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十六章 出秧

第六十六章 出秧



    我旁若无人的继续盯着水滴,站在这个角度我隐约都能听见屋顶那两只黑猫的叫声,那是渐渐发怒的声音。

    据我预测不超过今晚这具尸体就会起煞,诈尸,就在这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被人搀扶哭着走了进来,她眼睛浑浊,估计看路都看不清楚了,腿脚明显不方便,一瘸一歪的,面庞上皱纹密布,好像刀削的一般。

    “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了妈妈,你让我怎么活啊!”老太太趴在棺木上哭的昏天暗地,将猫叫声都压了下去!

    她的哭声充满了绝望,闻着伤心,听着流泪,世界上最残忍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宁雅眼圈红红的,不时的伸出手抹去眼角的泪水,我不由的伸出手拍了拍她,试图给她一些安慰,这一幕被后面的张奕通看见,他的面色有些难看,有些不甘。

    “糟了!”

    就在这时盘坐在地上的老道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盯着棺木里的尸体,只见尸体上不知何时浑身的毛发都站立了起来,好像一根根针一样,这是要提前诈尸的节奏啊!

    我心中了然,一定是刚刚那老太太哭泣的时候眼泪滴在了尸体的身体之上,从而引起提前诈尸。

    这里要解释一下,如果一个人因为意外去世了,那他的亲人伤心哭泣时,或者送他最后一程的时候,无论在怎么伤心欲绝,眼泪一定不要滴在尸体之上,那样的话,本来不诈尸的也会诈尸了,会诈尸的会提前诈尸,这是一种忌讳,这种尸体叫毛死人。

    老道走到大厅里的其他人身边小声的嘀咕了起来,而后出来几个人将老太太拉走了,然后老道有吩咐旁边的几个壮硕的男人将棺材板抬起来盖上,而后他从包里拿出一截暗红色的线,一碗黑狗县,好像农村做家具的一般,用红色的线沾着黑狗血在整个棺材的四周弹,弹出一道道红色的线,不注意看就好像棺材被红线绑住了一般。

    这还不算完,老道又将顶棺材的土钉在黑狗血里浸泡一会,方才将棺材钉住,然后手里持着铃铛围着棺材走动了起来,左三圈,右三圈,最后一张镇尸符咒贴在了棺材的正中央。

    做完这些,老道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转过身和那个小道童说着些什么,宁雅看完这些转过身子问道:“刚刚那个老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我正要解释,旁边的张奕通抢先说道:“这些道士一般都是歪门邪道,专门骗人钱的,我们要相信科学,这个世界上哪有鬼啊,还什么诈尸,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材生,只相信唯物辩证法!”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宁雅噘着嘴不服气的说道:“通哥你可记得小时候我们去偷红薯,你回来之后就发起了高烧,人浑浑噩噩说着胡话,请了好多医生都没有用,最后还是隔壁村的麻婆子在你的枕头底下放了几叠坟头纸将你治好的!”

    “那时候的医生都是个半吊子,而我退烧只是被身体硬抗了过去而已,你真以为是几叠坟头纸将我治好的啊,真没看出来啊,小雅你还是个小迷信啊!”张奕通笑着说道。

    宁雅看了我一眼,正想反驳,院子里喊了一声:“吃饭了!”算是打断了宁雅的话,这时吴明也走了进来带着我们去吃饭。

    小院不大整整齐齐放着四个大桌子,这种大桌子都是那红色的,阴沉木制作的,和棺材的用料是一样的,凳子也是一样。

    我们坐在门前靠左的大桌子上,桌子上放着十几碗菜,有鱼有肉有有鸡,色泽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味道很香很正,闻得我味道大开,大吃了起来。

    宁雅先是不吃,看到我吃的那么香,也吃了几口,然后点点头也吃了起来,待酒足饭饱之后那个老道又开始忙了起来,对着一个壮硕的男子说道:“今天晚上十二点钟是出秧的时间,但是由他死不瞑目,由始自终不愿意吐出喉咙之处的那口秧气,如果在十一半之前再吐不出来的话,就会起煞诈尸。!”

    我闻言,翻了翻白眼,这个老道可真够委婉的,黑猫在屋顶蹲着,煞气凝珠,而且尸体已经毛死人,这几乎已经是百分之百起煞了,他也在棺材上布满了红线,也贴上了符咒,就是不让尸体出来。

    “小飞什么是出秧?我只知道出殡!”宁雅不解的问道。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在古代啊,人死了都会找瞎子,算命先生算一算出殡的时间和出秧的时间,然后开一张条子,烧给地府,这就跟现在开的通行证一样!”

    张奕通撇了撇嘴,道:“吴小飞你真能扯。”然后对宁雅说:“这都是封建迷信,不能行相信的!”

    宁雅翻了翻白眼,让我继续说,我点头继续说道:“出殡你们应该都知道,而这出秧就有讲究了,这秧是人死后的最后一口气,这口气会囤积在人的喉咙之处,在人死后的七天之内随时都会出秧,一般不会超过七天,也就是出殡的时间!”

    “而秧是有毒的,而且毒性很强,如果稍微不注意被秧喷到了,轻则折寿重病,重则直接玩完,所以人们为了安全都会找瞎子算一算出秧的时间,而如果遇到横死的,死不瞑目的,心中不甘,那口秧自然吐不出来,慢慢的在喉咙中变黑,起煞,而后在该出秧的时间引起诈尸,诈尸的一般都会先杀至亲,然后是左邻右舍!”

    说到这,我神秘的笑笑,对张奕通说道:“而这个喉咙中的秧就吐不出来,今晚就会变煞!”

    张奕通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转身向着外面离去。

    此时老道士正在大厅里画着什么,每画一道笔画就会念一声咒语,摇一下铃铛,这应该是在布阵。

    宁雅看着无聊非要拉着我出去走走,说让我见见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我笑了笑然后跟着宁雅走了出去。

    ps:诸位,你们要的龙套我会尽量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