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五十四章 大爷回来了

第五十四章 大爷回来了



    等我们到达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大部分警察都已经下班了,只留下几个值班的警察,还未踏进警察局的大院,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阴气,要知道警察局可是国家职能机构,有国家气运压制,一般的小鬼连警察局都不能靠近,这也是为何警察局经常停放死人却很少有闹鬼的事情。

    当然这方面的事情已经涉及风水了,只要那些风水大师和相师才能比较清楚的解释。

    宁雅的烧还没有退,烧的迷迷糊糊的,一个劲的说胡话,我一把抱起宁雅向着吴明的办公室走去,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宁雅的烧给退了,她现在的情况叫犯阴,就是阳气被阴气压,需要驱阴御魂静养三天就能痊愈。

    我将宁雅平放在沙发之上,然后倒了一杯水,拿出一张驱阴符咒,念完咒语点燃之后剩余的符咒灰和水混在一起,然后我用手指沾了点水,在宁雅的额头画了几道,剩下的符水就让宁雅喝了下去。

    吴明找来一个值班的女警员照顾宁雅,我和吴明向着警察局的停尸房走去,因为之前来过一次,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吴明打开停尸房的门我走了进去,里面温度很低,大概只有四五度的样子,而房间的中央放着一个白色的架子,架子上面放着一个尸体用白色的布盖住,旁边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死者的姓名:赵成!

    “娘的,这些人太不像话了,竟然就将尸体放在这里,也不进行冷冻处置放在冰棺里。!”吴明以为处理尸体的法医和警员忙着下班而忘记处置尸体了。

    我摇摇头,然后掀开了白布,眼前的景象以我的定力都吓了一跳,太惨了,只见赵成自己的右手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眼睛死死的向着上面瞪着,眼珠子都凸出来了,好像随时会掉下来。

    他眼圈的附近又一圈青褐色的痕迹,瞳孔中只有白色没有黑色,只有眼核没有眼仁。

    他的左手拽着自己的头发,好像头发上面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使劲的拽,头发连着头皮硬生生的拽掉了半块,达拉在哪里,血肉模糊一片,依稀露出惨白的头骨,折起来触目惊心!

    赵成死之前肯定受尽了折磨,不然死状不会如此惨烈,看起来这这周慧敏肯定对赵成恨之入骨,也就是说车祸并不简单。

    吴明也被赵成的死状下吓了一跳,饶是他见惯了死人,也有些害怕,这种死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法医不将尸体冰冻放在冰棺的原因,这种形状的死法尸体僵硬之后根本放不进去冰棺。

    我在赵成的尸体上感觉到了周慧敏身上的阴气,也就是说赵成就是周慧敏所杀,这一点可以确认了。

    我伸出放在了赵成的眼睛之上,念了年咒语,然后说道:“既然死了,就去投胎吧!”

    然后手拿开,赵成的眼睛闭上了,重新将白布盖上,我和吴明走了出去。

    “吴哥,你虽然是警察,身上煞气重,也有运气加身,但是在回家之前先去泡一个澡,然后在人多的地方逛逛,多攒点业气,这样省的有东西跟着,然后回到家再洗一个澡,烧几株静香就可以了。”

    吴明点点头,我们一前一后的向着他的办公室走去,刚进入办公室就见到宁雅斜靠在沙发上,右手里端着一杯咖啡,面色有些苍白,左手托着下巴,神情迷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我和吴明的声音,宁雅回过了神,见到我面色一红,然后低下了头,眼睛望着手上的杯子。

    饶是以我皮的厚度,老脸也忍不住一红,毕竟亲了人家一口,总要解释一下,我走到宁雅的身边张了张嘴巴,还没说话就被宁雅打断了,她突然站了起来,急声道:“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懂!”

    额,我愣在那里,看着脸红的可以和猴屁股一拼的面庞,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吴小飞,便宜你了,那可是我的初吻!”宁雅的声音很低,像是文字一样,女儿态一样的娇羞踹了几步地板,然后跑了出去。

    初吻?

    宁雅这样说是什么意思,看她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多生气,难道说看上我了?我自恋的浮想联翩,宁雅这种级别的美女,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

    最后我和吴明又聊了一会,他开车将我送到了江大的门口,然后离开了,我慢慢的向着宿舍走去,心中向着周慧敏的事情,这家伙我还真不一定对付得了。

    待我走到电子门的时候,意外的看见大爷坐在那里,几天不见,大爷好像苍老了不少,不过色相依旧不改,坐在那里目光灼灼的盯着过来过去的大白腿。

    “呦,身上好强的阴气,遇见大家伙了!”大爷见到我,微微打量一番,眉头皱了起来,而后幸灾乐祸的叫了起来。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将周慧敏的事情说了一遍,大爷点点头,笑道:“你放心,只要你那室友在宿舍里,那女鬼就奈何不了他,大爷也不是吃醋的,不过听起来这女子肯定是被人害死的,所以才会有这麽强的怨气,先想方设法的去化解,实在不行在强行抹杀!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看着大爷我问道:“大爷,四号楼的封印现在怎么样了,听林蓓蓓说你去搬救兵了!”

    “哎,没用,最多只能坚持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听天由命吧,和她拼了!”大爷叹了一口气,语气变得凝重了起来,我一直都不知道四号楼里到底有什么,如果真是一个吊死鬼,应该不至于那么恐怖,肯定另有隐情。

    和大爷聊了几句话,我回到了宿舍,刚打开门就吓了一跳,只见崔涛和王凯,王猛三人呈三角形靠在一起,一个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一个手里拿着杀西瓜的刀子,王猛则是拿着一个撅棍,这什么情况。

    见到我,三人都扑了过来,看三个人的表情都快哭了,我问了才知道,下午六点的时候挂在门上面的摄魂铃响了,而后他们就感觉到屋里的温度降了下来,一股阴风肆虐。

    然后他们赶紧点燃了蜡烛,站在红线的中间不敢动,只见屋子里的东西都掉落了下来,杯子什么碎了一地,这给三人差点吓尿了,呆在红线中间几个小时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