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十七章 盗墓

第六十七章 盗墓



    宁雅的家乡叫傍山村,顾名思义就是靠着山脉的小村子,面积不大,最内侧是一条绵延数百里的大山,时不时自山里冒出屡屡青烟惊起成片的鸟儿,我和宁雅肩并肩走在村里的道路上,一路上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偶尔遇见一个还神色匆匆。

    而且我还发现傍山村里有很多坟墓,这不是普通的墓,而是那种古墓,只是很多都只剩下了空壳,很明显已经被盗了。

    我忍不住问道:“你们村子里怎么一点人气都没有,感觉怪怪的啊!”

    宁雅也是不解,回应道:“我也不太清楚,之前一直在外地上学,毕业之后一直留在江阴市,很少回来!”

    我摇摇头继续和宁雅闲逛,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山脚,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碎石小道,很崎岖,一般的人都无法行走。

    就在这时有两个男人从山上走了下来,远远望去我不由满脸诧异,现在可是九月份,天气炎热,可这两个人却穿着军大衣,手里拿着铁锹,绳子,以及其他一些工具,待两人走的近一些我的面色变了,这两人身上的阴气实在太重了,比一般的小鬼阴气都要浓,这什么情况?

    目光再次从两人身上的工具上掠过,我明白了,这两个人肯定是盗墓的,经常在墓地里行走身上的阴气死气肯定比较重。

    两人看见我们俩,眼神一缩,满是警戒,我快速的看了一眼,两人的相貌有些相似,应该是一对兄弟,然后我拉着宁雅的胳膊,向来时的路走去。

    “那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宁雅虽然感觉不到两人身上的阴气,到她可是做警察的,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两人眼中的警惕,戒备可瞒不过她。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在宁雅疑惑的目光中拉着她回去了。

    等我们再次回到张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院子里的人已经渐渐的减少了,只留下八个壮硕的汉子,他们是晚上抬棺的人,这些人是有讲究的,棺材可不是随便能抬的,首先在属相上只能是属龙属狗的人抬,另外亡妻断子,高台尽逝,或者寡妻之人是不能抬棺的。

    八个汉子围在一个八仙桌上,吃着阴生饭喝着还阴酒,没有一丝紧张害怕,一看都是老手,抬棺都习惯了。

    我们走进大厅的时候,棺材上面已经扎好了纸花,地上撒满了纸钱,那个老道正对着棺材头部席地而坐,右手中指和食指呈宝剑状指向棺材。

    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间到了晚上七点钟,天色已经变黑,远处的群山绵延黑乎乎的一片,好像一只巨大无比的恶鬼盘在那里。

    在这段时间里我和宁雅简单的吃了一些饭菜,然后就坐在院子里无聊的看着星星,屋顶的黑猫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

    张奕通凑到宁雅的身边说着话,而后斜着眼睛对我说道:“吴小飞你不是说会诈尸吗?这都快到出殡的时间了,不还是静悄悄的,什么情况都没有啊!”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肯定是对宁雅有意思,想打击我从而抬升自己在宁雅心中的形象。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此时已经是八点钟了,突然一阵风吹过,凉飕飕的,宁雅不由下意识的抱着胳膊,而我的眉头则是皱了起来,抬起头只见头顶上的星星没有了,而客厅屋顶的天空更是凝聚了一层浓厚的乌云,那两只不知道跑到那里去的黑猫又出现了,不断的对着乌鸦凄厉的吼叫。

    “阴风镇,还尸现!”我嘴里嘀咕着,而后道:“不好,要起煞了!”说完大步向着大厅走去,老道已经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盯着棺材,准确的来说是盯着棺材下面,在哪里有一团水泽在凝聚。

    煞气凝成的水珠滴在棺材之上浸透棺材,然后又从棺材里滴在地面上,这怨气很大啊,老道看到我,冲我点点头,走到我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本来我以一个人还觉得胜算不大,看到道友我也算放心了!”

    我诧异的看着老道:“你不介意?”

    老道笑着点头,道:“我只是一个野道士,没有那麽多讲究,只求这尸体起煞之后不要伤到人就行了!”

    闻言,我肃然起敬,道:“只要能用到我尽管吩咐!”

    老道点头。

    这时宁雅和张奕通也走了进来,见到我们的目光都盯在棺材之上,也将目光放在了上面,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张奕通的耐心用完:“你们可真是神经病啊,哪里会诈尸啊!”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整个人呆在了哪里,因为他听到了一种声音,声音来自棺材里面,吱吱的声音,好像人的指甲在木头上划一般,听得人心直跳。

    然后声音变了,变得咚咚这样,好像有人在棺材里用拳头砸着棺材,使得整个棺材都在微微的震动。

    “其他无关的人速速离开这个院子,不叫你们不准进来!”老道突然厉声冲着院子里的人吼道,那些人自然知道发生什么了,虽然心中好奇,但是也不敢呆在这里,都起身离开了。

    最后整个屋子里只剩下我,宁雅,张奕通,吴明,老道和道童,以及张家的几个送终的人,我想了想最后还是让吴明将张家的几人也请了出去。

    “你走不走?”我冲着张奕通笑着说道。

    张奕通此时已经有些相信了,但是碍着面子,硬撑着不愿意离去。

    而后屋子里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棺材中之上,咚咚的声音越来越剧烈,棺材的震动的弧度也越来越大,在我的眼中棺材上面画着的红线都紧绷着,随时都会断裂。

    “我靠!”前一秒还在想,下一秒红线就已经断裂了!

    我上前一大步下意识的将宁雅护在了身后,而后棺材上面密密麻麻的红线尽皆碎裂,贴在棺材上的那张镇尸符也慢慢的变黑,而后烧了起来,转眼变成灰烬。

    “小心!”我不由出声喊道。

    话音未落,棺材盖猛地飞了起来,而后一个身影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ps:一会还有一章,估计比较晚,大家被熬夜,可以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