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十三章 尸魁

第六十三章 尸魁



    寅时三刻,黄泉路上,上方都是灰蒙蒙一片,脚下是翻腾的血海,两岸的赤红彼岸花无风自动,仿佛一浪接着一浪的血海一直持续到黄泉尽头,这里没有生命的气息,有的只是荒凉诡异。

    “必安,你确定是他吗?他已经消失了一万年了,万一错了怎么办,寻魂铃可都送出去了,这可是我们哥俩寻找魂魄的必备品啊,纯阴之身的鬼也没有拿住,阎王会不会怪罪的!”黑无常小声的问道。

    “钟馗之眼,这点不会错的,当年我曾见过,所以他的身份是确定无疑,钟馗是谁?他在地狱负责巡查,监管,是仅次于阎王的存在,但是据说她的法力已经不逊色阎王了,万年前的那次地府暴乱就是钟馗以一己之力强行镇压,一人独战十大鬼王,最后击毙六名,重伤三名,只剩下阴山鬼王侥幸逃脱,但也就是那一战钟馗燃尽了道火,身死道消,消失在地府之内,没想到今天重生了!”白无常满脸惊叹,由此可知钟馗在地府的地位。

    “如果阎王知道钟馗回来了,只会高兴,说不定都会奖赏我们,怎么会怪罪下来!”

    黑无常看了看脚下的无尽血海,波浪翻天,皱了皱眉,沉声道:“地府已经开始不稳了,一些要么鬼怪都开始冒了出来,阎王又要坐镇血海之眼,目前地府根本没有镇得住场面的人物了,一旦出现王级的恶鬼,就无能为力了,而且你我都知道这血海之低镇压的都是什么啊!”

    “有些事情早已注定,你我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我相信消失万年的钟馗再生必然有着我们不知道的用意!”

    “嗯!”

    “以后只要寻魂铃响,我们一定要立即赶过去,这个机会我们要把握住。”

    声音尽散,血海继续翻腾,无数的血影在随波逐流,无声的怒吼溅起万起波浪,在荒凉无尽的血海有着一个巨大的身影在阴笑,在说话。

    “钟馗竟然回来了,我要赶紧告诉鬼王!”

    ..。

    “大爷我今天才知道你原来是这么牛逼的存在,厉害,要不你收我为徒吧!”我围着大爷转了三圈,满脸惊叹的说道。

    大爷拿出烟袋吧唧了两口,笑道:“大爷我捉鬼除妖四五十年了,什么鬼没见过,不就两只公务员鬼吗?比他更凶的我都遇到过,这算啥?”

    “难道以大爷你的实力也搞不定四号楼那只鬼?不会是鬼王吧!”我突然想起了四号楼的那个大家伙,大爷可是为了四号楼费尽了心力,却仍然只能封印三个月。

    闻言,大爷的面色一沉,低声道:“不是鬼王,但也差的不多了,现在的我不是对手!”

    我再接着问,大爷怎么也不回答了,只说到时我就知道了,然后大爷又把周慧敏身上的煞气给化掉了,方法还是一样,六帝币可以去怨气也可以去煞气,最后说道:“凌晨某时三刻,我帮你超脱!”

    周慧敏又是一阵感恩戴德的感谢我们,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王猛崔涛三人也回去了,我先是将梁静烟和宋佳松了回去,然后准备将宁雅送回去。

    出租车上,宁雅估计是累坏了,两天内被鬼上身两次又熬夜到现在,换谁都撑不住了,小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了下去。

    看着宁雅眉宇间的疲倦,我不由有些心疼,不由抚了抚她的秀发,将肩膀更向下倾斜了一些,这样就会舒服一点,然后我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只是我没有注意到宁雅眯着的眼睛和嘴角绽放的笑容。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宁雅家的楼下,我弹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和她说:“回去好好睡个觉,祝你明天有个好心情!”

    宁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然后飞快的抬起头,踮起脚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飞快的跑了。

    “嘿嘿,赚大了!”我摸着被亲的地方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挥手拦了一辆车向着学校奔去。

    等我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二点半了,算算时间大爷应该在给周慧敏炼化煞气了,这件事情也算是结束了,最近这几天累死了,明天估计还要跟着吴明去他老家,真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啊!

    就在我走到宿舍电子门的时候,大爷也确实不在,我继续向宿舍走去,而后我突然停了下来,只见我面前的四号楼最上面的三层的灯光全部都亮了起来,顶层上面的天空乌云蔽部,阴气冲天。

    待我走到三号楼和四号楼的时候,我不敢往前走了,因为我分明看见四号楼的顶层站着一个人,漫天的乌云凝聚在他的头顶为他徒添了不少威势。

    不知为何我能感觉到那人在注视着我,一股无形的压力向着压来,使得我感觉举步维艰,呼吸都有些困难。

    就在这时突然十三楼的某一个宿舍的阳台上出现一个人,看穿着应该是一个男生,男生慢慢的攀上阳台上的栏杆,然后跳了下来。

    砰的一声,男生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脑浆混杂着血液留了一地,男生的半个脑袋都瘪了进去,左眼的眼珠子和眼眶只剩下一丝皮拉着,右眼竟然还在眨眼,嘴角吐出一口血丝,而后诡异的笑了,不知何时右手在地上用血画了一个“一”字。

    还未待我反应过来,砰地一声又一个男生跳了下来,死状和前一个差不多,唯一的不同是地面画着“二”

    砰砰砰砰!

    连续九连跳,数字从“一”变成了“九”慢慢的我明白了,这是去年九个人跳楼的场景,但是很真实,给我的感觉就像真的是九个人在我面前死亡。

    顶层的那个人就那样静静的盯着我,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我的奸商,动弹不动,直到大爷出现,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面色说不出的凝重:“这是一个大家伙,原本一直在沉睡,直到那个女孩在宿舍上吊自杀,怨气唤醒了他,但是目前的怨气根本不够他挣脱封印,只要他杀够十三个人就可以破除封印出来祸害人间!”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尸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