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六十九章 僵尸

第六十九章 僵尸



    看着宁雅迷人的样子,我不由心花怒放,脑海中浮现着一些儿童不宜的场景,只是很快幻想破灭了,我和宁雅是在一个房间,只是这个房间有很多人,因为人奔丧的人很多,房间不够,一个房间里只能多挤几个人在地上打地铺,而我恰巧就要打地铺。

    我装作很幽怨的看着宁雅,宁雅抿嘴一笑,甩了甩飘逸的秀发,风情万种,然后白了我一眼,还真是电了我一下,最后转身离开洗澡去了,吴明也带着我和其他几个男子到河里洗了个澡方才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爬起来了,山里的早晨空气很新鲜,我绕着小道跑了两圈,打了一套拳,然后回到了张家,这时宁雅他们都起床了,我们简单的吃了一些早餐,老道向我辞别,想了想,我拿出几十张金黄色的符咒送给老道,他面色惊诧,然后欣然接受,金黄色的符咒可不是随便都能得到的。

    而宁雅非拉着我和她一起去村长家拜访一下,我不解的问道:“干吗要去拜访村长啊!”

    吴明笑了,意味深长的说道:“那是小雅的姥爷,当然要去看看了!”

    我听出了吴明话里的意思,笑的很贼,点点头,而宁雅则是狠狠的瞪了吴明一眼,面颊羞红,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宁雅的本意是让我陪她一起去,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发展成宁雅和我,加上张奕通,吴明四人一起去。

    村长名叫罗兴,家在傍山村的中间,是一栋两层的平房,红墙金瓦很是气派,见到我们四个前来,村长很是高兴又是端茶又是拿水果,而宁雅则是抱着村长的胳膊撒娇,姥爷姥爷的叫个不停,我打量一番罗兴,估摸着应该有六十多岁,面庞经过岁月的侵蚀留下了几多皱纹,看起来很是和蔼。

    就在我们聊的起兴的时候,突然一个用毛巾包着头,穿着一个花褂子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一进门就抱着罗兴的胳膊就大哭了起来,原本罗兴在抽着旱烟,被这一爪之下火星四射,烟杆都差点掉在地上,起身将中年妇女扶了起来,道:“李大姐你这咋回事哦,哭哭啼啼的也不怕孩子们笑话!”

    闻言,中年妇女抹了两把眼泪,结结巴巴的说道:“昨天我那俩孩子进山之后一直没有回来,我让人去找了也没有找到,只找到他们戴的帽子被丢在了山里可人不见了,村长你可要帮我找到他们啊,我就这么两个儿子,还指望他们给我养老呢,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要我咋活啊!”

    中年妇女越说越伤心,几乎都瘫在地上了,宁雅上前拖住了她的肩膀,罗兴皱了皱眉头,抽了口旱烟,道:“两个孩子年龄都不小了,会不会在山里抓到了野味,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不会的,我请人几乎都将半边山坳找了干净,人没找到,只找到一个帽子!”中年妇女越说越伤心,面露绝望。

    “行了,我知道了,一会我就组织村民到山里寻找,实在不行奕通也在,让他从派出所牵两只警犬,肯定能找到,你现在就先回去,该吃该喝,别人找到了,你病倒了!”罗兴将中年妇女扶了起来,大声说道。

    中年妇女抹着眼泪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我看着中年妇女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昨天下午和宁雅在村里散步的时候看见两个男子从山里下来,不知道是不是他们!”

    罗兴看了宁雅一眼,宁雅点头,冲着我问道:“他们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可记得了!”

    我点头,然后将两人的特貌特征说了一遍,罗兴沉默了一会,道:“就是他们两个,除了他们两个谁大夏天的穿着个大衣。”

    听到罗兴的确认,我估计这两人应该昨天晚上盗墓去了,至于为什么没回来,肯定是遇见粽子了。

    吴明到底是干刑警的,见到我的样子,估计猜出了什么,轻声道:“小飞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点点头,然后看着罗兴问道:“罗村长,这傍山村有古墓吗?”

    “墓啊,有很多啊,只是最近这些年被挖了不少,不知道那些丧尽天良的东西连人家祖坟都掘开了!”

    “罗村长我说的是古墓!”

    罗兴面色诧异,表情有些迷惑:“我小的时候听我爷爷说过,我们村子在以前有一个当大官的人家,死后落叶归根就葬在了我们后山,据说陪葬的金银珠宝数不胜数,至于真有假有就没有人知道了,没有人见过那个墓!”

    说完,罗兴问道:“这古墓和大虎小虎的失踪有关系吗?”

    我点点头,说道:“我昨天见他们时,他们身上带着挖墓需要的工具,应该是去挖古墓了!”

    罗兴还是有些不信,传言毕竟还是传言,谁也没有见过那个古墓,就在这时有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她左右手里各拎着一只鸡,面色铁青,还没走进大门就嚷了起来:“村长,这谁家挨千刀的将我辛辛苦苦养大的鸡给弄死了,谁做的就不得好死!”

    骂完,将两只鸡扔在了地上。

    罗兴吧唧吧唧又抽了一口烟,无奈的说道:“张大姐你先别骂人,会不会是什么蟒蛇或者黄鼠狼咬的啊,我们村子里的人都知根知底,没有人会干这种事情的!”

    “村长不可能的,蟒蛇和黄鼠狼能一晚上要死我们家十几只鸡啊,而且只咬死不吃啊,一定是有人使坏,妒忌我们家鸡长的好,下的蛋多,村长你一定要给我查清楚啊!”

    趁着罗兴和张姓妇女说话的时候,我蹲了下去,手掌拨开死鸡的毛发,有几处很深的咬痕,而且更诡异的是伤口泛白,根本没有一丝血迹,这绝不是长虫或者黄鼠狼咬的,反而像僵尸咬的,我站起身,问道:“阿姨,这事情是你们家第一次发生吗?”

    “我们家一共就三十来只鸡,再来一次我还活不活了!”张姓妇女语气不善,冲着我说道。

    然后又骂了几句便愤愤不平的离开了,罗兴看着我们苦笑道:“村里太平着呢,不会有人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情的,肯定是黄鼠狼咬的!”

    我了看罗兴,然后看了看宁雅,张奕通,吴明几人轻声说道:“从伤口来看,这不是黄鼠狼咬的,而是僵尸咬的!”