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十五章 同行

第六十五章 同行



    宁雅满脸不信:“照你这麽说,这里有这么多坟墓就有多少鬼啊,那这个世界上岂不是有很多鬼吗?”

    “以前鬼不是很多,甚至很稀少,而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流离在人间的鬼越来越多,而且有很多鬼都是从地府跑出来的,其中有很多厉鬼。”小时候我就就问过爷爷,那时爷爷笑着跟说,这个世间鬼还是很少的,而直到我从村子里出来上学开始,我才发现鬼真多很多,几乎每隔几天就能遇到一只鬼,而且一只比一只厉害。

    “这条路肯定会有很多鬼打墙的事情发生,不信的话你问问吴哥!”我看宁雅还是不信,笑着说道。

    前面开车的吴明点点头:“小飞说的很对,这条路晚发生过很多次鬼打墙的事情,还发生过很多诡异的事情,村里的人谁晚上都不敢走。”

    “去年有一个杀猪的杀猪匠不信邪,他是出了名的胆大,凌晨几天到隔壁村去买猪,本来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来回的路程,结果到了大早上都没回来,他老婆担心了,喊着他弟子过来找,却发现杀猪匠已经死在了路边,吐口白沫,眼睛瞪得老大,旁边有一头大肥猪嘴里冒着粗气,还在死命的顶着杀猪匠的胸口。杀猪价被猪顶死的消息不胫而走,从此之后晚上再也没有人敢走这条路!”

    宁雅的小脑袋在车窗前晃悠,盯着那些坟墓和柳树,我从兜里拿出了牛眼泪,迅速的滴在手心,而后在宁雅的眼里抹了一把,笑着道:“你现在在看吧!”

    宁雅揉了揉眼睛,然后猛地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看见每棵柳树下都或站或挂着一个人,有老人,小孩,随着柳枝的摇摆而摇摆,这种情景看起来令人浑身战栗,汗毛都直立了起来。

    右手捏了一个法决,在宁雅的眉心一点,眼前的情景消失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其实大多数的鬼都是无害的,不需要担心,我们彼此之间并没有交集,互不干涉。所以别想太多!”

    宁雅嗯了一声,然后不再说话,汽车继续向前行驶。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了村庄,大部分都是瓦房,红墙青瓦,不过其中也夹杂着几座两层楼的楼房。

    村子不大,大概只有一百多户,四五百人,村口的路很窄,汽车开不进去,只能停在路口,我们步行往里面走。

    我越走越奇怪,路过的每一户几乎都是关着门,看见我们都是面色惊奇,好像是见到怪物了一般,不是立即关门,就是绕到离开。

    走了大约五分钟,吴明在前头和一个壮硕的男子说话,然后冲我们摆了摆手,加快了脚步走了上前。

    “小飞,这是我老婆的弟弟,张奕通,刚退伍回来没多久,目前在镇子上的派出所上班!”我伸出手和张奕通握了握手,打量了一番,他个子很大,至少有一米八五,身材很魁梧,面目棱角分明,眉宇间很是坚毅,颇有风采。

    张奕通只是和我打了一声招呼,而后目光就一直停在宁雅的身上,笑着说道:“小雅,你也回来了!”

    宁雅笑道:“是的啊,通哥几年没见,真是越来越精神了!”

    张奕通坚毅的面庞有些泛红,目光炙热的看着宁雅,而后领着我们向着家里走去,我凑到宁雅的身边,低声道:“宁大美女,这小子对你有意思啊!”

    宁雅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而后甜甜的冲我笑了一下,搞得我莫名其妙。

    走了不到三分钟,我们就到了,穿过一个大院子,大厅里放着一个暗红色的棺材。

    院子里砌着大锅,烧着各种饭菜,这种饭叫阴生饭,是给亲朋好友,以及帮忙抬棺帮忙的人吃的,寓意是死者请大家吃的最后一顿饭。

    院子里有不少人坐在凳子上抽着烟,表情凝重,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大厅。

    我跟在吴明的后面向着大厅走去,只是脚刚踏进大门,我的目光放在了大厅屋顶的上面,在哪里有着两只黑猫蹲在那里,时不时的叫上一句,听起来很是诡异。

    黑猫蹲顶,阴魂乍现,在农村里都认为猫是一种邪恶的动物,尤其是黑猫更是被称为不详,认为黑猫容易引来鬼怪邪恶,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猫是一种极有灵性的动物,它们能够提前发现一些邪恶的事情,具有镇邪的作用。

    例如当某一家闹鬼的时候,黑猫就会出现镇压,而不明所以的人都会认为是黑马将鬼怪引过来的。

    而现在两只黑猫蹲顶,很明显里面肯定出事了,想到此我不由加快了脚步,只是刚踏进大厅,我又停住了。

    只见大厅的中央盘坐着一个身穿道服的道士,满头银发,看上去仙风道骨,高深莫测,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道童,道童一个手里拿着罗盘,一个手里拿着铃铛,嘴里也念念有词。

    我看了吴明一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行有行规,家有家法,既然已经有同行过来解决此事了,我就不能再插手了。

    吴明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算了,既然有人解决,我也落得清闲,就当过来度假的,目光随意的在大厅里打量了起来待我走到棺木前面的时候,我的目光凝了起来,里面躺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的尸体,尸体面色苍白,双眼瞪得老大,嘴巴也是张开的。

    棺材上有一些鲜血味,这是黑狗血,应该是那个道士涂的,只是这样做没什么用处,这个死者很明显死不瞑目,并不是一些黑狗血就能镇住了。

    我略微蹲下了身子,果然不出我所料,棺材的下面已经出现了水渍,每过个十几秒钟就会有一滴水滴下来:“看来怨气很重啊,已经让尸体的煞气凝结为水珠,一旦变煞,还是挺麻烦的,一旦等到棺材上方或者屋顶上方都凝结成水珠的时候,一旦滴到尸体上的时候,就是起煞的时候!”

    我在哪里打量,盘坐在地上的道士突然睁眼看了我一眼,而后又闭上了,我知道这老道士知道我是同行了。

    ps:张奕通已经出现,请查收,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