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十四章 柳树成阴

第六十四章 柳树成阴



    竟然是尸魁,我心中骇然,这尼玛要是跑出来了,整个江大没几个人能活下来,这里要介绍一下,其实鬼也是分等级的,最低级的是小鬼,孤魂野鬼,就是那种毫无自主意识的鬼,像是卡带了一般,一直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然后往上是厉鬼,死的时候怨气太重,不想转生,在阴司的路上等着报仇才转生,如淹死鬼,吊死鬼诸如此类。

    在厉鬼上面的是猛鬼,这种鬼怪已经初步具备实体攻击,拿起一个杯子,刀子攻击你,如穿着红衣跳楼的红煞,某是阴历吊死的绿儿。这种鬼最厉害就是周慧敏这般,变成血煞。

    再往上就是鬼将级别,这是一道分水岭,自鬼将开始就有了身体,不再是一道残魂,有修炼能力,嗜血狂杀。

    后面的就是尸魁,尸体因缘巧合之下产生意识形成,和天尸,旱魃一个级别,具有飞天动地的力量,心性邪恶。

    最高的就是鬼王,但是这种级别的比较少,在地府里也是肆无忌惮,少有人能制服。

    而我们江大的四号楼里面竟然封印着一个尸魁,怪不得大爷封印不住,就算将地府的判断,阴司找出来估计也不行,当然人间肯定也有高手的,天师教的一些掌教,长老,还有龙虎山,茅山许多肯定可以。

    “现在还不是你脱困的时候,给我老实一点!”大爷冷哼一声,双手在头顶交叉,交换,摆弄这不同的手印,手指滑动间我能感觉到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在凝聚,蠕动。

    “天地无极,法道乾坤,镇魔驱鬼,万物起凝,镇!”大爷念完咒语,镇这个字几乎是喊出来的,而后我看到四号楼的三层从各个角落涌出密密麻麻的红色线条,将三层楼当做一根巨大的木头给硬生生的困住了,但是仍然有些地方的红线线条已经接近断裂,看来封印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

    大爷喘了口气,额头上都是汗水,灯光也灭了,楼顶上方凝聚的乌云也散掉了,又看见了星星,但是我知道这只是黑暗前的黎明而已,等到尸魁破除封印就是大难临头之时。

    我还想问些什么,大爷却摆摆手让我回去了,点点头回到了宿舍,宿舍的灯光还在亮着,阴阳鞋阵还在,我暗暗好笑,这三人估计还会害怕一阵子。

    简单的洗漱之后,我也爬上了床,几乎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这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周慧敏再向我道谢,向我告别,她说她要去投胎了。

    等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了,拿起旁边的手机上面有好多未接来电都是吴明,揉了揉眼睛我回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头吴明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问我今天能不能跟他回一趟家,我答应了,他说一个小时后到学校门口接我。

    刷了牙,继续背着我的旅行包向外走去,路过食堂吃了一些饭,当我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吴明也刚到,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宁雅竟然也在车子里面。

    看出我的诧异,吴明笑着说道:“其实宁雅是我老婆的远方表妹,这次打算跟我一块回去!”

    “怎么你不想和你一起去?”看见我诧异的面色,宁雅明亮的大眼睛一暗,但是很快收敛在眼底!

    察言观色我可是强项,调笑道:“正愁一路上寂寞无聊呢,现在有个美女陪我聊天谈地,谈人生理想多好啊!”

    “油嘴滑舌!”宁雅这才笑了起来。

    吴明的老家是在江阴一个偏远的山村,距离市中心有三百多公里,开车都需要将近三个小时,也许事情真的很急,车速很快,只用了两个小时就下了高速,后面的路就比较烂了,都是土路,坑坑洼洼,车子不停的晃晃,而宁雅和我坐的又比较近,身子都快倒在我的怀里了。

    “小心,前面有大坑!”吴明提醒道。

    话音刚落,车子猛地往下一沉,而后往上一升,升降之间我已经抓牢了车子的把手,而宁雅就没这样好运了,没控制住身体,直接就跌了下来,面部向下直接躺倒了我的大腿中心,更糟糕的是此时是九月底,天气还比较炎热,我只穿了个薄搏的大裤衩。

    于是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宁雅呼出的气体透过大裤衩传递,然后可耻的硬了,宁雅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时间仿佛凝聚了,宁雅保持着这种姿势将近十秒钟,然后哇的一下猛地爬了起来,指着我,半天说不出话,脸蛋红红的,煞是可爱。

    、吴明从后视镜里看到这种情景后,嘴角不由流出一丝古怪的笑,而宁雅估计也是看到了吴明的神色,脸蛋更红了,一副没脸见人了的样子。

    后面的十几分钟谁都没有讲话,气氛有些尴尬,车子还在晃晃荡荡的向前行进,宁雅歪着脑袋装模作样的看着车外,突然她说道:“吴小飞外面那么多坟墓的旁边为什么都栽着一个大柳树,好奇怪啊!”

    闻言,我也透过车窗看了出去,可不是吗?几乎隔着个十几秒钟就有路过一座坟,坟墓的旁边栽着一颗树。

    “那是这一代的习俗,家里亲人去世了,葬了之后都会在坟头上插上一截柳条,但是到底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前面的吴明说道。

    “柳树,槐树在阴阳之术里是最容易吸阴聚鬼的两种树木,一般在柳树和槐树上面上吊自杀的都无法离开柳树,无法投胎,因为他的魂魄会被柳树困住,所以在柳树下是最容易遇见鬼打墙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在柳树下乘凉在感觉上会比其他树下凉快,其实那不是凉,而是阴气太重!”

    “而柳树凝聚魂魄越来越多,最后会发生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柳树出血,就是一斧头或者一刀子下去从柳树的树皮下竟然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而被人当做这树成精了,引人跪拜祈祷,其实这柳树下只是鬼变多了而已!”

    说到这,我指了指车外的那些柳树,道:“那里每棵柳树下都有一个无法投胎的灵魂困在哪里走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