你收手吧,我帮你超度,祝你投胎如何?”停尸房里的温度越来越低了,阴气也越来越浓,此地不能久留,要赶紧离开!

    “哈哈,害了自己?我的死谁能负责?对不起我的死都要死,今天你要死,他们也要死,你们谁也走不出这个房间,哈哈,死!”周慧敏阴笑了起来,声音几乎刺穿耳膜,与此同时房间里的怨气几乎实质化了,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糟了,必须离开,这周慧敏的怨气本来就大,现在沾了血就更加恐怖,而且还处在停尸房这种狭隘的房间里就更为浓,而且时间也接近晚上七点了,必须要离开,不然连我都出不去了!”我左手拉着宁雅,右手执着符咒,慢慢的向门口走去。

    吴明走在宁雅的旁边,手里拿着手枪,没有啥用,估计是给自己壮胆用的。

    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住了,吴明上前攥了一把,怎么都打不开,与此同时犹如雾气一般的怨气将我们三人笼罩,在刹那间灯光不见了,伸手不见五指。

    “唔含天地,金咒杀鬼方,咒金鬼自销,咒石鬼自灭,急急如律令,破!”我右手执着符咒,嘴里念着咒语,然后符咒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迸射,在空气中发出嗤嗤的声响,然后重新恢复了光芒。

    “走,速度离开这里!”

    我一把拉着宁雅就要向离开,哪知道一拽之下宁雅竟然没有动,而且手掌冰冷,好像一块冰块,和死人的手一般无二。

    我暗道糟了,转过身子向宁雅看去,只见此时宁雅面色惨白,眼睛瞪大大大的,最关键的是她此时站立的姿势不对,是踮起脚站立的,而且我给她的护身符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在地上已经变黑了。

    很明显此时宁雅已经被周慧敏上身了,而为什么没有上吴明的身,一则因为他是男人阳气重,二则吴明是一名刑警击毙过不少罪犯,身上煞气较重。

    人的脚跟有一处大穴,又号称阴穴,那是让人直接接地气的地方,如果被鬼上了身就是换了阴体,也就是说穿高跟鞋的女人最容易被鬼上身。

    而一旦被鬼上身走路脚尖就会踮起来,就是像要浮起来的一般。

    “我靠!”

    宁雅突然冲我冷笑一下,然后上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力气很大,我一时之计挣脱不开,右手摸到兜里拿出了符咒,犹豫了一下没敢贴出去。

    如果我用驱鬼符贴在宁雅的额头,能够很轻松的驱除女鬼,但是这种属于强行驱除,并且会对宿体造成一定的伤害。

    用筷子夹也来不及啊!

    危机关头,我双手猛然睁开宁雅的双手,然后顺势将宁雅向着我拉了过来,迅速咬破了舌尖,然后吻在了宁雅的红唇上。

    嗤的一声,周慧敏被震了出来,身影幻灭了几次,很明显受了伤。

    舌尖上的血液是人的心血,至刚至阳,能避百邪,万邪不入,是比童子尿,食指指血更为阳刚的血,但是舌尖血是人的心血比较少,如果打量溢露的话,会造成人的阳气不足,更容易撞邪。

    宁雅此时已经昏了过去,红唇胭脂,琼鼻俏莨,分外的诱人,尤其是嘴唇边上还溢出一丝血液,平添了几分诱惑,我不由的擦了擦嘴巴,有些留恋刚刚的滋味,下一刻我将怀里的宁雅交给吴明,然后迅速的咬破手指在大门上画了几道,然后门开了,吴明抱着宁雅向着外面跑去。

    我断后火速的从兜里拿出三张符咒,一张贴在大门的中间,另外两张贴在大门两边,念完咒语三张符咒发出璀璨的光芒。

    这是三鬼阵,虽然不是很高级,但是能够抵挡一阵子。

    楼道里泛白的灯光惨白一片,各个房间里陆陆续续的都传出了说话声,呻吟声,听得吴明头皮发麻。

    “吴明,别管其他,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斜视,就直直的走,后面有我!”人有三把火,而吴明又是刑警有国运护体,一般的小鬼根本就不能奈何到吴明。

    吴明点头,抱着个人速度也不慢,我跟在后面,嘴里念着驱鬼咒,倒也没有遇到太大的障碍,顺利的回到了车里。

    透过车窗,此时的殡仪馆就像一个巨型的怪物静静的趴在那里,看起来很是诡异,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在殡仪馆一千米之外,竟然是火葬场,这尼玛什么情况,闲着里的阴气不够重啊!

    吴明发动了车子,车灯在道路上照射,不时的有人影从路边穿过,或者敲打车窗和车门,在如此浓郁的阴气下,一些孤魂野鬼都都跑了出来。

    以吴明的见识,都面色发白,所幸这些鬼怪都不敢钻进车内,宁雅躺在我的身上,发起了高烧,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周慧敏的怨气有多重,一般的鬼上身最多昏倒一会,或者有些虚弱丧失写血气而已。

    我也庆幸没有用符咒强行驱除,不然恐怕此时宁雅就不是发点烧就完事了。

    车子在快速的飞驰,待跑到市里有路灯的时候,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吴明紧绷的神经算是松了下来,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接通了电弧。

    “什么,赵成死了?好,我马上回来!”吴明诧异的大叫了一声,而后吩咐了几句,对着我说道:“撞死周慧敏的那个小混混,刚刚被杀了,死状很惨,现在实体在警察局,要去看看吗?’

    我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